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作者:芝麻谷谷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在龙床上午休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皇帝被梦中的事情惊出了一身冷汗,睁开眼睛便起了杀心。

他不怕杀人,他的天下是在血海尸山中打下来的,他的指甲缝中、头发根下、汗毛孔里存下的敌人鲜血是洗不净了。

血雨腥风对他而言,不过是他按功行赏的背景,是他指点江山的衬托。

但那紫衣道人在梦中对他说的话,却让他有了一丝恐惧和惶恐不安。

在这种惴惴不安情绪的影响下,他始终感觉心里七上八下,醒时、睡时、行时、坐时,无时不有一个念头盘踞在心里,无时不在揣测、怀疑的恐惧之下,寝食难安、坐卧不宁,无法用心对这纷繁复杂的国事进行关注。

他必须要杀掉九十九个人,来确保他的江山社稷。

皇帝清楚记着梦中的情形,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事关他的生死和荣华,他能忘记?!他觉得他现在是最宝贵的时刻,江山打下来了,该我坐了,该我享受了,所有的美好都呈现我的眼前,成为我的盘中餐的时候,你们想分一杯羹?!

不!不是!他们不是想分一杯羹!而是要把锅抢走!把座强占了!让他一无所有,甚至丢掉性命。

皇帝似乎看到了面前张牙舞爪的敌人。他双手暗暗地攥紧了龙袍上的腰带,双瞳中慢慢地浮出血丝。

在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之后,皇帝向后靠了靠,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再次回忆梦中那让他心神不宁地情形。

本来是很高兴的一件事。他站在江边,微风吹拂,心神清爽,风景美好,他的心情也很好。

他不时抬眼看看远处高耸云端的山,低头撇一眼不断流动的江水,看着它们逐渐改变了颜色。

青山变成了红山,江水的颜色变成了红色,残阳如血照耀天地,红色笼罩了一切。

皇帝在一顿一愣之后,豁然开朗,不禁哈哈大笑,上天啊,是在告知我吗?我姓朱,朱是红色,看!快看!一切都红了,这是我的江山!这是我的天下!

皇帝环顾左右,一片寂静,此刻无人分享他的快乐。

正在遗憾之际,身后传来了歌声,悠扬婉转,由远及近,愈来愈清楚。

皇帝回首望去,见一紫衣道人飘然而至,面目清朗,仙风道骨,毫无俗世之态。

“尊家,是否在看自己的江山?”紫衣道人面露一笑,在皇帝面前佛尘一甩,从容问道。

“仙家是啊,我在看这江山。江山如画,正想与人共赏奇景,您来的正好。”

朱元璋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阅人无数,知道对此人不可造次,于是恭敬地回答。

“尊家既知江山如画,可知画的颜色可不是一种,这幅画,目前只有红色,待山人给你点缀一二!”

紫衣道人说罢举手指点江山,只见拂尘所点之处,瞬间色彩斑斓,渐闻鸡鸣犬吠之声,可见鸟飞鱼跃,日月转换、四季更迭,江河改道,山岳潜形,刹那间换了人间景色。

朱元璋大惊之下看着紫衣道人,紫衣道人扬眉一笑,道:“尊家,还有九十九位与你同姓之人天降大任,与你共享江山,忘你好自为之!”拂尘一扬,便不见了踪影。

紫衣道人消失之时,也是朱皇帝惊醒之时。

杀心顿起的朱元璋,深思良久,急招内侍近前,一番密语,内侍脸现杀气,跪拜退出。

皇帝眉毛一拧,已无睡意,神情黯淡。

我的江山怎能与他人共享,即便是同名同姓那又如何,即使亲兄弟也不能有此不臣之念。

既然已知天机,怎能置之不理,我的床边不容他人酣睡!

皇帝密令,又事关江山社稷。此事大如天。手下人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不过三五日,便搜出一位同名同姓之人,按皇帝密令即刻斩之,余下的九十八人,仍然暗地查找,见到及杀,不用禀报。

晚上睡梦之中,皇帝忽见紫衣道人,在半空中满脸怒容斥责他道:“尔等不遵天命,擅改俗尘之事,你乱我事,我断你传承!”

朱元璋心中暗愧,但仍然解释:“皇帝只可一人来做,怎能与他人共享,望仙家息怒!”

紫衣道人怒喝:“你是人类的皇帝,其余同名同姓之人,各自统领兽、禽、花、草、厨、戏、武等世俗百行。尔等各自为帝,各保所管行业千秋不败,与你并不相干,无人抢你的皇帝,你也不得占他之领地。如今你乱天机,斩杀行业领袖,使此行无人统领,必为后世添乱,必惩你不殆!”

朱元璋又惊醒,冷汗又出,马上传旨停止斩杀同名同姓之人。

这才方悟紫衣道人为何说颜色单调之意,后悔不已,怎奈错事已做,悔之晚矣。

后来,果然其弟篡位,乱其传承,因果报应,屡见不爽。

但那被杀戮一人,其统领之事自此一蹶不振,哪行?曰:蹴鞠!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