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往昔:旧城窄巷

作者:阿毛的空瓶子

老屋承接了雨落灶烟
剥落熏蒸,人间烟火
日日复复渐而浓馥
为何不愿再多言几句,多年之前
曾中意过的刚刚新的青瓦粉墙
那不由地笑起的青涩喜悦
当年人,曾几何时
磨平街石 撞痛门楣
现在旧了多少 褪了多少
或许真的 已经不愿在意
时间久了会想家,油锅的烧香
斟一点老酒
以后的来人 以前的事,来去随风
狭小天地 广阔人间 他们相约好了似的
也都闭口不言结语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