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作者:江北酱菜君

渝南偏隅有一花溪镇,竹河穿镇而过。

镇上有一杂货商人,名叫周框成。

周框成中年得子,取名周大成。周框成,在外奔波,吃了没文化的亏,于是对周大成的功课看得紧。私下请了老师酒席无数次,老师喝得东倒西歪。

周大成卧室像是博物馆,各色东西堆满桌椅:能发出丝丝拉拉电波声的收音机,一把能弹得女孩子心动的木吉他,一盒盒用油纸包好的大白兔奶糖,一本本乱弃的书。

一天晚暮,院里梨花夹雨。

满仓潜入宅里,从墙头跃下,翻进了大成的卧室。微光透过浅绿的玻璃窗,打在屋里。一蓬光活跃在几本书上。满仓两眼泛光。

满仓只偷了书。

大成从不在乎那些父亲买来的书,他嫌弃书如同嫌弃满仓一样。所以,书有书无,并不察觉。

又是一天黄昏,红杏挂枝。

满仓夹着偷来的书熟练的跃出墙头,一抬头,大成凶狠狠的,两眼泛光。此刻,冬梅正靠在大成身上,见此,粉了腮,眼里却是惊恐。冬梅是花溪镇的佳人,每出校门,树荫下少年们口哨吹得心痒痒。大成是吹得最响的,于是大成把冬梅吹到了自己怀里。

大成见满仓夹着的是书,消了火。说满仓你偷书不算偷,你滚吧,下次别让我再见着了。满仓便连滚带爬出了院门。

满仓出院门的时候看见,大成搂着冬梅进了屋,门咔嚓反锁了。

满仓晚上躺在破床上,看着偷来的书,心里却想,冬梅真耐看啊,眼深如潭水,小脸细腻如荔枝肉。

毕业考,满仓成了镇里唯一的大学生。满仓上台发表演讲。拿着几本偷来的书,满腹激昂的说就是这些书让我登了榜。大成坐在下面,两眼黯淡无光。

十五年后,省城东角,别墅区围着月亮湖。

满仓的书房像是博物馆:唐代铜镜,元青花瓷瓶,清代珐琅彩,郑板桥字画,陈酿茅台。角落还有一个保险柜。满仓把最值钱的搁在保险柜里。

一天夜里,樱花乱落如布碎。

大成潜入别墅里,从墙头跃下,翻进了满仓的书房。灯光透过格窗,打在书房里。大成两眼泛光。大成已经穷困潦倒多年,身无长技,唯有偷拿手。冬梅则在一富家当了保姆。

‌大成只偷最贵的。他拿出锁具,打开了柜子,目瞪口呆:柜子里放着那几本发黄的书,这是当年满仓偷的书。

此刻门咔嚓打开,满仓拿着菜刀,满脸惊恐。大成顿时双脚发软,唯一的一次失手。而满仓身后,冬梅正双手扶着内衣,长发凌乱。她满脸火辣,不住尖叫。大成全身战栗 ,略带哭腔的说冬梅,你偷汉子。满仓略带愧色说大成,你只是拿回你自己的东西,不算偷,你滚吧。大成没要书,弓着背出了小区。

‌满仓被老婆捉奸在床。老婆说,满仓你竟然背着我和保姆偷腥。

‌满仓净身出户。唯带走了那几本书。他找了个城中村的出租屋住下了。自从离了那公司老总的岳父,他便干着小工。

‌满仓躺在破床上,拿起那几本书,却想起了冬梅,想起,那个冬日他出门偶遇冬梅摆地摊被城管撵得气喘吁吁的日子,他不忍心,便说服强势的老婆让冬梅到了家里做保姆,他对冬梅照顾有加。一日见冬梅脸上有淤青,不住骂大成不是东西,冬梅眼里挂着两行泪,身子一软倒在了他怀里。

‌此刻,他孤寂的心只听得外面雨打木桐叶。突然一阵咚咚门声升起,冬梅来了。冬梅找了很久。冬梅头发湿漉漉,眼眶红润说满仓,你偷了我的心,我要给你一起过日子。

满仓突然泪如雨下。

作品来自简书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