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妈妈和瓜

作者:吕俊喜 来源:投稿
父母的心在儿女身上,而儿女的心却在石头上。

我的母亲和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妇女一样,是普普通通,地地道道的农民。无情的岁月在她的脸颊上刻下了道道皱纹,光阴的蹉跎也使得她从当初的满头青丝变成如今的双鬓斑白。腿弯了,腰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直了。身体发福的她,患有重度高血压,还要承受关节炎病痛的折磨。尽管如此,她还在为我们的家庭默默付出着,为了儿女,为了孙男娣女。

妈妈的性子急,好争强,不论她耕种的粮食,还是她做的饭菜,亦或她种的瓜果,她都不甘心落于人后,总想着要把日子过到旁人前头去。然而世事的遭遇,总让妈妈不能够得偿所愿。

最让我感动的是母亲种的瓜。每到春季,妈妈总会从集市上买回来几罐罐西瓜种子,待到春雨降临后,土壤湿润了,爸爸会选的耕一块适合种瓜的土地,和妈妈把薄膜压好。接下来的所有工作都是妈妈的了,我尤其不能忘怀她常年四季跪在薄膜地里种瓜的场景。

因为妈妈身体发福,全身臃肿,旁人都能蹲着种瓜,而妈妈却不能,她必须得跪在地里给瓜浇水,压土。若是雨水涝季,啥都好说,但若遇到旱季,一半个月不下雨,压好的瓜准会旱死。这时候妈妈就得全身心的投入到瓜地里面,从西头跪到东头,从上头跪到下头……就这样,妈妈在我家门前的那块土地里,整整跪了有二十几个年头。

常听人言:“我们的前世,老伴是恩人,女儿是亲人,女婿是仆人,媳妇儿是敌人,儿子是仇人,孙子是先人,到今生我们应当感谢恩人,依靠亲人,使唤仆人,拉拢仇人,巴结敌人,供养先人。”我不知道这话究竟是对?还是错?

年时期的我,有些懵懂,有些轻狂,有些不谙世事,有些玩世不恭,还有些不听话,常常惹母亲生气。依稀记得每当瓜秧子上结出果实时,我就会瞒着家人,瞒着妈妈偷偷的摘那一个个圆溜溜的瓜,我不管生熟,也不管大小,摘上一个就跑。我总以为我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天衣无缝,但终究会被妈妈发现。那都是妈妈的心血啊!今天这里缺了几个,明天那里少了几个,后天谁又在薄膜地里踏了几个脚印,她岂会不知?这时妈妈就会骂我,狠狠的指责我,我还背着羊头,不认赃:“家里又不止我一个人,不定是哪个没血色的偷了的,凭啥说是我?”妈妈的脾气很暴躁,面对着我的顶嘴,她会更加严厉的训我,批评我,打我。我却丝毫不害怕她,改日一有空闲,我照旧跑到瓜地里偷瓜,故意气她老人家……

每到五六月旺季时节,妈妈种的瓜儿们,总会如约而至的变熟,变大。届时妈妈会毫不吝啬的指派着我,到地里抱个大西瓜,沉甸甸的,好费劲啊!抱回家里,大家伙儿一块吃,若外人碰到我们正在吃瓜,妈妈也会很大方的让他吃。“这瓜好甜,好香……”当听到别人的赞美时,妈妈会露出会心的笑容。

还记得那是2012年的四月多份,我瞒着妈妈私自走了外地,当妈妈得知我已不在家时,我已经到了陕西定边县的一家砖瓦厂里了。那一年,我整整七、八个月都没有见过西瓜。妈妈知道我最喜欢吃她种的瓜,就不辞劳苦的专门跑到环县,托定边县的班车司机,给我捎来了两个硕大的西瓜;足有七、八十斤重,我从车站一直背回砖瓦厂,好重,好沉啊!在往回走的途中,累的我气喘吁吁,本想打个车,立马回去,但似乎有种莫名的力量促使我不要打车,不能打车。就那样,我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砖瓦厂。当到砖瓦厂的时候,天已经黑麻了,尽管当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但内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当吃到那红红的瓜壤时,美滋滋的,真的好香,好甜;至今都令我回味无穷。

这两年,我远在西峰,哥哥常年跑车不在家,两个姐姐都出嫁了,嫂子也带着两个侄子在环县上学。家里就只剩爸爸和母亲两个人了。母亲却依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种着瓜。去年八月多份吧!我和大姐两口子回了趟家,看见那瓜行子上还稀疏的结着几个西!瓜。我情不自禁的问起了母亲:“家里就你跟我爸爸两个人了,还种那么多的瓜干嘛?你们两个人能吃多少?”在母亲的眼里: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她一边忙着手中的活儿,一边心不在焉的说:“你们出去,难道不再回家了么?”“你的两个侄儿假期回家不吃么?”

一连两句问话,问的我无言以对。是啊!我们姊妹四个,年头节下总是得回几趟家的,回家后,没了我们喜欢吃的西瓜,她老人家的心里会有多难过?我的两个侄儿,也都算是半截小伙儿了,没有瓜吃的年月,岂不是会少了许多童趣?

人们都说:“父母的心在儿女身上,而儿女的心却在石头上。”我现在经常会想起以前所做过的事情,对不起妈妈的太多,太多。我真是妈妈前世的仇人,为了我,为了整个家庭,她受尽了这婆娑世界的苦,却未享过一天的福。

幸运的是,妈妈还健在人世,我必须得趁仅有的光阴,敬我身为人子的微薄的孝道。趁这段光阴,我还要常怀感恩之心,忏悔之心,陪妈妈走完她的余生。

编者按:这是一篇朴实无华的文章,没有书面用语,没有华丽的辞藻修饰,乍一看如小学生作文索然无味。然而仔细一读却觉得赤子情深。选中这篇文章正是因为如此,尤其是那一句:“父母的心在儿女身上,而儿女的心却在石头上。”更是深深的触动了我。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