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连载】嗨,苍蝇(下部)二十六

作者:莫小邪

【二十六】

陈飞翔现在的情况,比我们上次来看他的时候好多了,脸色也鲜活了许多,腿上的绷带都拆除了。铜锣给他拿的饭,他也吃了很多。看起来都比以前胖了。

铜锣说,陈飞翔刚开始的时候,都不吃她做的饭,也不理她,天天对她喊着叫她快滚,不用她管他,把铜锣气得直哭。这会说起来她还想哭似的。

陈飞翔跟我说了一会话,问我:“苍蝇,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说:“昨天晚上。”

陈飞翔笑着说:“特地跑来看我的啊?想我了吧?”

我说:“美得你!我来看铜锣的。”

铜锣说:“就是,你以为你是谁啊?”

陈飞翔苦着脸说:“你就不会安慰一下我这颗受伤的心灵。”

 

我说:“行,我是特地来看你的,行了吧,帅哥?”

陈飞翔说:“嗯,这还差不多……”过了一会,又问,“橙子呢,他没跟你一块来啊?”

我垂下头,没说话。铜锣说了一些别的话,岔开了。

铜锣半蹲着,给陈飞翔拍打、按摩了一会双腿,她蹲在陈飞翔床边,头发垂下来的时候,我觉得铜锣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觉得她那么渺小、柔弱。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倔强、强悍。铜锣把陈飞翔从床上抱下来,放在轮椅上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她那么柔弱的一个女生,怎么弄得动陈飞翔那样高大的身躯。我想过去帮铜锣一把,铜锣说不用,她自己就行,她都已经习惯了。

铜锣把陈飞翔放到轮椅上,推着他出去走了一会。我也跟着他们一块出去了。刚下过雨,空气很清新,阳光也特别鲜艳,我们一边走一边随意聊了几句,陈飞翔没有再问起橙子的事。过了一会,陈飞翔说想站起来走走,铜锣拖着他的肩膀,把他扶起来,搀着他走了几步,就松开了,躲在一旁看着他,陈飞翔颤巍巍的站在那里,痛苦的抽搐了一下身子。我想过去扶他,铜锣拉着我,不让我去。我有点担心的说:“他这样会跌倒的。”

铜锣说:“总扶着他,他永远都不能自己走。”

陈飞翔咬着牙,勉强向前挪了几步,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子。铜锣抿着嘴,紧张的看着他。陈飞翔又向前迈了一步,突然一下子跌倒在地上,铜锣跑过去扶他,陈飞翔冲她大吼大叫着说:“你别过来,我能站起来!别管我!”铜锣就站在他跟前,看着他,一动也不动。陈飞翔吃力的抓着铺满石子的地面,趴了一会,尝试着站起来,又栽倒了。他还是不让铜锣靠近,又试了好几次,胳膊上都磕出血了。铜锣实在忍不住了,扑过去,抱住他哭了出来,陈飞翔使劲推了铜锣一把,把铜锣推出好几步远。铜锣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我跑过去扶起铜锣,生气的瞪着陈飞翔大声骂他:“陈飞翔,你是个人吗?铜锣对你那么好,你还推她!”

陈飞翔瘫在地上,呜咽着吼:“我不是人。我他妈就是个废物!……我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铜锣拉住我,擦干净脸上的泪说:“苍蝇,你别管。”

我气得抽噎着说:“他凭什么冲你发火啊!他站不起来,又不关你的事,又不是你给他造成的!你为了照顾他,连大学都不去上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他还讲不讲理啊?”

铜锣推开我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说:“怎么不用我管?他欺负你就不行!”

铜锣低声说:“我上辈子欠他的。”

她又跑到陈飞翔身边,把他扶起来,拖到轮椅上,推回病房。陈飞翔躺在病床上,又开始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就是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