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作者:胭良

你在我眼前升起明月,
将我通体照成血红。
一昧帐暖,
我与你高堂对坐。

脱下人间的薄,
在红纱帐里枯坐成苒苒的霜,
等待你离我而去,
我附身一泣,粉身碎骨。

发上,还未融化的雪,
你乘水绿光阴逆帆而来。
戕殁浓稠的故事,
一把口无遮拦的阳光,读我。
将伤口照出果实的模样,
灯盏破裂,晚霞练白。

薄雾炸响。
我不再练习说话,
仿佛又一次改邪归正,
仿佛又一次自投罗网。

作品来自简书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