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我的战争》:子夜过了,天就要亮了

作者:愛麗卡

昨晚,我看完了学校组织观看的《我的战争》。现在,影片上“537”高地的子夜与黎明之幕依旧历历在目。我心中总有一种触动,引用雪莱的《西风颂》:“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也许睡得太早,我很早已经褪去倦意。凌晨五点醒来,凝望着蚊帐外的对楼、隐约间的皓月、朦胧的云雾。脑子不禁想起了看片的前夕。我知道要看这部片子是在周二刚考完数学之后的晚上,那个时候的几个同学一脸不耐烦,说这是部只有4.9分的烂片。

其实,在这个充斥着商业片和喜剧片来满足人们低俗的趣味的时代里,年代片和文艺片就是最满足不了大家内心的。就像汤姆·希德勒斯顿的《摩天大楼》,好好的一部反乌托邦的文艺片,却偏偏没人懂得欣赏。人们总以评分标准来判定一部电影的好坏。难道没人知道这是种主观的事物吗?我以前还是会随大流的,原因我总有密密麻麻的安排来充实自己的生活。

反而,这次我一改往常反对观看的态度,还拿着自己最近才买的写字板去记录自己的所见所感。我虽然很少看中国文学作品,但是知道这部电影改编自巴金先生的《团圆》——以前在初中时代,我曾去图书馆借阅过。此时,我对这部以抗美援朝为题材的电影,有点期待。

在中国,看电影本身就是件消遣的娱乐事。不过,很少人有看电影的习惯。我自认不是一个只懂得玩乐的人,平时没少去看外国的文艺片子,但是面对着男主孙北川(刘烨饰)和女主孟三夏(王珞丹饰)见面的第一次对喊,竟然觉得这部电影开头看似有点好笑,可让我对这场征战的未来充满一种希望。一句“你娃刷坛子”,一句“你娃倒桶子”,地道的江苏话,一直有种不在故乡却在异乡遇老乡的喜悦,又掺杂了北川对三夏的情愫。最后一句“鸭绿江前见” 暗示了来自南方的有志青年将会怀揣着自己滚烫的赤子之心坐着火车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的背景,也正式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影片的一开始就是讲守五义亭的抗战,大家自然知道首当其冲的便是与文工团一同出发的钢铁九连。先是飞机的轰炸,大家已经疲惫不堪;再是坦克的来袭,大家也变得艰难地做任务;然后是“大舅子”抱着弹药包与美军的坦克同归于尽时发出的爆炸声,大家高涨的士气把情节推进小高潮;最后是那个欲偷枪支跟美军打游击、又发现坦克来袭的司号员“小神仙”张洛东(杨祐宁饰)主动请缨拿弹药包炸石头顶住山路阻止坦克,虽然后来和“老爹”李顺章(黄志忠饰)结伴,但是在生死间完成了任务,大家发出胜利的高呼。希望总会有的,只要肯付出,成功还是在不远处。

中途,父子间的密聊、小情侣间的誓言和孙北川的道歉信看似承包了本片的笑点。可是呢,这一个个字实际戳心。故事随着一场“拆雷”事件推进,这件事无疑是本片中感情戏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完完全全改变了三夏。“我们有新乐器了”王文珺(叶青饰)的一句话,简单呼应了前面的乐声和旧乐器。音乐似乎是全文的一个线索,一个象征着希望的线索。

可音乐的戛然而止,也是在这个时候。文珺话音刚落,三夏就摸到了地雷,北川以及部队也中了埋伏。北川孤身引雷,增进了和三夏的感情。他又折返回去跟美军拼搏,这时时刻刻告诉着你战争还在进行。画面也开始不断转回三夏的身上。三夏把手榴弹分发给文工团,其中三夏被反问“你呢”,她似乎并没有给自己留下希望。这时,片子又响起老爹的歌声。上一次是在五义亭炸石头,这一次的歌声——文工团的仅剩的希望还是在这场战役中失去。“小神仙”也主动投手榴弹支援,却被“老爹”拦住,当他呢喃完一句“儿子,下辈子再见了”后选择一人与美军同归于尽,我知道,加上之前文珺的死——父子和情侣间的死别,是在渲染着一种战争的残酷。而这次死别,也让诗文和“小神仙”的人生产生蜕变。

三夏因投手榴弹而导致右手受伤,不能再拉风琴。三夏的音乐停止,是她的希望被浇灭,而她选择教美玉风琴,是希望走到憧憬的过程。希望的尽头是憧憬。当她发现北川向她交代后事后带队攻占“537”高地一直没有回来后,“小神仙”和刘诗文(王龙华饰)也和北川一样。她忍不住说道:“都要给我活着回来。”这是一种乞求,因为憧憬也逐渐消失。

故事的高潮正式来临。子夜里,北川听力受损,与美军拼死一搏,跟“小神仙”和诗文等人在地道中挣扎。弹尽时,他们打起了肉仗。北川拒绝“小神仙”用手榴弹炸坦克而亲自行动后受伤时,“小神仙”背着北川一同战争。诗文也在此时展现了心底中的坚韧。“已经拿下537。”北川的一句回复,是用一支九连换来的。小神仙含泪祝愿:“一定会有人记得的。”子夜过后,别样的光明已经孕育了出来。三夏在看到“小神仙”活着,憧憬还在;可发现北川死了,憧憬就消退了。白布盖在北川身上,也告诉大家战争结束了。

结尾时的喜庆,音乐的响起,志愿军的凯旋,战士与人们的相拥——美好的生活到来了。

该片依旧尊重原著,却以我为主“进入式”地对战争和人性的描写表现战争,表现的是战争的残酷和对美好事物的伤害。虽然浮夸的特效着实减分,但是演员的演技和艺术手法的再度将小说情节呈现,还是让它成为一部好的爱国主义巨作。

里面的王文珺是让我眼前一亮的角色,她秀气文静,出身极好,敢于为爱牺牲,积极进步。尽管戏份并不多,但是每次的出现都让我忍不住多看几眼。她用生命向刘诗文诠释了支持与信任,把“胆小鬼”诗文最男人的一面挖掘了出来。

该片也令我想到了前年才看完的《子夜》,矛盾创作的以民族资本家吴荪蒲为中心的长篇小说。《子夜》的背景是20世纪30年代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上海,里面有当时中国各种阶级间的矛盾与斗争。而那场漫长的子夜,也孕育了抗战胜利的光明。

可现在,我们这些没见过黑暗的人,并没有多少个知道黎明的可贵。我们总会对现实发出轻佻的批评,总以为习以为常的事物来之容易,而中国有多少低收入人群。我们应该记住黎明的可贵。

子夜,正是夜色正浓的时候。

子夜过后,便是黎明。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