散文随笔

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23)

作者:她叫我张生

《我是《我是个妓女,就这样!》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 这是张生临走时对我说的,那是他第一次正经地说话,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对的,如你所想。他是嫖客,我是个妓女,就这样!

“妓女”百度上的解释:“受过专业训练、具有专业服务技能从事色情服务的女子,属于消遣娱乐行业。即收费较高,所服务的对象社会地位较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妓女是法律、国家都禁止的职业。” 而事实上,作为妓女的本人来告诉你,妓女是什么!

我有三个小姐妹,属于不同场子管辖,所谓的“专业训练”只不过是怎样表现出呻吟,更快让你的顾客完事儿的手段罢了。收费那得看本钱了,脸蛋身材值不值,几百几千这样,完全取决出娘胎时给你的配置。慧子和伊一是浩哥场子的,浩哥是皮条客,手下有几十名女孩,分散各个娱乐场所。浩哥是这块地头蛇,这只是他的副业,具体做什么的我不知道,有人说是毒贩。管他的,又不呛行。对了,我们从不用真名,如果有幸我服务你了,麻烦记得我名字叫做 “凉”。

我从十六岁开始接客,因为这就不算未成年人,顾客也放心些。把我推入这圈子的,是一个男人。我永远记得那天下午,穿着老娘刚刚给我买的粉色球鞋,从校门口走出来。他说是我爸的朋友,找我有事。当时只有十二岁的我真就信了这鬼话,上车后他强奸了我。等被疼痛折磨昏厥过去的我,醒过来看到自己躺在自家卧室,我以为原来是一场梦,动了下身体疼的哭起来。才发现,原来不是梦。父亲听到声音进来,铁青着脸问我:“咋不死去,家里的脸被你丢尽了。”母亲跑进来抱着我哭,一直哭,边哭边说:“别怕,女儿。” 后来村里闲言碎语多了起来,发展到母亲走到街上,那些人当着我妈的面说生的女儿是个不要脸的货色。父亲开始无端喝酒,喝醉了就用拳头打我妈,这个男人把在外面受的气全部撒在他妻子身上。呵呵,真是厉害。学校自从知道这件事后,被老师冷漠的白眼,同学们随意地欺负中,彻底败下阵来。

十三岁生日那晚,没有以往的蛋糕和祝福,家里充斥着摔打和求饶的声音。我躲在房间里,看着母亲被打的说不出话来。我想帮她,但我不敢,父亲每次下手都是往死地打,我和母亲都怕极了。十三岁生日那天,母亲被父亲打死,父亲抓去坐牢了。我从他们口中“不要脸的贱货”沦为“杀人犯的女儿”。我跑了,离开那个冷漠的地方。我恨我父亲,也恨那些村里嚼舌头的人,恨那个老师和我身边的同学们。当时没有任何念头,跑出去就行,哪怕以后死在外面,也不会回来了。

辗转各地,我来到了这座沿海城市,认识了浩哥。凭借母亲最后留给我脸蛋,和自己肯投资的身材。我从浩哥手底下走出来单干。用尽手段玩转各种男人。曾有个大学教授完事后问我,为什么要做这行,我习惯地说为了钱。知道嘛?这世界最虚假的事就是嫖客问妓女为什么做妓女。你很难去想象到,一位斯斯文文的学者在性服务者身上,奋力着挥洒汗水。你看,每天与各色人交道也学会各种话,除了得到不菲的金钱,我也学习到文话。我曾喜欢过一位男生,他是对面超市的售货员,每天戴着鸭舌帽坐在街边发呆。有时候和几个姐妹无聊,跑过去故意调戏他,腼腆的他瞬间脸红说 “各位姐姐饶了我吧”。妓女除了钱没有任何乐趣,有时会神经的风尘味十足地打趣他,对于我来说,有点来之不易莫名的开心。有次被同行呛行,顺势把那个女的打了一顿。谁知道过俩天她就带来几个男人,巴掌在快要落在我脸上时,他出现了!不过可惜他没能英雄救美,反被打的抬不起头来。可能那个女的没有想到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是个妓女没错,但也不是白白受欺负的。一通电话就解决了面前的事,反而要给我赔礼道歉。为什么,因为她还想在这地方继续挣钱,没有人跟钱会过不去的。那些年我受的欺负够了,跑出来时候我就发誓,只要能活下去我就不要受欺负。做妓女有个好处是你想不到,只要有机会你就会接触到有权有势那类人,当然,那得看你能否把握住嘛。友情提示下,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的,我奉劝那些为了钱准备做这行的小妹妹们想好了再踏入吧。前段时间,我还碰到一位小妹妹为了几千块买手机,准备出售自己的初夜。人啊,有时候就这么不值钱。

有段时间,我真的准备不做这行。毕竟,他说不在意我的过去,他说想娶我。伊一对我说:“他不是皮条客,也不是嫖客,与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见过那么多男人的嘴脸,你还真信他的话”,我想了想,或许在我十三岁开始时,就已经没有权利拥有这美好了,那些男人品尝我身体的日日夜夜里,我就不应该再做梦了。一句话,我~配不上!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凉,听她讲述她的故事。后来有人跟我说,凉给她老家盖了一间图书馆,也有人说见到凉在国外经营了一家小餐厅,生意还不错。浩哥在一次贩毒中被警察当场击毙,没想到浩哥身上有枪。伊一和慧子都回老家,慧子倒是结婚了。是不是很多都想不明白,不明白就别去想了,这只是她们的故事。对了,忘记说了,强奸凉的那个男人在几年后出车祸死了,下半身被大货车压粉碎。天道好轮回,是吧。

十二月里

山花开

基诺山寨

卓巴敲起太阳鼓

唱起古老的歌谣

HAYIYA

YAYIYAYI

YAHOHO

十二月里

敲竹筒

神秘山寨

快来跳起太阳舞

唱这古老的歌谣

HAYIYA

YAYIYAYI

YAHOHO——音乐《基诺山》曹方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