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你只管离开,我自会岁月无恙

作者:苦茶丁

小柯一个人去吃了一顿火锅,红油汤底,备注特辣。

服务员端着锅底上来时小柯还在吸鼻子,两行眼泪挂在脸腮上,很显眼。

服务员担忧地问她,小姑娘,没事吧?

小柯抬起头,眨眨眼又是两滴眼泪落下来,她带着哭腔,我还没有餐具。

服务员飞快将锅底放好,又迅速拿来一副餐具递给她,离开前深深看了她一眼。

小柯无视他人目光,一边掉眼泪一边拆碗碟包装,哗啦啦将点好的菜一股脑丢进锅里,而后站起来伸长筷子在里面搅和。

搅着搅着她就想起梁然来,小柯第一次吃火锅就是梁然带她来的,在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

小柯几乎不吃辣,而梁然却是无辣不欢,所以他们第一次吃火锅,点的是鸳鸯锅。

那时小柯爱极了鸳鸯这个词,就像是爱着坐在对面的梁然一样。她伸长脖子去看两种不同颜色的锅底,红汤鲜艳清汤淡白,咕噜咕噜冒着泡,觉得好看极了。

梁然怕她被溅起的汤汁烫伤,便一手护着她一边哄她坐下来。

小柯咬着筷子头看他,边看边将桌旁点好的菜全部倒进清汤锅里,倒完后还冲着梁然挑眉,满脸得意。

梁然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来在清汤锅里翻来翻去,替小柯夹上满满一碟后才将筷子伸进红汤锅里,一边给自己夹一边叮嘱小柯别烫着。

那时的他们啊,真的太好,好到朋友们都羡慕他们,好到他们自己也坚信,坚信他们不会有分开的那天。

可分别就是来了,让人猝不及防。

梁然说分手那天小柯并不知道,甚至在前一秒里她还在想,想今天要不要和他聊聊毕业后的事。

下一秒,梁然就放下碗筷,使劲搓着手,眼神漂浮不定。

小柯觉得好笑,往嘴里塞一口饭,说,干嘛呢,看着怪怪的。

小柯,我想分手。六个字,掷地有声。

小柯愣了几秒,然后慢慢放下筷子,又使劲将嘴里还未嚼烂的饭菜咽下,这才抬起头来对上梁然的眼睛,说,你……

她是想确认的,因为她不相信。

似乎知道小柯要说什么,梁然打断她率先开口,对不起小柯,我们分手吧。

小柯盯着他的眼睛看,想从那里看出半点犹豫或者迟疑,可是没有。

她别过眼,将嘴唇咬到出血,极力压抑声音里地颤抖,她问,为什么?

像是早就准备好台词,梁然像背古诗一样给了简小柯原因,他说,我妈不同意我留在这里,他让我回去,你也知道我爸妈就我一个孩子。讲到这里梁然顿了顿,而后又继续起来,而且我妈托人在那边给我找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回去就能上班。小柯你知道的,现在想找份好工作太难了,这社会不靠点关系根本走不通的。

喔。淡淡一个字,让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知道,小柯向来看不起那些靠关系的人。

还有呢?小柯继续问,手指抓住桌角,拼命让自己冷静。

他低下头想了想,又马上抬起来,说,我妈还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条件挺好的。声音似乎比刚才小了一点,却干脆利落。

你们见过面了?小柯突然想笑,声音依旧颤抖。

梁然点点头。

见过几次?

三次。

她开始在心里想今天梁然说得话,从那句分手开始,一直想到最后,然后她说,梁然,你再说一遍吧,从头开始。声音颤抖,语气复杂。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是希望听到不一样的答案,还是想让自己更死心一点,她说不明白。

梁然看看她,安静开口,从那句分手开始,从头到尾复述一遍。

听完小柯就笑了,眼泪也终于落下来,从脸颊滚落到桌面上,晶莹剔透。

顾不上擦干眼泪,小柯努力抬抬下巴,想装作满不在乎,她说,那就分手吧,分手!或许是被分手两个字刺激到,最后她直接冲着他吼起来,滚!分手啊!滚啊!

四周有人看热闹,一边议论一边指指点点,梁然觉得脸上挂不住,拿上外套就走了。

梁然离开后小柯再也无所顾忌,趴在桌子上大声哭起来,似乎是除了在他面前以外,她根本不在意所谓的形象。

以前是因为喜欢,所以总记着要将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他,而现如今,她是打心底里觉着,他没资格看到她的脆弱。

脆弱永远只能给值得的人看,因为在其他人眼里,他们看到的可能不是你的脆弱,而是矫情、无理。

小柯哭得很认真,努力将那些泛滥的眼泪排出体外,可心底那股疼痛感却是丝毫不减。

哭了一会儿后她站起来,用袖子擦擦眼泪,拿上东西转身离开。

她没去其它地方,而是去到他们第一次吃火锅的那家店,点了一份红汤火锅,备注特辣。

其实她还是不会吃辣。

她想起第一次和梁然吃火锅,在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那次点了鸳鸯锅。

她在心里算,不过一年多时间,吃火锅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了。

简小柯伸长筷子在里面使劲搅,看着里面大片大片的红辣椒翻滚,她伸手抹抹眼泪,夹起一个红辣椒送进嘴里咬一口,瞬间吐出来。

可真辣啊!她在心里想,眼泪也流得更加汹涌。

她从一旁的餐巾纸盒里扯出几张纸,胡乱擦干净鼻涕和眼泪,开始吃起来,也不管熟没熟,一股脑儿夹进碗里,埋头大吃。

吃到后来,嘴唇红肿,嘴巴几乎失去了知觉,喉咙和胃里都是火辣辣地疼,以至于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脸上汹涌的眼泪究竟是被辣的还是因为难过。

有服务员给她倒水过来,她一口也没喝。

直到将锅里捞得干干净净了她才停下来,一停下,胃里那股火辣辣地疼痛感便更加明显。

小柯咬咬嘴唇,强忍下胃里的不适,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想,痛吧,痛吧,痛够了就能忘记心痛的感觉,痛够了就会长记性,就再也不会想吃辣了。不吃辣就不会长痘,就能很漂亮;不吃辣就不会流泪,就能很开心。

当晚小柯被送进医院,急性胃炎。室友陪在一旁,看她难受的样子也跟着掉眼泪,小柯就笑,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你哭什么啊,你又不疼。

你都是自找的!室友瞪她,又气又心疼。

小柯还是笑,哪怕疼得冷汗直冒嘴角也依旧挂着笑,她说,痛吧,胃痛够了,心就不会痛了。

梁然过来医院看她是在第二天,提着一袋子红苹果,站在病房门口望着她,不进也不退。

小柯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心里还是作痛,难受得让她想破口大骂。

是梁然先开口,走近病床将苹果放在柜子上,轻轻开口,你还好吗?

小柯挤出一丝笑容,脸色苍白,低低头看着白色床单,说,胃难受,心也难受。

梁然有些局促,眼神四处张望,说,你少吃辣椒。

胃难受是因为辣椒,而心难受是因为看见你,所以拜托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我看着心里咯得难受,难受到想呕吐。小柯说得很慢很认真,让梁然难以分辨其中的褒贬。

梁然搓搓手,说,那你好好休息。

说完就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着小柯,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说到,以后……告诉下你室友,以后别来找我了。

梁然关门声音很大,碰的一声,吓得小柯眼泪跌出眼眶。她扭头看那袋红苹果,然后将脑袋缩进被子里,放任眼泪掉落。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最后一次了,为你掉眼泪,以后就各自无情吧。

她抬手摸自己的胃,又摸自己的心脏,发现即便是胃疼,心也还是会疼,疼得难以呼吸。

室友回来时小柯还将头埋在被子里,她看看那袋苹果,又看看轻轻抖动得被子,无奈摇摇头。她走过去坐在床边,想伸出手拍拍小柯,可手还没接触到被子就听见小柯翁着声音说,把苹果扔了吧,把它扔了。

室友不问原因,只应了一声好,便提着袋子走出门去。

小柯听着室友远去的脚步声,在脑海里想着梁然的面孔,想他们走过地美好,想他们这场仓促慌乱的分手,她不知道,是因为注定还是无缘。

想到最后,她用力闭上眼挤出最后两滴眼泪,轻轻对自己说,愿以后,再也不见;愿此生,永不想念。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一寸一寸铺在地面上,看不出斑驳。

小柯坐起来半靠在枕头上,透过窗户看那一角天空,不再想流泪。

她想,窗外天空那么湛蓝,扬起头面向它脸上一定有光芒。

她相信,那些错过的人,那些抱有遗憾的事,那些爱而不得,那些无可挽回,以及那些曾经拼命珍惜最后却轻易放弃的,最后都是不重要

所以,无论谁离开,她都能岁月无恙。

文章来自简书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