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救赎

作者:王梦莹

1.

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荒野各处都弥漫着浓烟,根本分不清天与地的界线。

布鲁克背着沉重的弹药走在混沌的浓烟中。左腿中弹,使他走起路来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渐渐的他开始感到体力不支。

在刚刚的丛林交战时,对方军队攻击猛烈,布鲁克所属军队损失惨重,最后只有布鲁克一个人逃出丛林,只好去寻求组织救援。

其他装备全部遗失,只剩下一箱弹药。在到处都是燃烧着的荒草,飘散着浓烟的荒野上,没有了指南设备,布鲁克根本找不到营地的方向。

这场战争爆发的很突然,布鲁克也是突然被派遣到战地。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看起来年纪很小的记者,他们在飞机上攀谈了一路。布鲁克告诉记者被攻打的是个很贫穷的热带国家,热带丛林占据了这个国家的大部分面积,这里大部分的人生活很原始,人力物力都很匮乏,根本没有先进的武器。

布鲁克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攻打这个国家,但他对于能打一场胜仗很有把握。

左腿中弹的地方流血不止,大腿上的肌肉似乎要痉挛在一起,并随着心脏的跳动剧烈的疼痛着,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布鲁克伤口的存在。

荒野上,迷路的布鲁克能做的只能是不停的前进。

天空越来越昏暗,黑黑的浓烟升上了天空变成了乌云,空气也越来越沉闷,布鲁克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热带国家总是这样,暴雨的到来总是很突然也很猛烈,布鲁克预感不久以后将会有一场暴雨来临,匆忙加快了步伐想要寻找一个临时躲雨的地方。

不幸的是,在暴雨来临时布鲁克仍没有找到可以躲雨的地方。

失血过多,暴雨中的布鲁克十分的虚弱,头疼欲裂,雨水蒙蔽了他的眼睛,布鲁克无力再往前行走。

终于,他晕倒了。

疼,剧烈的疼,昏迷中的布鲁克又被疼痛给折磨醒了。

眼神朦胧中,他看到了一个人影在他面前晃动,那是个十分瘦弱的剪影,这个剪影布鲁克很熟悉,是女儿!

2.

不,她不是自己的女儿,清醒过来的布鲁克确定她不是自己的女儿。

布鲁克昏死在暴雨中,再加上失血过多,奄奄一息,在这个关键时刻,是这个小女孩拯救了他。

小女孩告诉布鲁克,她是这里的居民,由于战争的迫害她的家人全死了,为了躲避战争她一个人居住在这个隐蔽的破屋,陪伴她的还有一只狗。

这只狗布鲁克有印象,就在它昏迷的前一秒隐隐约约见过那只狗,狗很黑,呈现着一种病态的廋。

在暴雨来临前,已经饿了两天的小女孩躲在破房子里,她的小黑狗继续去野外帮它的主人抓野兔,暴雨下起来时,黑狗在返回途中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鲁克,善良的黑狗发现无法叫醒昏死的男人时,立马跑回去叫来了主人,小女孩冒着大雨把布鲁克带回了小屋。

布鲁克活了下来,却总看到小女孩对着自己的那箱弹药发呆。

一天深夜,布鲁克梦中醒来看到小女孩仍在弹药箱前发呆。

“为什么总看着这箱弹药”,布鲁克问。

“因为就是这堆东西杀死了我的家人”,小女孩面无表情的回答,布鲁克却看到了她眼里闪烁的泪光。

小女孩的身影在烛光中摇曳,那一刻,布鲁克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3.

在布鲁克被小女孩救下的第三天,布鲁克所属的兵团发现了小女孩藏身的破屋,当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布鲁克还在睡觉。

黑狗急躁的叫着,不安的摇着尾巴。

布鲁克从梦中惊醒看到了自己的队伍,想到自己终于得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几个士兵抓住挣扎的小女孩把她扭送到布鲁克面前说要杀了她。

“你们不能杀她,她救了我的命!”布鲁克大声的命令道。

“布鲁克长官,她可是敌国的贱民,况且她记得你的样子,必须要杀了她!”塞尔长官一边向布鲁克解释一边给押解着小女孩的士兵一个眼神。

话音刚落,枪声就响起了,火药味儿混合着血腥味儿迅速弥漫在空气中。

黑狗看到可怜的小主人被杀死,围着主人的尸体悲哀的嘶叫着。

“滚蛋,把这死狗也杀了,今天吃狗肉!”塞尔长官野蛮的命令道。

枪声又一次响起,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浓了,布鲁克感到一阵恶心,无力的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

4.

军队占领了破屋,士兵们分食完狗肉就昏昏睡去。布鲁克却怎么也无法安睡,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断的在他脑海里重复,小女孩含着泪绝望的眼睛、黑狗悲哀的嘶鸣。

布鲁克无法再忍受来自自身的谴责和折磨,他要做一个了结,哪怕只是为了那个像自己女儿的女孩和那条快饿死的黑狗。

他背起了那箱沉重的炸药。

5.

震耳欲聋的响声、冲到天际的火团、耀眼的黄光,那一晚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那个一直站在远处的年轻记者知道。

那一晚他无意间看到,一位身背炸药的军人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军队的弹药车,用肉体做了引线从容地点燃了身上的炸药。

在火光冲天的那一刻记者记者按下了快门。

在爆炸声响起的那一刻记者清楚的听到了那位军人的叫喊:“救赎!”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