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白日与梦

作者:雨天沙滩

在晚上,我看不清天空是怎么回事,但是雷声轰轰,电光闪闪,这天确实是将要下雨了。

我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睁开眼睛,看到昏黄的路灯从窗户照进来,在黑墙上投下窗户的木框阴影。这时吹来了一阵风,带着湿气,凉飕飕的,把我吹醒了。我的眼睛越发睁大,盯着黑墙上的黄斑块。

我回忆着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它们像一堆堆乌云,互相撞击,电闪雷鸣。太快了,太快了,它们比雨水来得还要快……

在公交车里,所有人都站定,稳如竹竿,只有他,随着公交车的刹车与启动,前后飘荡,就像玻璃缸里爬上去又掉下来的软体虫。就在他随着公交车停下来晃荡一下之后,他突然对我说——我站稳如竹竿——他说:你得像一辆推土机,在属于你的土坑里把不要的东西铲起来,倒进斗车,载去丢掉;你还得请一个工人,操着铁铲,把不小心溢在坑道边缘的土渣铲进坑道中间,好让你推起来。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就是我请的那个工人。

我做了一个梦。我们乘船,把船停在湖中央,玩玩具。一船的竹蜻蜓。我们不停地把竹蜻蜓旋转出去。竹蜻蜓掉在船里,掉进水中,我们不管,我们只管高兴。竹蜻蜓顺着我们的大腿,滑进湖中,你不会去注意它,你只会听到我们朗爽的笑声,就像湖面上天空的倒影一样。

梦在屋里发生

我的梦,充满矛盾,即使矛盾剧烈地发展,自己也能保持着旁观者的心理,因为那是梦,当然也有被吓醒的时候。

半个多月来,一直闲在家,无事,看电视和读《红楼梦》,这次竟也梦回奴才。黎明之前醒来,再睡去,这时候是极易做梦也极易记得梦里事故的。如果期间再醒了,之后睡去,也极易做梦的。这梦怎么这么多。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也就罢了,还真难想象得出夜复一夜地重复一个梦,是多么折磨。

背景是在高中学校,适值高一新生人山人海。我往高一处走去露露脸,或故地重游。忽遇得高一同学,他突突个嘴,拉个长手臂,算瘦的,活像个高大猴子。天近黄昏,乌云遮天,昏暗中我叫住了他。谈笑甚欢,倒是他先感叹光阴似箭起来。我问他毕业后做什么,他低头不语。

凌晨四点钟我醒了,今天是上来找工作的第一天。我已经无业在家三个月了,不挣钱对不起贫困的家。

木心以无为修身,我何其羡慕,无工作,无人管,一个人。可是不要认为人人都可以如此潇洒,岂人人知修身为何物。我就不知怎样是修身,更不要幻想一个人无工作无人管。也别忘了,木心认识修身之前,早已经学富五车四海了,反观我自己,墨水了了。

十月份,开始进入冬天。天气预报里,长沙开始变冷了。湛江这里可没有冬天。

清晨醒来,妈妈的房间开着灯光。外面的夜色依然浓重,空气有一点点凉,大概天气都要变的。工作可不管什么变不变。

回到床上坐着,好像还没睡够。开音乐,躺下。柔声的音乐,空荡荡的,回响在空荡荡的清晨,似乎清晨更加寂静了,凉凉的寂静。我突然想起了过往的新年。

音乐将你包围,仿佛掉进音乐的死海。你不会沉下去被它淹溺,而是漂浮着。时间也停住了,与你一起漂浮不动。很多时候时间令人窒息,而音乐倒是不错的缓冲物。

有时我想,我们相遇是在成年之后,那么对彼此的学生模样肯定一无所知,继而彼此之间产生了好奇心。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原本两人互不相识,两人的空间线毫无交织,而现在却在一起了。那么对方的学生模样到底是什么样呢?互相去追问,去发现另一个时间线上的人,想象着她的成长,肯定是一件温馨而奇妙的事情。《情书》也算是这样的一部电影吧。

妈妈,今天我去骑山地车了

但是我没有告诉你,和爸爸

骑着累啊,路途起伏遥远

但是我没有告诉你们

腿软了屁股麻

累了想躺下

但是道路没有床

现在我躺下了

躺下了轻松了我想去逛逛商场啊

没什么要买算了吧,自己一个人算了吧

妈妈,多想现在能有人陪着我去逛商场

一个在远方,一个在上班

只有我一个人啊

但是我没有告诉你们

我的单车也是我的朋友

此刻唯在我身边的朋友

即使它坏掉了即使它能让我断命

但是能有谁,陪我去六十公里之外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