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连载】嗨,苍蝇(下部)二十七

作者:莫小邪

【二十七】

铜锣拉着我出去待了一会,让陈飞翔一个人静一静,说他待会就会好了。我和铜锣坐在医院一条走廊里,说了一会话。

我问铜锣:“他这么对你,你还照顾他,你图他什么啊?”

铜锣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图他什么,我希望他能好起来,像以前一样。--等他好了以后,我就会离开他的,我不会像有些女孩一样,死缠烂打的缠着他不放的。……我只是不想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我说:“你傻啊你,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他好了以后,你还要看着他跟别的女孩在一起?”

铜锣垂着头,过了好久,才说:“我习惯了。”

我看着铜锣,心里觉得很难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娃娃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说橙子昨天晚上去我们宿舍里找我了。娃娃还问我是不是跟橙子吵架了?橙子的脸色很难看,好像哭过似的。

我站在那里,呆呆的听着她说。娃娃说完了以后,又叫了我一声:“小颖。”

我才点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还木然的呆在原地,铜锣过来拉我回长椅上坐下,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

我脑子里又开始浑浑噩噩的了,手心里满是汗水。铜锣安慰了我那么多以后,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原谅橙子了。可是,我一听到他的名字,想起那些事,心里又难受的要死。

铜锣说:“你真不想跟他好了,就分手吧。要不你一辈子都得这么痛苦。”

“可是,我舍不得他……”我说着,眼泪又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我喜欢他,喜欢了六年多了,我放不下他……”

铜锣想了一会,笑了笑说,“其实,六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是特别长,你以后还有很多个六年,你还可以再喜欢别人的……”

我说:“他是我最初喜欢的人,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他在我心里的地位的……”

铜锣垂着头,过了很久才说:“你喜欢橙子,喜欢了六年,杨果等冰棍也等了六年,还有,我跟陈飞翔也是六年……你跟橙子至少走到一起了,冰棍虽然这些年杳无音讯,可是他心里却一直在想着杨果,而我呢?我跟陈飞翔之间算什么?我什么都不是……可是,谁又真的能够放得下最初的喜欢的人呢……”

我垂下头,哽咽着叫了一声:“铜锣……”

铜锣笑了笑说:“跟我们比,你够幸运的了……说实话,我有时候挺嫉妒你的,每次看到你跟橙子在一起,我都觉得很难过……上次橙子去你们学校看你的时候,其实,我就在学校里,我就是故意躲开不见你们。”

我抽噎了一会,说:“也许,我不应该跟橙子在一起,我配不上他。橙子长得帅,又聪明,又有才华……我什么都没有,我觉得我哪一点都不如他……”

铜锣扭过头,看着我说:“谁说你配不上他的?你有你的优点。”

我说:“我有什么优点?”

铜锣想了一下说:“你的优点就是……平凡。你长得不够漂亮,所以没那么虚荣,你不聪明,所以也没有什么心机,你没有什么出众的才华,所以也不会心高气傲。你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人缘好,从小到大,你不管跟什么样的人都能相处得来,就连唢呐和冰棍那样的人,你都能跟他们相处的很好,至少是相安无事。”

我说:“他们也不是特别难以相处的人啊,他们都有自己的苦处……”

铜锣说:“你总是能够理解别人。其实,我也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吧,除了你之后,我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我说:“你是最好的人了。”

铜锣拍了我一下,笑起来。过了一会,又问我:“你真的不原谅橙子了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们说了一会,又回到病房,去看陈飞翔。陈飞翔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似的,铜锣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给他掖了一下被子。陈飞翔突然抓住了铜锣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铜锣红着脸,坐在他身边,眼泪不知不觉的流出来。

陈飞翔说:“铜锣,对不起……”

我悄悄的退了出去,不打扰他们。

“铜锣,我对不起你……跟你说实话,我从一开始喜欢的人就是你,可是,我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却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因为那个时候,我觉得你长得不漂亮……还有,我那时有些嫉妒橙子,张静最喜欢橙子,我就非要把张静追到手,也是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后来,我就觉得我不配跟你在一起了,我背叛了你……看到你跟别的男生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表面上却假装不在乎,甚至为了气你,故意跟蒋云云交往……再后来,我就上了体校,你也考上了大学,我以为我们就这样各奔东西了,我再也没有机会跟你在一起,可是……”

我倚在门口。站在医院的花坛边,看,听着陈飞翔跟铜锣说的话,还没听完就蹲在地上哭了,我想铜锣现在也一定泪流满面的了。

我哭了一阵,才慢慢沿着病房的走廊走出去着一簇簇花儿鲜艳的盛开着,已经快到中午了,阳光有一些刺眼。我听到好像有人向我走了过来,转过头,看到橙子---

(全书完)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