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一个男人坐在孤独的天桥口

作者:李榆

灯暗下来
应该是这世间所有的安睡
都需要光适度地,回避
我从热腾腾的米线馆出来
秋,形销骨立
一个男人孤独地,坐在孤独的天桥口
坐进他自己的全世界
手机屏幕亮着光
这光,是另一种湖
是贝加尔,是瓦尔登,是费瓦,是喀纳斯
鱼尾,长过一千年,成魔成妖
法力无边
在这张布满翅膀的脸上
修行尽毁
这是人间,他写到:
我带糖炒栗子给你
我的目光扫过他的指尖
而我的右脚
正踏上第三十九级台阶
此刻,谁的幸福沉重
必得立足大地
才能捧得安稳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