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天真,是一种罪…

作者:莫小邪

1

我望着办公桌上,一摞厚厚的文件发呆。想着冰箱里的红烧茄子放了几天了,对门吴奶奶的老花眼镜是不是又落在阳台上忘了拿走,回头找不到又要赖左邻右舍猫猫狗狗叼了去。

左手边的小李正全神贯注的做着数据分析,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起落。我侧过身,隐约听见从他的迷你耳机里,发生的“啊咿”之音,小李的脸上随即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猥琐。

右手边的小唐埋头编辑文案,眼底的余光却不时瞟向手机屏幕底部不断闪烁的呼吸灯,身上隐约散发出一丝躁动的气息,同城约爱?我曾经无意间看到她的手机里装了这样一款软件。

我漫不经心的扫了一遍手边的文件,然后,打开wps表格,整理产品数据。编辑完成之后,看了几秒钟,又在几个无关紧要的数据后面多加了一个“0”,然后,打印出来,送到部门经理办公室。

2

经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像大多数中年男人一样,身体发福,面部表情僵硬,目光混浊,接过我递上去的文件,随手翻开了几页,点了点头,说:“可以了。”

我转身,尚未迈出办公室门口,经理就喊住我:“小林,等一下,你看看,这怎么多了一个“0”?”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疏忽大意了…”我连连点头赔笑。“领导真是明察秋毫阿。”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阿,对待工作就是不够认真。”经理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下次一定要注意,工作可不能马虎阿,拿回去重新做吧。”

3

“又挨训了?”小李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

“别理他,那老家伙就是事多。”小唐也凑过来,压低声音安慰道,“没事没事,慢慢来。”

我坐在办公桌前继续发呆,想着洞穴奇案中,吃人的人和被吃掉的人,究竟谁更该死?还有,丽儿的前男友上周跟别人结婚了,丽儿居然没有打电话来找我哭诉,是突然释怀了,还是寻死觅活去了?又或者找到了新的倾诉对象?

下班之前,我把之前保存好的数据,删除了几个多余的“0”,重新递交给经理,顺利通过。

4

我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在一家高端产品开发企业做销售,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我特别激动,热情高涨,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查阅各种相关数据、认真细致的做市场调差、分析用户心理,还提出各个部门工作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并给出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我把整个公司的事全都当成自己的事情,领导曾经跟我们说,大家要齐心协力把公司做大做强。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我洋洋洒洒的做完七千多字的工作汇报之后,整个会议室一片肃静。总经理沉默良久,深沉的说了一句;散会。

第二天,我就被解聘了,解聘书是由总经理亲自签发的。

我背着行李,离开公司时,隐约听到背后有人低声议论:

“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百二十斤零六两,我出门前刚称过体重。

5

第二家公司的科长,很欣赏我的能力,平时对我也比较照顾。我觉得我不能辜负他对我的期望,所以,工作也很卖力,把整个科室的事,都当作自己的事去做。科室里的同事工作上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帮忙解决,科室内部的工作调度,人员分配之类的事情,我也参与指导。

有一天,科长突然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小林阿,我对你不薄,你可不要不识抬举阿。”

我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我想,我还是离开的好。

6

到了第三家公司,我学会了安分守已,只做自己份内的事,领导安排什么工作,我就认真的做好什么。其他的事都不过问。

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同部门的一个姑娘,哭着从经理室跑出去,愤愤不平的喊:

“小林,什么都比我们做得好,以后什么事都让他做好了,我不干了!”

经过我身旁时,恶狠狠的“哼”了一声。

同事也纷纷向我投来憎恨的目光。

我才发现,我在这里一个朋友也没有,同事之间大小聚会,一次都没邀请我参加过。

本来我是不在意这些的,他们隔三差五给我制造一点小麻烦,我也都能轻松应付。不过,

我还是走了吧。

7

最后,我来到这家公司,这儿没有人看我不顺眼,这儿,我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融洽。

有时候,人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满意的事,为了让所有人都满意。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