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仓央嘉措:我所寻求的,和凡人没有两样

作者:慕宸海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住进布达拉宫, 他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仓央嘉措,他的僧与俗,佛与情,他的诗,他的人,连同那片雪域,旖旎而美丽,足以使众生为之倾倒,可一切又那么神秘,使人可望不可即。

正史关于他的记载简短含糊,野史对他的描述众说纷纭,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不一样的仓央嘉措。而我,情愿用他的诗,把他的一生连缀成一个故事,一个我心中的仓央嘉措。

01

洁白的仙鹤
请把双翅借我一飞
不会远走高飞
只到理塘一转就回

月下的青海湖宛如高原上的一块碧玉,清澈透亮,寒气逼人。

湖边的僧人席地而坐,凝望湖面,长长的袍子随风轻轻摆动。他英俊清瘦的脸上透露着从容,还有明显的不舍和牵挂。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一只白鹤冲上云霄,双翅拍打湖面溅起朵朵水花。仓央嘉措再一次回头,望向她曾经来时的方向。除了草原,一无所有。

“在看不见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他忽然笑了,撩起袍襟,走向了湖水深处……

02

家乡俊美的少年,
是阿妈心中的温暖,
莫离开啊,
希望长聚不散!

这一段是仓央嘉措家乡的民歌。

仓央嘉措的俗名是阿旺嘉措。据说,他出生的时候,天现种种异象,乡邻们纷纷议论,这孩子将来一定不是一个凡人。

乡野之言传入摄政王第巴桑结嘉措的耳中,他又惊又喜:难道,这就是我要寻找的灵童?

桑结嘉措找来心腹,去门隅多次考证,反复观察,最终确认,这个孩子确是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五世达赖早已圆寂,桑结嘉措却秘不发丧,对外宣称五世只是身体欠安,这与当时的时局相关。蒙古王子拉萨汗对西藏虎视眈眈,倘若知道五世达赖已经圆寂,西藏可能早就成为拉萨汗的囊中之物。

既是六世达赖,自然是要住在布达拉宫的,可如今五世达赖的死讯还未公开,况且六世年纪尚幼,还需学习和成长。村子里的教育是不能满足六世达赖的需求的,阿旺嘉措便被安置在了错那县的巴桑寺。在这里,阿旺嘉措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去往巴桑寺,自然需要离开故乡。阿旺嘉措的父亲早已过世,此次与母亲依依惜别,却不曾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远。

03

在那高原的东方山顶,
升起一轮皎洁的月亮,
玛吉阿米的脸庞,
浮现在我心上。

作为一名达赖,渊博的学识必不可少,佛学,文学,天文,历史都是他的必修课。在巴桑寺,桑结嘉措为他安排了这里最博学的老师。

他是活佛,他也是一个少年。他也喜欢眺望远处入云的群山,院外青葱的密林,遍地怒放的格桑花。

后山的树林只有一墙之隔,可只有偶尔挂经幡的时候,阿旺嘉措才能出去,追逐纷飞的蝴蝶,遥望神秘的雪山。

缘分真的很奇妙,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有时候只需要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就像是久别重逢,又像是似曾相识,只需莞尔一笑,就已心意相通。

那个午后,阳光静好。悠扬的山歌伴随着清风传入耳畔,使久居佛寺的阿旺嘉措驻足不前。这样清丽的声音,主人定是一位月亮般美丽的女郎吧。阿旺嘉措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寻找着,穿过一株株高大的云杉,眼前忽然一亮。

像其他的藏族女孩一样,她的头发乌黑浓密,挽成一条油黑的大辫子。她的脸不似高原上的其他女子那样红,而是白中带红,脸上的那抹红晕,倒像是擦了胭脂一般。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少年,她愣住了,有点害羞,想要低下头,却又忍不住想抬头把他打量。

“刚才是你在唱歌吗?”阿旺嘉措鼓起勇气,看着姑娘月亮般的面庞。

“是啊,我唱的是家乡的一支民歌。”姑娘腼腆地笑了笑。

“这么说,你的家乡也在门隅?”阿旺嘉措有些惊喜。

“是啊,原来我们竟是同乡。”姑娘的眼睛亮了起来。

夕阳洒向这片丛林,整个雪域神秘而美丽。阿旺嘉措与姑娘挥手惜别,口中默念着她的名字:玛吉阿米,玛吉阿米……

04

默想的喇嘛面孔,
很难来到心上,
不想的情人容颜,
心中却明明亮亮。

转经的时候,阿旺嘉措总是看到她在不远的地方冲着自己微笑。打坐的时候,面前的菩萨在阿旺嘉措的脑海里幻化成她的身影。诵经的时候,嘴里念的是经书上的文字,心里却默念着她的名字。

每当门口传来食物的香味,阿旺嘉措总会一跃而起。或是一壶奶茶,或是一笼包子,每次打开房门,总会看到玛吉阿米微笑的脸庞。

“真好吃。”阿旺嘉措看着她傻笑。

“那我就为你做一辈子好不好?”玛吉阿米的笑容如月光般明媚。

阿旺嘉措又惊又喜,看着玛吉阿米,两人没有说话,只是相对而笑。

玛吉阿米就如同冬日里的一缕暖阳,照进阿旺嘉措单调的生活,从此,诵经打坐,不再孤单。

05

印在纸上的图案,
不会倾诉衷肠。
请把信义的印戳,
打在各自的心房。

急促的敲门声使阿旺嘉措从睡梦中惊醒。打开门的那一刻,他呆住了。门口除了寺里的堪布,经师,还有两位穿着高贵的黄色僧衣的陌生人。

黄衣僧人上下打量他,对着堪布微微点头。

“达赖喇嘛。”

忽然,大家都缓缓弯腰,双手合十,向阿旺嘉措行礼。

阿旺嘉措慌乱地看着大家,一时不知所措。

阿旺嘉措被安置在了一间华丽的厅室,对面坐着黄衣僧人,第巴桑结嘉措。

“您说,五世早已圆寂?”阿旺嘉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您就是伟大的五世的转世。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人给你看过的唐卡吗?”桑结嘉措严厉的目光里透出一丝柔和。

“我记得,当时,我指着其中一个,说这是我。”阿旺嘉措觉得自己的脑子好混乱。

黄衣僧人微笑着点头:“佛爷早些休息,我们需要尽快启程。”

“去哪里?”阿旺嘉措惊愕道。

“您是尊贵的六世达赖,您的居所自然是宏伟的布达拉宫。”

阿旺嘉措彻底呆住了。布达拉宫,布达拉宫。那是否意味着,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玛吉阿米了?

阿旺嘉措想出去寻找玛吉阿米,可守门的僧人告诉他,为了保护保证他的安全,寺庙附近已经戒严,禁止出入。

阿旺嘉措在院里徘徊,泪水打湿了长长的睫毛。咫尺天涯,人生中的苦痛莫过于此。

去拉萨,去布达拉宫,是每一个藏族人的愿望。如今,他要前往雪域的心脏,成为那里万人敬仰的王,他的内心却如同被千层积雪覆盖,沉重而凄冷。

启程的队伍一再驻留,阿旺嘉措一次次地回望,可心中那个的身影,却迟迟不肯出现。阿旺嘉措的心里早已泣不成声,面对眼前恭候的队伍和身后无穷的信众,他默默无语,起身上辇,泪珠一滴滴洒在华贵的长袍上。

此时的玛吉阿米在家里如坐针毡。当父母知道她恋上的是六世达赖的时候,大惊失色:再这样下去,你将会成为整个雪域的罪人。她在家中被父母禁足,直到六世达赖走进那遥远的布达拉宫。

06

涉水渡河的忧愁,
船夫可以为你除去。
情人逝去的悲哀,
有谁帮你消忧。

在羊卓雍湖边的浪卡子,五世班禅为阿旺嘉措剃度,并授记沙弥戒,法名仓央嘉措。

拉萨的阳光无比灿烂,布达拉宫金碧辉煌。这里的寝宫豪华无比,这里的东西世界难寻。仓央嘉措每天做的,就是学经,辩经,还有,最重要的,思念远方的,失去的姑娘。

秋日的布达拉宫,尊贵中透出一丝凄凉。“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第二最好是不相识,如此便可不用相思。”这便是此时他心中的真实写照。

拉萨的月亮特别园,特别亮,就像玛吉阿米的脸庞,一次次地浮现在他的心房。

他是达赖喇嘛,是布达拉宫的法王,他似乎拥有了一切,可似乎又什么都没有。就连一句简单的思念,最终也只能化成一声轻叹,随风飘逝。

07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夜里去会情人,
破晓时大雪纷纷;
保密还有何用?
雪地上留下了脚印。

虽然贵为六世达赖,可仓央嘉措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傀儡。

桑结嘉措大权在握,仓央嘉措希图接触政治的愿望被硬生生地掐断了。不管是出于对权力的贪恋,还是对涉世未深的年轻达赖的不放心,桑结嘉措使仓央嘉措理政的信心遭受了严重打击。

既然被抛弃了,不管是爱情还是达赖喇嘛应有的生活,那又何必执着呢?不如去自寻欢乐。从此,拉萨城里多了一个浪子:宕桑汪波。

夜晚的拉萨,是那样迷人。大大小小的酒馆,阵阵浓郁的酒香,声声放浪的媚笑,年轻的活佛被外面的灯红酒绿所吸引,在一个两层小酒馆前长长驻足。

蓦然抬头,他看见酒店门口的女招待向他招手,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笑容美丽而迷人。仓央嘉措迟疑片刻,登上了那窄窄的楼梯。

“我叫达娃卓玛,你呢?”女招待笑着领他进去。

“宕桑汪波。”少年的声音很低,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仓央嘉措戴着假发,扮作俗人的模样,没有人想到,眼前的少年竟会是高高在上的达赖喇嘛。

第一次尝到青稞酒,甘醇而甜美,酒已入口,余香却久久萦绕。以后的多个日夜,宕桑汪波在这里开怀畅饮,通宵达旦,直到尽兴。也许,借酒并不能消愁,可会给人短暂的快感。这总比长久地痛苦着要好。

桑结嘉措每日政务繁忙,自然无暇顾及,直到那个落雪的早晨。

破晓的时候,仓央嘉措才发现外面的雪已经如此之厚。宫中的侍者看到地上的脚印直通到活佛的卧室,立即向桑结嘉措报告。

得知事情的真相,桑结嘉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伟大的五世达赖的转世,怎么可能……

“我是活佛,并不是佛像,我也有心,有感情,我也是个人,可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正常人能做的事?”

仓央嘉措的回答使桑结嘉措彻底傻眼。从没有一个活佛提过这样的问题,他一时哑口无言,只能看着他的身影默默离去。

既然已经人尽皆知了,那又何必隐瞒?拉萨的天空,就像被洗过一样,清澈透明,就像姑娘的眼眸。来到拉萨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在白天出来游荡。整个拉萨城都是他的,可他却从没有好好地看过它。

“您是达赖喇嘛,是整个藏民心中的活佛,可如今,关于您的谣言,传遍了整个拉萨城,我想,您也该收收心了。”桑结嘉措的语气严厉,表情疲倦。

深夜回宫,看到寝宫中坐着的桑结嘉措,仓央嘉措有点吃惊。

“您知道吗?拉萨汗已经暗示我,说他怀疑您不是真正的活佛,他还想向皇上启奏。这明摆着是想把你从宝座上赶下去。”桑结嘉措补充道。

仓央嘉措听得心头冒火,可他知道,怀疑他的身份只是拉萨汗的借口,征服整个西藏才是他的目的。

看到仓央嘉措沉默不语。桑结嘉措知道,为了拉萨城的安慰,他会认真考虑。

从此,布达拉宫少了一个夜夜晚归的浪子,拉萨酒馆多了一个相思成灾的姑娘。

08

杜鹃从门隅飞来,
带来了春天的气息,
我和情人相见,
身心轻松欢愉。
人家说我的闲话,
我自认为说得不错;
那轻盈的脚步,
到女店主家去过。

仓央嘉措承诺他不会再出去,可那只是暂时。美酒的香醇,姑娘的甜美,又有谁能抵挡得住?更重要的是,朝思暮想的玛吉阿米,就在那小小的酒馆里。

为了寻找仓央嘉措,玛吉阿米来到了拉萨。每一个晚上,她都会来到布达拉宫门前朝拜,期待着会碰到夜夜入梦的情郎。

她也不知道,这样子等待了多少个日出日落。直到那一个雪夜,她即将转头离开的那一刻。

玛吉阿米永远也不会忘记,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呼唤她名字时内心的激动。

他张开双臂,拥她入怀,他们沉默不语,彼此听得到对方的呼吸。这一切像是在做梦,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是虚幻的,只有那两颗紧紧相连的心,那样真实。

玛吉阿米成了达娃卓玛的同事。初来拉萨时,为了寻点事做,玛吉阿米来到了这个小酒馆。

仓央嘉措外出更加频繁,有时直到天光放亮,他才依依不舍地与玛吉阿米告别。他们相拥着,互诉衷肠,达娃卓玛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羡慕着眼前这个有福气的姑娘。

09

中央的须弥山呵,
请你坚定地耸立着!
日月绕着你转,
方向肯定不会走错。

僧人对佛法坚定不移,就如同自己对爱情一般,忠贞不渝。

仓央嘉措的故事传遍了整个拉萨城,桑结嘉措却无计可施。拉萨汗认定仓央嘉措不是真的六世达赖,这让桑结嘉措恐慌不已。

桑结嘉措想:既然我无法约束他,何不求助于佛教戒律呢?桑结嘉措决定,让仓央嘉措受比丘戒。

“我的心里全都是你,倘若受了比丘戒,我将会是一个不合格的僧人。”玛吉阿米的眼里满是泪痕,仓央嘉措的眼中却充满坚定。

“上师,我不能接受比丘戒,而且,请求您把授予我的沙弥戒也一并收回吧。”

一语既出,满座皆惊。最惊慌的自然是桑结嘉措。

“大师,弟子有罪,我爱上了一个女子。如果要我遵守戒律,我实在做不到。”

五世班禅震惊地看着他,从没有哪个达赖喇嘛会说出这样的话。大师不理解俗世的感情,但他选择了尊重。

桑结嘉措毫无办法,只好失望而归。

桑结嘉措和拉萨汗的斗争日趋激烈,康熙皇帝也早已对桑结嘉措心存不满。先是私自隐瞒五世达赖的死讯,后又在清廷与噶尔丹的交战中站错方向。

对于政治纷争,仓央嘉措无心过问。世人皆云达赖喇嘛不问政事,只好美女,夜夜晚归,留恋酒肆,又有谁看得见他眼中的伤痛和心中的慈悲?

桑结嘉措在政治斗争中牺牲,仓央嘉措也由于“假达赖喇嘛”的身份将要被“执献京师”。

沉重的枷锁束缚着他的身体,却无法束缚他的心。送行的藏人围满了街头,他一步三回头,因为他看到她的身影在人群中踉跄前行。

这一世,爱上了六世达赖,是幸,还是不幸呢?玛吉阿米拥挤在人群中,泪水模糊了双眼,却还在微笑,因为她看到他也在看她。也许,这微笑,便是最好的回答。

10

在极短的今生之中,
获得了如此多的爱恋,
如若有来生,
希望相逢的时候,
我依旧是当年的翩翩少年。

押送的队伍停在了青海湖。

康熙皇帝传下诏令,声称自己并未下过召六世达赖入京的诏书。不知康熙当时是何想法,只是这条命令吓坏了拉萨汗。拉萨汗进退两难。

仓央嘉措没想到,在青海湖畔,他可以再次见到玛吉阿米。玛吉阿米跨越千山万水,只求与他再见一面。她的脸上满是灰尘,她的脸晒成了黑红色,可是她的目光,还是如月亮般明媚。

一路追随的信徒自动退去,好像是特意为他们留出独处的空间。

仓央嘉措的眼睛如湖水般清澈,凝望着玛吉阿米泪花下的微笑。

夕阳照在湖面,仓央嘉措看着玛吉阿米瘦弱的身影消失在草原深处,他想要挽住她的手,可他连自己明天会怎样都不知道。

仓央嘉措在青海湖不知所踪,玛吉阿米的传说也戛然而止。

正史中关于仓央嘉措的故事已经结束,可野史中关于他的传说似乎才刚刚开始。

有人说,仓央嘉措病逝于青海湖。有人说,他被康熙皇帝软禁在五台山。有人说,他曾在阿拉善旗为蒙人牧羊。还有人说,他在漠北传法布道,信众无数。

据说,仓央嘉措一生不改容颜,即使暮年,也毫无龙钟之态。在阿拉善旗,他邂逅了美丽的王妃,道格其公主,王妃成为他一生中最后一位重要的女人。

仓央嘉措的一生扑朔迷离,人们对他的行为褒贬不一。其实,我们何必用世俗的道德伦理去评判他呢?

就像藏人民歌所说的那样:“别怪活佛仓央嘉措,风流浪荡,他所寻求的,和凡人没有两样!”

世间只有一位仓央嘉措,却有无数深情。他也只是一个向往人间烟火的青年而已。

作品来自简书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