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莉莉安(下)

作者:疯狂的黑色幽默

下 篇

“你今天感觉好些了么?”还是那件蓝白条纹的衬衫,让人恍惚之间觉得时间没有流逝。

“我没事。”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冷漠或许是最明显的特征了。

“抱歉咖啡杯弄脏了。”我将咖啡杯摆在她面前。

“谢谢。”她伸出右手将咖啡杯端在嘴边,上嘴唇蘸了一下便放下了杯子。

“虽说你自称你的另一个人格李文逸离开了,但是我们还要对你进行一些长期的观察,所以我们还不能让你离开,也请你理解。”我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向他说这些话。

“我不认识李文逸。”她脸上的平静地可怕。

“什么叫做,你不认识这个人?”我被她说懵了。

“字面意思。”

“可是,”

“没有可是,你会发现我是一个正常人,然后你会让我出院。”她突然抬头直视着我,我仿佛是摔进了她眼里的冰窖,让人止不住地颤抖。那四处飘荡的意识肆无忌惮在身体里四处奔流,渐渐地将什么东西串了起来。我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起身走到她身边,弯腰凑到她耳边。

“你好,伊娜。”

我清楚感觉到了她打了一个哆嗦,紧紧抿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你真的是伊娜,看来我猜对了。”我半倚在桌子边,盯着她的双眼。

“从进来到现在你一共说了几个字?莉莉安可不是这样一个人吧,她滔滔不绝起来,可是几头牛都拉不住。你这个样子,倒像是,她口中那个话不多的伊娜。”我向前探身,凑近她的面孔,“而且,据我所知,莉莉安的所有朋友中没有一个叫伊娜的。”

“就凭这个你就断定我是伊娜么?”她慌了,言语之中透漏着慌乱。

“莉莉安很喜欢喝咖啡,但是你湿了一下嘴皮就放下了。最重要的是,莉莉安是个左撇子。”我绕回桌子后,坐下正了正身子。

“所以,你是她第三个人格吧。莉莉安害怕作决定,一遇到大事就会慌乱。而在这个时候,你就会出来代替她做决定,对么?”

“我是伊娜,那又如何?”伊娜的脸又变得异常镇静。

“她想要去找李文逸,所以,你把她‘杀’了是么?”我顿了顿,“又或者说,“她让你‘杀’了她,对么?”

伊娜沉默,没有说话。

“莉莉安知道,她对李文逸相思成疾,这样医院是永远不会放她出来的,不出来就没办法去找他。而你不同啊,你理智,冷静,对李文逸无感,不正是可以被当做康复出院的观察对象么?于是你们达成了协议,你把她‘杀掉’,然后你出院后帮她去寻找李文逸。我说的对么?”一抹胜利者的微笑洋溢在脸上。

伊娜突然动了,她缓缓走到桌子边,上半身趴在桌子上,伸着脖子看着我。

“你说的都对,李文逸走了,莉莉安死了。这幅躯壳中只有我了,所以我可以离开这里了么?”伊娜歪着脖子仔细端详着我,仿佛在欣赏一个小丑的独自演出。

我双手猛得拍向桌子,腾地站了起来,大声呵斥,“你不能出院!你会去那片海上找那个人,台风,暴雨,闪电,沉船!你会死啊知道不知道?”我颤抖着身体,肆意挥舞双手,像一场盛大的舞台剧表演。

伊娜漫不经心地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可是,我不是已经死了么?”伊娜戏谑地看着我。

洪水般的愤怒懊悔席卷了我,我抓起整张桌子掀了出去,“你不能出去!!听见了没有!说什么你也不能出去!为什么我说的你不听呢!”我歇斯底里地喊着,仿佛将肺里的空气都掏空了。

从外面突然闯进来许多人,他们手中抓着紧束衣,脸上都是严肃的表情。伊娜的身影逐渐扭曲变形,像是被吸进了黑洞里,在一片混沌中化为了乌有。我的灵魂仿佛飘散在我的身体外面,在房间的角落之中游荡,隐隐约约听到那些吵闹的人群发出嘶哑的声音。

“我经常看到他左手喝咖啡,右手喝茶,真是奇怪哩。”

“唉,之前挺好的一个医生,怎么就人格分裂了呢?”

“真可惜啊,听说他之前一个病人啊,出院之后在海上遇难了,他听说之后整个人都疯了。”

“韩卫东,韩卫东!能听见我说话么?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在离这很远的地方

有一片海滩

孤独的人他就在海上

撑着船帆

如果你看到他回到海岸

就请你告诉他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莉莉安

摘自《莉莉安》 宋冬野

作品来自简书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