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27)

作者:她叫我张生

 ——《你好,再见!》

快入冬了,小镇又开始新一轮雨季。正如当初你问我最舒服的时刻是什么?我回答说:“窗外是安静却有点小淅沥的雨夜,怀里躺着的人是你。”

你听完这句话后对着我那张笑脸,好似在昨天。可如今,雨轮回般的如期而至,身边却没了你。

窗外的雨声越发的响,同样伴随着是离开你后每晚必听的电台声,仿佛是在自欺欺人般让冷寂的黑暗透过些许温暖。

主播用磁性、低沉的声线,讲一个故事,感觉好像是在听我的故事,每一个细微的情节,都能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他说“人生最难跨过的一关,是自己那一关。唯一能够阻碍我追求幸福的,也是自己。”

我想是这个道理,以前是真不信,几年下来才发觉,好像谁都有你的影子。

前段时间朋友问我什么样的衣服好看,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森女风,过后想起,那是你最爱穿的款式。咖啡和蛋糕只记得卡布奇偌,买衣服一定多看看几家,能讲价就砍价。即使多年以后的现在,你模糊的样子我快忘记了,这些习惯如同基因般刻在骨子里。

老李昨晚打电话问我近况。四年不见,我问他对象的情况,他说还单着呢。我忍住想告诉他丽儿快结婚的消息,我不知道说了他是沉默还是祝福。我想是祝福吧,毕竟六年的时间或许能让他忘记她吧。

说起这个,他俩的故事还是我和你撮合的。妙妙与凉城的爱情是当时我俩最羡慕的,你说我们要好好学习,像他们一样爱三年 十年 一辈子。可是我们没能熬过三年,妙妙他们也没走过七年之痒。

快要聊完时,我问老李家里不着急嘛。老李停了会儿说“咋不着急,我都27了,可我不知道自己该去爱谁。”

你离开后,我的心无处安放。怎么就再碰不上像你样的姑娘让我再爱一次呢?

这是老李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

就在刚刚,我问一个姑娘遇到多年以前的前任,现在是什么感觉。我看着聊天界面的“对方正在输入”反反复复,中断再继续,然后得到以下回答!

“他很爱我,很爱很爱的那种。可是就因为当初的自己高傲,而造成了现在最熟悉的但没有任何关系的朋友。前段时间在一起吃饭,酒后的他告诉我现在的自己不幸福,老婆对他冷漠的像塑料婚姻般,可确木已成舟!”

我说你的感觉呢?她想了想告诉我。我以为我离开后他会过得更好,毕竟这可曾是老娘爱过的男人。只是在那天他告诉我还爱着我,和婚姻的不幸福时,我才发觉他原来过得并不好。如果他没有结婚,没有老婆孩子,老娘义无反顾的回到他的身边。就像现在我想的一样,如果我们当初没有分开,结婚后的我们现在会很幸福!

爱情里容不得双方的高傲与怀疑,因为有的人说走就会走。走的人转身后才明白过来,哦!原来是我错了。

就像《大话西游》里的周星驰一样,手捧金箍的说那句经典对白“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那年你发照片给我,是你留短发的样子。配文是:你曾想看看我短发是什么样的,好可惜没来得及看。张生,剪了短发现在就该剪去对你的记忆,或许我们此生再无可能见面了,你是那般绝情的人,也是冷暴力的主宰者。更何况我马上要结婚了,再见了!

我知道

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我已不会再对谁

满怀期待

我知道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

所以 你好 再见——音乐《安河桥》宋冬野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