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25)

《最后一次看不见那些人老去》

作者:她叫我张生

晃年而知已到22岁年纪,感叹时间真走的太快,追不上它的脚步。这世界你可以努力追上所有东西,唯独追不上时间,失去的就此消失,凋零的你无法挽回。

以前十几岁时,想着时光还早,先潇洒着急什么。后来真到了所谓的“年轻”,会发觉自己原来好多事没来得及做,再想去做,却被现在的环境心理束缚的捆住手脚,留下些许遗憾。有人问我,你最后悔地是什么?我想了想,是跟过往中每个人好好道一次别,我不知道原来那是最后一次看不见那些人老去。

友人小鱼发来调侃的信息,她说:“张生,情人节咱俩凑合凑合吧,相互取暖!” 微信框里我慢慢回复她说:“行啊,反正两条流浪狗在哪都是一样地。”玩笑过后,我问她最近情况如何。小鱼顿了顿几分钟后,我才知道这段时间,她姑父肝癌晚期,舅舅脑出血。两个好端端的人一下子就变成这样,她告诉我姑父撑不到今年年底了,医生给了明确答复,只剩下几个月时间。舅舅还好,抢救过来住在ICU观察着,起码命保住了不是。

有些人上一秒站在你地面前打闹聊天,或者在电话里用关心你的语气说着家常,下一秒你就得知他已经离开了你所生活的世界,去很远很远地方重新开始。生命之所以脆弱,离别之由来全出自于这里,小时候我们不懂什么叫死亡,看着大人们悲伤地哭泣,仿佛黑白照片里的人还没离去。后来我们长大,开始意味自己开始慢慢经历各种凋零,终究我们变成当初眼里的那些大人,在那里红着眼哭泣。

也开始明白了,原来成长是很疼的,不止有死亡,还有来来往往经过心脏的过客们。你蜷缩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呼气吸气,想努力把堵在内心中那份无力感发泄出来,但起不了任何作用!花开终花落,如同春去必定秋会来,我们无能为力,改变不了任何。

秦岭一号隧道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前段时间发生重大车祸事故。你我陌生地三十六位朋友刹然间离开了我们的世界,离开他们的亲人。惋惜叹嘘之后,不作任何事故中评论。我是个狭隘的人,能想到就是三十六个家庭彻底破碎圆满,可能有几百个所熟悉的人失去了他们最好的基友闺蜜,父母子女。他们所承受的伤害与你那时经历失去不就是一样嘛,感同身受嘛?也许吧!

就像2015年“东方之星”长江客轮事故同样,442名遇难者也同样离开了我们所现在身处的世界,去到另外那个世界,留下地除了一串串姓名与遇难统计,没有任何东西。“秦岭一号隧道”遇难36名,“东方之星”长江客轮遇难442名,马航MH3701飞机154名中国乘客至今没有消息,他们几乎都是旅游,想去看看这个世界,毕竟世界真的很大。

很不愿意回想过往,可是一幕幕地上瘾般上演。我记得真正接触离别时是十二岁奶奶去世,脑中风的奶奶在弥留之际那几日记不清任何人,包括爷爷!有时候人生就是那么奇妙,奶奶唯独记得我妈,口齿不清地说谢谢你,儿媳妇。相互怄气吵闹半辈子的婆媳俩,竟然在人生地最后一次和解。我两年后,对我最最好的外爷在我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看着还有点温热的身体,很像当初我不太相信他竟然就这样离开。我轻轻合上没来及闭上眼和嘴,因为我知道外爷走得时候,没有看到两个女儿。也许他存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一点意识,是在想二女儿和六丫头(我妈)是不是风尘扑扑赶回来。

直到现在,可能是我和妈妈的愧疚心作祟吧,每年各种节日我都会替妈妈到坟前,说说我俩地近况。算了算,原来陆陆续续有好几位陪我从小长大的亲人, 奶奶 外爷 大爷爷 姑父 二姨已经消逝离别了。

我从不害怕死亡,但恐惧死亡后地噩梦。十六岁时七月十三日,是我生日前两天,我永远都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天我的好友在我面前离开,我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消失,喊着我名字救命。他以为我能救他,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止不住的泪水流落脸庞,跪在地上的我请求大人们救命,那刻我才明白词典里“冷漠”的含义。

说实话,可能是我今天神经了吧,突然写下这段故事。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现在回忆起来还是那般疼,真疼啊!好友在我怀里很冰很凉,一点也不像十几分钟前笑骂我那般温热。关于他的离开,原谅我写不出再多的文字。再过几天,又到他的忌日了,我该怎么办呢?

这些年,来往我生命中的朋友爱人们,温柔待我或者扇了一巴掌后自顾自远去,留下原地蹲在地上伤心的我。也许是经历太多失去地原因,也许是再疼的感觉都承受过地原因、后来被动变为麻木。嗯哪、所以后来再有人问我“张生,为什么你突然变得温柔了,”我只好笑着说,因为我也不知道哪天自己也会离开,就那么突然地离开你的世界里。

有时候会想到遗憾,自己所认识的朋友,和那些断了联系的每一任恋人。上天会玩笑般给你个惊喜,让你离开!还没有说好再见,就真的不再见了。现在自己努力回忆,不顾痛苦地抑郁失眠,生怕变为最后一次看不到那些人老去。——每一次离别都请好好拥抱,用尽力气地拥抱,因为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我们这样离别。那些说了再见的就请好好再见,因为可能真的不再相见了。

《div class="zd">
《最后一次看不见那些人老去》

作词:马頔

作曲:马頔

演唱:马頔

我做她看不见的朋友

没有求知欲只要亲近

像一张床上背对背

取暖的陌生人

她醒来我想我该走了吧

一定是我要忘了什么

然后谁也记不得

那样的生活是不是快乐

所有的摇晃的画面

对谁来说都是厌倦

还有个还站在原地的人

都旋转着和她疏远

如果有天你再见到我

你告诉她我不再年轻

没办法像个少年

那样迷恋着爱她

啦啦啦

不能远行也不能死去

啦啦啦

相依的人啊你在哪里

啦啦啦

不能远行也不能死去

啦啦啦

相依的人啊等着你老去

再醒来多年以后

问起那年发生的事

你说没关系

那只是一次伤心

(0)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