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若兰十韵》

作者:萧楚天

标格早梅知。

——纳兰容若

尘封的尘埃在八音盒里
满不在乎阳光是否已灭绝
疏朗的风无秘密可言,他开窗
帘卷一片青叶
素色的目光不远不近
带着空花篮的自行车
飘过三百年的石桥

一条路走到分岔口
片刻的红灯是一生的尽头
伤到脚印了
心里也会抽搐一下
画廊的尽头也是分岔口
不像上辈子,这次你停下来
成了一幅自画像

明亮的窗子开一条缝
日到正中隔壁饭香传来
客居的乐处大概在此
程量他乡下厨不想放太多油盐
还好母亲不会赴宴
几时听对楼人家铁锅翻动
许是蝉声刚好也停下来

沾染了几缕黄昏
衣角像要烧起来
况是个放晴的时分呢
是的,你没有看到
新鲜的伤口
寒气顿起
雨又把它浇灭

冷冷的书脊
香蠹葬花久矣
萦梁的曲子瘦成卯榫
遍野促织声戏
红楼风铃生锈后
桥下青鱼更青。趁好天气
梦爬进爬山虎的爪子里

急急忙忙忽然就忘了
雪是怎样融化的
乍一探首
翻飞是素净的光尘
香气盈袖者离开
阁上又是谁
絮絮叨叨向晚

轻重最难担当的,无非
风来时打落的香灰
吹只越吹越有口无心
到夜里也衡量不了深浅
胆瓶里那么空的烦恼
瓶口又那么小
梅花只数朵就好

被听到的钟声被行人稀释
酒杯的马赛克如教堂漆花玻璃
莫道不是神的子民
惊起的斜光刚来了刚刚又走
春日暮时难得的明丽
睡一小会儿就要显老
重重树影时间如畏罪潜逃的猫

萧萧的不是雨声,就好像
萧萧的也不是路灯
黄色的月季没入黑暗
叶子一天最后一次新绿
闭上门也锁不住万物
疏疏地思凡
窗外人间并不比流苏更长

沉默沉沦如重复的背景音乐
思想生来如河面上的水烟
往下再走的路太过直白
事今天如事明天
立起墓碑是为了立起一座墓园
残而正大的废墟无处遮阴
阳光下唯阳光值得纪念

节选自《青鸟》诗集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