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我死的那年,刚好十岁

作者:张耳丹

情感中印象最深的故事,是十岁那年在河涧里掏泥鳅的欢欣,我穿着一身破旧的麻木衣,拖着妈妈编制的松布鞋,个头刚好够得上河岸上那根青葱的狗尾巴草。

河里的水很急,我跌落到水里的那一秒,刚好才抓到第一条。

泥鳅顺水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而我彻底的在自己的生活里消失了。

十岁,刚好明事。

流年在我的身上挑逗时间的底限,它想略胜一筹,却总被揍的体无完肤,它想再战一场,却总是不被给予恰当的机会。

最后流年败了,六年一闪而过,时间走了,就此不再回头。

我醒来再见世界的那一刻,十六岁,凑巧变声。

我在异界待了很久,久到身体发肤再不属于父母也不曾效忠自身,浑浑噩噩的流年中,我不被允许睁眼,不被允许说话,不被允许感觉,只被允许呼吸。

那条六年前随手滑走的泥鳅今时不知被吞进了谁的肚里,它过得如何我也不知,但我想它一定不知道我为它沉睡许久的秘密,不然那天的水可能会因为它的先知而携泪变得更急一些。

而如果那样,我不会只死六年,有可能就是一生。

苏醒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朦胧的睡眼里父母疲惫不堪的身影代替了以前的年轻气盛,,隔台中间的碗换了,手机开始没有了键盘,我的脚也蹬的到床边的那根铁柱,冷冷的,冰冰的,暖暖的,有温度。

我重新学着走路,重新学着说话,重新学着思考,也重新学着适应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体。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竭尽全力终于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一岁,多么好的年纪,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若无其事的被困在病床上,拖着一个十六岁的身体,好像很美好,似乎很温馨。

电视中播放着好高中校园发生的故事,两人彼此相爱,终不得以度完余生,两人本不想合,却也突然爱的深沉,两人……………

什么是爱?你不懂,我也不懂,我只知道饿了会哭,饱了会笑,在那个可能已经叛逆的要谈恋爱的年纪里,那条被别人下咽可能已经排出体外的泥鳅,锁住了我的青春。

没人能打得开那把锁,就连时间也跟我一样有用尽了所有力气。

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用仅存的生理意识辨别着这个世界上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切。

我看到每天以泪洗面的父母被高额的医药费折磨的泪流满面,我看到我最亲的舅舅因为一千块跟我妈妈吵的不可开交,我看到医生灿烂笑容和无奈表情交织的纠结………

那一天,隔床的那个不用键盘手机的小姑娘被抬进了一个冰冷的房间里,她走的时候我十九岁,刚学会叫妈妈。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人死了会不会遗憾什么?某个意识突然成长的瞬间我也开始学着用真实的年龄来思考这个我可能不需要在三岁思考的问题,但我的一生好像就是这么闹腾,我有点想知道答案了。

天花板说他活着是为了让我不孤单,陪着我刚好可以衬托他白色如雪的灿烂,病床说他活着是为了提供一个围栏,保护像我这样的人不受现实的摧残,被褥说他活着是为了照顾我的不安在需要的时候给我合适的温暖,让我尽可能的度过可能的每一天………

爸爸、妈妈说他们的所有都是为了我能平安………

我呢?那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我想也许三岁的我不懂十九岁现在的这般难看,不过死的时候我一定不会遗憾,因为我不想再折磨所有亲人的时间和流年。

不知不觉,又到了冬天,是的,我最喜欢的这个时间,有年的喜庆,有回家的温暖,没有医院,没有所有在世界上真实存在的伪善。

我喜欢被爸爸抬到电视面前看我最喜欢的动画片,我喜欢吃年夜饭,我也喜欢鞭炮的声音和拜年时并不真实的那种亲切感。

但……

但是熬了这么久,将近十年的时间,我太累了,流年累了,时间倦了,我也觉得这些年足够了。

有些人还未出生就被抹杀了,有些人活的好好的突然就从世界上消失了,有些人二十岁就死了,只不过跟我一样被时间和流年玩了很久很久而已。

那一晚我拖着不听使唤的身体从楼上一跃而下,烟花衬托的夜空中很冷很安详,很美很绚丽,很好很真实………

这一次我真的死了,在我足足又等了十年之后,我解脱了,跟那条泥鳅一样。

我看着蹦出轮椅的自己,看着血泊中那一双黑色的松布鞋,我又看了看那个死去时嘴角一抹微笑的脸……

我在那个冰冷刺骨的夜里走了,伴随着父母歇斯底里的哭泣,伴随着自己终于解脱的不甘,也伴随着自己彻然顿悟的觉醒。

灵魂离身的那一刻,我好想又记起了十年前的那段情感故事还有那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童真版却又恶狠狠的眼神。

那一年,我十岁,我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小伙伴,我被他推到了那条河里,我开心的逮到了第一条泥鳅,我被大水冲到了病床上,一锁就是一生。

我谢谢他给我的这些,让我不至于被现实变成另一个不是自己的自己,但我也怨恨他的无知,让我本该完整的世界只有天花板和病床。

不过,一切好像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毕竟,今晚我就可以报仇了。

我的眼睛突然变得血红,我突然笑了一下,循着他的方向走去了,浅意识告诉我,今晚,我有活干了,我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血斧,我飞了………

那一晚,我二十岁,死后的第十个年头,我浑身是血,,跟当年掏泥鳅时一样,一样欢欣。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