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我知道药不能多吃,我只是想快点好起来

作者:思绪云骞

01.

“思思,你是研究生,懂的多,我发现了个稀罕宝贝,等会我拿给你看看啊,你瞧瞧值不值钱。”吴爷爷神神叨叨地对我说,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

“别理他,成天做着发财的美梦。”吴大婶在一边不屑地说。

这倒也不怪吴大婶说话难听,实在是吴爷爷太过唠叨,而且总认为自己该是发财命,只要有人在他旁边,你甚至不用接话,他可以一个人说个不停,大有把唾液说干的架势。

而且,他总要缅怀过去,觉得这个世界耽误了他,让他没有成就伟大的事业,按他的说法,他应该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或者,至少该是个富豪。

他最爱说的是他年轻时在县城当会计的一段经历,“那时候的老伙伴现在都是大官了,可惜了,本来我也可以的,唉。”

这段话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据说,他男女关系不好,被撤了职,然后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了,一辈子就这样,再没掀起什么风浪,可是又不甘心,只能每天捧着酒杯悼念过去。

快三十岁的时候,吴爷爷才娶了不到二十的吴奶奶,那时候他还没有被撤职,想来在我们这小地方也是不得了的,所以才能娶到正当妙龄的吴奶奶。

“挑来选去的,竟然就挑中了这么个冤孽,这一辈子就没享过福。”在等着收拾吴爷爷碗筷的空当中,吴奶奶总是感叹不已。

等吴爷爷的碗着实是件考验人耐心的事,所有人都吃好了,他还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畅谈国家大事,偏吴奶奶脾气也躁,每每被气得暴跳如雷。

没等吴爷爷把宝贝给我看看,就听到了吴奶奶的哭声,原来她看到吴爷爷把她珍藏的银元拿出来,然后又听旁人说以后几个儿子要为了这么件宝贝相杀,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一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哦,我哪里有什么宝贝,他天天这样宣扬,到时候儿子们都怀疑我偷偷给了哪个,弄得兄弟相残可怎么得了哦,天啊,我干脆死了算了……”

听着吴奶奶的哀叫声,我竟不知怎么安慰才好。

只要被吴爷爷气着了,吴奶奶就说恨不得喝农药死了算了,说得多了,那几句安慰话都像场面话了。

可是,吴奶奶确实是苦的,她这一辈子都是在惊慌和苦涩中度过。

02.

听说,吴奶奶是地主家的女儿,如果早些时候,她就相当于有钱人家的小姐了,该是个知文识字、优雅得体的姑娘。

却生不逢时,还没等她享受富贵,打地主的浪潮就席卷全国,地主家别说富贵了,全都夹起尾巴做人,就是真有几个钱也不敢花,幸而不是大地主,还没被抄了家。

可是如此一来,她就比普通农民还不如了,怕别人说,父母也不敢让她上学,好好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活生生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

她从来没有享过地主女儿这个名分的富贵。

后来嫁了人,父母把家里所有的的家当都给她陪嫁,生怕有一天被抄了家。

按理说,也该过一段好日子了。

可是她不敢,一分钱不敢花,过着苦哈哈的日子,年纪轻轻就累弯了腰。

后来,所谓的地主终于不再胆战心惊,人们开始向往致富,她却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偷偷把几乎所有的钱还给了小弟,自己还是过着穷人的生活。

不想有一天被吴爷爷知道了,他觉得她夺走了他发财的美梦,时不时就要唠叨一回。

“我从小就没有过过苦日子,以前多穷啊,我爹娘还是给我杀鸡吃,现在倒不如了。”他指桑骂槐地说着,让吴奶奶不得安宁。

吴爷爷是个从不自省的人,工作丢了不会怪自己,没有钱不会怪自己,还贪色,每天还叨叨吴奶奶做的饭菜不如别人家的好,她不如别人家的女人能干,吴奶奶能忍受他这一辈子,也是不易。

可是为了几个孩子,她也只能忍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当然,她也不是默默忍受,往往要骂个鸡飞狗跳才作罢。

03.

嫁给这么个不知冷知热,而且干活拖沓,成天只爱说闲话的男人,吴奶奶除了骂几句也无可奈何。

幸而孩子弥补了她内心的失望。

大儿子在县城最好的中学念书,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想来,等儿子考上大学,以后出来分个好工作,她就要享福了。

高考前,儿子回家,神色恹恹,状态不是很好。

“大彬,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吴奶奶很着急,后天就要高考了。

大彬撑着额头,皱着眉毛,“妈,没事,就是头疼,估计有点感冒,没关系的。”

大彬觉得无甚大碍,毕竟只是有点头痛罢了,穷人家孩子哪有那么多讲究。

考试那天,大彬按时进了考场,咬牙考了两场,终是不行,高烧昏迷了过去。

原来他不是感冒了,而是得了脑膜炎。所幸送到医院不是太晚,性命无碍,却再也不能进行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了,也就是说,不仅这次考不上,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了。

从医院出来后,大彬抱着脑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痛不欲生。大好前途就这样没了,任谁也受不了。

“我以为没事的,我以为只是感冒而已,如果我及时去医院,是不是能再补习一年,是不是还是能考上大学。”他痛苦地想着,越想心里越难受,几乎要活不下去了。

吴奶奶心里很悲痛,却不能责怪儿子,他已经尽力了,要怪只能怪自己,为了省钱,没有及时带他去医院。

“儿啊,没事的,那么多人没有考上大学,有的人连初中高中都没上过,人家不也好好的,你看妈,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还不是把你们兄弟几个养大了,你读了高中,已经很好了。”她微笑着说,轻描淡写,仿佛这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她的心却是痛的,仿佛刀割一样,大彬的学习成绩多好啊,所有人都说他可以考上大学,以后会有个好前途,如今却不能再读了,美好的未来仿佛就在眼前,却如镜花水月。

多少次,在黑夜里,她对着漆黑的苍天,痛哭出声,为儿子的不幸,也为自己的不幸。

04.

吴奶奶并不敢期盼二彬像大彬一样出色,只希望他别惹事就好了。

二彬学习不好,她还是从牙缝里省出钱供他上学,上学至少还有希望,不上学就是个流氓了。

二彬却并不能体会当妈的苦心,几次三番未能考上大学。

最后,他干脆不去上学了,揣着母亲给的学费和生活费,在外面花天酒地,还把一个女孩肚子搞大了,惹得人家家里找上门来。

女孩家长找来的时候,吴奶奶才知道,她以为在学校念书的儿子并没有上学,连报名都没有去,甚至还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这是继承了他爸啊,这么小就乱来,以后可怎么办啊。”她的眼泪是苦的,苦到了心里。

可是等不了她想将来了,摆在她面前的难题正等着她解决呢。

“既然有了孩子,我们也不能不负责,我准备准备请媒人上门提亲,你看这样好吗?”思考再三,吴奶奶说,虽然她瞧不上这么个不知检点的女孩子,可是总归是自家儿子惹出来的祸。

不成想,她愿意,人家却不愿意,那家大人瞧不上她儿子,只是要赔钱。

掏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人家也并不满意,最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既然没读成书,二彬也就像大彬一样出去打工了。

打工没多久,他又搞出了事情,竟然闹到派出所去了。

对于小老百姓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是要命的大事,吴奶奶惨白着脸,抖抖索索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吴奶奶惊慌失措,只觉得天都要塌了,怎么就和官家扯上了关系。

幸而吴爷爷还算认识几个人,又砸锅卖铁地凑了钱,二彬才没有进牢房。

05.

后来,儿子们都娶了媳妇,虽算不上富贵,也还过得去。特别是二儿子,心思活络,开了个小厂,竟混得风生水起。

想来,吴奶奶这辈子的苦难终于挨到了头,她年纪也大了,也该享福了。

可是吴奶奶并不满足于带带孙子做做饭的悠闲生活,她还是固执地干活,菜地里的菜不会比别人家少一样,时令蔬菜不仅供自己吃,还能给亲戚们送点。

辣椒丰收的季节,每到赶集的前一天,她就和吴爷爷一起去菜地里摘辣椒,满满两箩筐的辣椒挑到集市上,能卖个干净,总能添些买肉钱。

再后来,孙子们都大了,最大的孙媳妇都怀孕了,吴奶奶洗了几件旧抱被,等着抱重孙。

可是,命运仿佛觉得这样放过她太简单了。

重孙子还没有满月,吴奶奶不能动了,她的身子僵在床上,连上厕所都费劲。

一开始只是叫了个乡村医生看,打了几天针并不见好转,反而连眼前都开始模糊。

大媳妇忙不开,又要照顾大孙子又要照顾月子婆,还要伺候婆婆,最后大儿子从外面赶回来,带他妈去县医院治疗。

吴奶奶是中风了。

她有高血压却不自知,平时吃得不好也没啥毛病。孙媳妇生了孩子吃的都是补的,她吃不完,媳妇就留给吴奶奶吃,好心办坏事,吃得过补一下子就出了问题。

出了院,吴奶奶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生龙活虎了,她驼着背,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她真的老了。

06.

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可是吴奶奶每天还要吃药。

开始的时候,大媳妇会给她分好,看着她吃下去,一天天的,吴奶奶的气色好了起来。

她的心里涌起了希望,也许药吃完了,她就能像以前一样了,自己能照顾自己,甚至,还能干点活,帮忙带带重孙子。

过了些日子,她自己知道怎么吃了,大媳妇放了心,让她自己按时按量吃药。

可是,过了几天,吴奶奶的脸色却开始变差了,脸都浮肿了。

“我是不是要死了?”吴奶奶逢人就问,忐忑不安,前些天好起来的喜悦早就消散了。

大媳妇觉得奇怪,是不是婆婆没有按时吃药?她特意去看吴奶奶的药,却发现药都快没了。

“妈,你的药怎么就剩这么点了?”

“都被我吃了,我想着,吃完药我就好了,我想好快点。”

原来,吴奶奶每次都吃了双倍的药,可是药怎么能乱吃呢,幸亏大媳妇发现的及时,不然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药是不能乱吃的,吃多了会死人的。”大媳妇生气地骂道。

“我知道药不能多吃,可是我不知道会这么严重,我以为吃完药我就好了。”吴奶奶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着。

她没有文化,她不识字,她也知道药吃多了不好,却忍不住,她只是想快点好起来。

好起来,她才可以干活,才可以带重孙子,才可以不成为一个累赘……

(4)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