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新語·稚鳥

作者:铁钲

鋪滿在羽毛上的困惑,曬乾的結痂,一片
兩片,兩片卷冊的嘴唇。聽

風中曬乾的背影崭露头角
猶如陰晴雪化,意志新奇,
那貝殼服著苦役

已經存在兩隻手斬斷“如果”之根,
我是說:
如果入墓之前必然清洗巢穴陷阱,
那就活著並老去

南飛,活著並老去……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