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男人,你为什么不再谈恋爱?

作者:扬花楚南

今天是长假回来第一天上班。

同事黑哥来看我,然后和我说些生活和工作的事情。

我问他找女朋友了没?他说最近谈了个。我说入手了没?他说还没。我问他,是不是想结婚的?他说他也说不上来,就拉了拉手,但接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说,用心去感悟啊。然后,黑哥叹了一口气,他说发现自己不会恋爱了,不知道怎么去恋爱。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黑哥今年28岁了,小我3岁。来我们这个单位已经好几年了,工作很是勤奋。

其实他的出身还算不错,父母都是在国有企业上班。房子不用操心,车子也有了。就是人长的有点瘦高,然后比较黑。

去年的时候,他也谈了个女朋友,走心了,也走肾了。后来,女的带他去见家长。

女方一个长辈叹了一口气,说黑哥的职业是吃青春饭,不稳定。

黑哥内心很不爽。其实,这个女方条件很一般。没多久他们就分了。因为黑哥觉得自己很热爱这一份职业。

喝完茶后,黑哥走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差点想给他点橘子。我突然感觉他不光肤色是黑的,而且心也不亮堂了。

和他一样,我们很多人,上班下班,已经冷漠到很久没想过恋爱、爱情是个什么东西。

除了偶尔开着车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看过马路的漂亮女人,不好意思的裂开牙齿,淫笑几声。

仅此而已。

男人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她还说,因为钱我会挣,地我会扫,饭我会做,架我会打,街我会逛。要是有个男人,我还要给他洗衣做饭料理家务,自己打游戏打得乐呵呵的,我都气的半死。给我劈腿劈出个联合国,我还满世界给他灭小三。把他放进户口本,我都嫌浪费一页纸不环保。

有人说,这句话大概说出来很多单身女性的心声。

最近,一个兄弟也说了这么一句话。

女人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因为钱我总要挣,地我也会扫,饭我也会做,架我从小就会打,街我也会逛,还不墨迹。要是有个女人,我还要给她嘘寒问暖,各种呵护,承受各种任性。钱少了被说成没用的男人,钱多了,就说肯定会变化。工作忙起了就说不顾家,不上班就说游手好闲。想说点什么吧,对方就是家长里短,这个闺蜜怎么了,那个闺蜜怎么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其实,身边除了黑哥这种大龄未婚男生,还有很多没有恋爱的男性朋友。

有的人说,没有一见钟情的资本,也没有日久生情的机会。

有的人说,感觉谁都可以,又感觉谁都不可以。

有的人说,高不成、低不就。

有的人说,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等着她离婚或者丧偶。

有的人说,因为在这个走肾的年代,走心不符合国情。

有的人说,丑,穷,没房,没车,没好工作。农村户口,还永远轮不到拆迁开发。

有的人说,也许…只好假装喜欢同性。

有的人说,生孩子外,女人能做的事情自己都能做,需要女人做的事情也可以找人做。

有人说,手、杯、大保健,还缺啥?

有的人说,现在还年轻,不想去宠坏了日后别人的老婆。

有的人说,好看的肉体自己养不起,有趣的灵魂看不上自己。

有这么一个故事。

王小波年轻的时候,他遇见了他的老婆,李银河。

小李当时是《光明日报》的编辑,清秀漂亮,工作也好。

小王当时是刚刚写出《绿毛水怪》无处发表的文艺屌丝,过的糊涂、邋遢。

王小波想和她恋爱。他很直接,走过去问李银河:你有男朋友吗?

李银河如实答,没有。于是王小波接着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后来王小波给李银河写过很多漂亮的情书。

比如,愿我们的爱情,像一曲五线谱,永远弹下去。

比如,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了微笑。

有人说,其实每一次恋爱都是一次投票,你投给了那个你认为对的人,不希望他(她)辜负你的信任和期待。

但这种投票没有像美国大选那样,有充分的准备,有固定的任期。

跟吃饭喝水一样,恋爱也是一种刚性需求,所不同的是,恋爱是两个人共同的决定,它或许来得早点,来得晚点,也或许你望穿秋水它也没到,你只是愿意再等等,那个让你心甘情愿投票给他且与你相同心意的人。

而,活在世上,一个人来做一件事情往往做的很好,很快。而两个人以上的事情,就复杂,因为各揣心思。恋爱如此,中国的乒乓球,羽毛球,足球也如此。

当你认真谈过一段感情,最后却分手了,后来你会很难再去喜欢别人,你不想花时间去了解。就好比你写一篇文章快写完了,但老师让你重新写一遍。虽然你记得开头和内容但你也懒得写了,因为一篇文章花光了你所有精力,只差一个结尾,你却要从头来过。因为你再也给不了第二个人这么多。

恋爱:究其根本,是为了找到灵魂的伴侣。

因为肉体的另一半太好找了,灵魂的另一半太不好找了;内心能够强大到抵挡一切的人太少了,人生在世,难免孤独,而能够和你共同面对所有困难,共同生活,从灵魂深处给予你支持的的恐怕也只有自己的另一半了。

这不仅需要三观相近,更需要人生阶段能够匹配,当然,最好还有共同的理想。

很多人究其一生,也未曾有过灵魂的另一半。

其实。

最好的爱情莫过于你们走到一起是此般景象。

他的发丝在阳光下清爽夺目,她的裙摆在微风里轻盈起舞。

你突然有了勇气,走过去说,跟我走吧。

但往往,到了一定的年纪,我们想的更多的是营生,而不是恋爱或者爱情。

作者简介:扬花楚南,男,31岁,一个深邃且有趣的灵魂。

公众号:扬花楚南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