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有一种友谊,叫间段性交往

作者:时光恰巧

人生中会遭遇很多人。友情、亲情、爱情,哪一样可以伴终身?有些友谊是间断性的,就象阿彩和阿兰。

阿彩觉得认识的人中没有哪一个能如阿兰一般,交往是如刀削般的断层式。干脆利落,中间没有藕断丝连。

阿兰每次出现在阿彩面前和消失于阿彩视野都毫无征兆。阿彩想,好在不是男女朋友,出现不觉得突兀,仿未离开过。消失也亦无牵挂。

阿彩不知道这算不算友谊,阿彩想了个新词间断性友谊。

阿兰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唇红齿白,一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双颊粉嘟嘟的,浓黑有形的眉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起来十二分生动,若眼角眉梢连笑带嗔,能把人酥化了。

所以,阿兰有一大把狂热的追求者。这种情形,初二的时候就已见端倪。

初二的阿彩还是个规矩的中学生,被父母护鸡仔般护在羽翼下。阿兰已在溜冰场大放光芒。

阿彩在灯下温习功课的时候,阿兰穿着火红的外套,乌黑的长发随速度飞扬。明眸皓齿宛如明丽的花朵,在周围人的视线里尽显光芒。引无数青眜。

按理,乖乖女好学生阿彩和小太妹差学生阿兰没什么交集。偏阿兰有一天找到阿彩追溯她们的友谊。

她们的友谊源于小学,阿兰是这么说的。阿兰说:“小学时,我去过你家吃过一餐饭。”

阿彩绞尽脑汁回想,因家在学校附近,是带过小朋友回家吃饭。可具体谁,阿彩不记得。若如阿兰所言,那会阿兰一定是朵没长开的花,不象现在,明艳照人晃人眼。

阿兰就在小学阔别后几年,突兀地出现在阿彩面前,活力四射,光彩照人。

阿兰有话都和阿彩说。恋爱了、有男朋友了、要结婚了。听得阿彩目瞪口呆。她从未想过初中生可以做这么多事。

这之后阿兰就从阿彩的视野消失,如她的出现毫无征兆。

阿彩的生活按步就班。题山题海的高中,杀过高考,上了大学。阿彩几乎忘了阿兰,阿兰却上门了。

阿兰是和丈夫一起登门来拜年的。两人穿着过年簇新的衣服,拎着拜年的礼品,恭敬地站在门口。

阿彩很讶异阿兰的出现。阿兰明显变了。依旧艳丽,却少了几年前光彩照人。阿彩仔细想,那光彩照人除了明丽的容貌,更多源于青春飞扬的气质。而眼前的阿兰依旧漂亮,却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阿彩将眼光转向阿兰身边的丈夫。这就是当年阿兰口中让她动心大她九岁成熟有魅力的男人吗?阿彩当年几乎被阿兰的沉醉神情憧憬爱情。

而眼前的男人再平凡普通不过。爱情真的可以晃瞎很多人的眼睛。而阿兰和丈夫已如一副老夫老妻之相。

阿彩掐指算,阿兰成家有些年头了。

阿兰成家后,没什么朋友。最初的甜蜜恩爱后,是漫长的婚姻日常生活。

起初,阿兰觉得有丈夫就足够。随着几年下来,一直未有孕,渐澌没了底气。虽丈夫说没关系,可婆家的脸色让阿兰觉得压力。似乎证明自己有朋友,阿兰想到了阿彩,携丈夫上门拜年。阿兰又回到阿彩视野里。

阿彩和阿兰恢复交往。阿彩虽尚未谈婚论嫁,不懂其中之道,但从阿兰的眉色言语里,察觉到阿兰婚姻生活的不如意。

阿彩没注意阿兰什么时候又淡出了自己的视野。阿彩忙着毕业、实习、工作、恋爱、生娃。生活的滚滚红尘携夹着阿彩一路向前,直至离婚。

阿彩从未想过自己能离婚。说好的到白头呢?说好的不离不弃呢?阿彩沮丧,生活中原来有这么多谎言。

阿兰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阿彩面前。阿彩顾不得自己的灰头土脸,惊异于阿兰的变化。阿兰又一次光彩照人。

阿兰的光彩照人源于成熟和自信。阿兰不再是当年那个家庭主妇,终于迈出家门找了工作,且小有成绩。

对于阿彩的境况,阿兰不会安慰人。只是总为阿彩做一桌适口的饭菜,一起看剧。

阿彩不知自己的恢复是因自己打不死的小强的潜质,还是阿兰的陪护,阿彩重振旗鼓。如从前一样,阿兰不知不觉从阿彩的生活消失。

阿彩和阿兰再一次的交集,是因阿兰的母亲故了。

那日阿彩从旁人口中听说此事。电话阿兰。阿兰听到阿彩的声音如抓住救命稻草。阿兰哭得象个孩子,“阿彩怎么办啊?我没有妈妈了。”

阿彩不会安慰人,只会第一时间出现在阿兰面前,帮着料理后事。之后,两人又各自淡出了对方的生活。

有些缘分未尽的终还会续。比如此时阿彩掏出手机,五个未接来电赫然在目。一个陌生的号码。

回拨过去居然是阿兰,“新年好,拜年了。去年手机丢了,换了新号码。”

阿彩笑了,阿兰又这么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此时阿彩岁月静好,生活安稳。她希望这次出现的阿兰也一切都好。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