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回到2018

作者:回到卡戎

1

离二十二世纪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人类的狂欢早已开始了。无数的人群涌上了街头,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也无论生物人还是半生物人。

而这样的场景,不仅仅在地球上能看到,在火星、月球上也同样如此,而且场面更为壮观。他们疯狂地歌唱着、欢呼着,尽情欧歌这个即将过去的伟大世纪。

这确实是一个伟大的世纪啊,人工智能、基因再造、生命延长、亚光速飞行等等技术如雨后春笋一般,都在这个世纪中冒了出来,下一步,他们应该就快要突破时光旅行技术了吧。人们享受着这一切,也疯狂地崇拜着这一切。

不过这里的人们,是不包括我的。

我已经老了,生命测量仪再一次提醒我,我的时间所剩无几了。前些天,地球生命公司的工作机器人每天上门,向我推荐最新的生命延长技术,但都被我咒骂了出去。这几天,也没人敢上门了吧。

而我的妻子,在很久很久之前,因为一场器官更换手术而意外丧生了;我唯一的儿子,也因为我带头抵制生命延长技术,而与我彻底决裂了。

屋子里面冷清清的,外面的光线越来越暗,这是夜晚要来临了吧。我用手勉强撑住轮椅的扶手,缓缓抬了下身子,照明灯的开关就在不远处,我的手就像蜗牛般,爬到了开关上面,然后将灯打开,屋子里面又亮堂了一些。

我再次将视线对着墙壁,看着上面挂着的妻子的画像,仿佛她依然在我的身旁。我勉强睁开我的眼睛,但身体又是那么的无力。此刻是醒着还是梦着,或许也不重要了吧。

2

不知道过了多久,灯光突然异常明亮了起来,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思年先生,请问您在吗?”一个清脆的女子的声音在门外说道,那声音如此陌生而又熟悉。

“应该,又是地球生命公司的人吧”,我暗暗思忖道,只是这次,我无力再去咒骂他了,于是回复道:“进——来吧。”我的声音依旧缓慢,但不知什么缘故,我比往日更加精神了。

门推开了,我看到的是一个白皙的面孔,哦不,是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让我每天日思夜想的面孔。“若兮!”我激动地叫出了声:“你真的是若兮吗?”一股滚烫的泪水从我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思年先生,您好,我是时空探索公司的美子,打搅您了。”她的声音轻柔。

我赶紧用手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并努力抑制住了自己激动的情绪。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位美子,又回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若兮的画像,内心不住地感叹:她太像年轻时的若兮了。

“不好意思,快请坐吧。”我定了定神,让她坐了下来。

“思年先生,您——还好吗?生命测量仪器公司那边传来消息,说您...”

“是啊。”我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谈话,“我很快就不行了,可能明天,可能后天,也可能随时,我就要走了吧。”

“今天我过来,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的。”

“什么好消息呢?”我微笑着问道。

“我们时空探索公司在一年前,已经实现了时空穿梭技术,并成功让很多人在时空旅行。今天,我们抽中了您,思年先生,准备免费让您成为我们的第2099个客户,实现您时空旅行的梦想。”美子的声音轻柔而有力。

“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我是拒绝——这些技术的,就像我拒绝,生命延长技术一样。”我坚定地回答道,但语气却比之前要柔和一些。

“我知道的,先生。但是您难道就不想最后再看一眼您的妻子吗?”她恳切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内心中那个最柔软的地方仿佛瞬间被击中了。但我还是强忍着内心的剧痛,和她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已经,老了。时间不早了,你——请回吧。”

美子的表情有些沮丧,沉默了片刻之后,她说道:“打搅您了,思年先生,您保重。”

“谢谢。”

看着她起身准备离去的身影,我不忍地把头转了过来。在明亮的灯光里,墙壁上若兮的画像再次映入了我的眼帘,然后是我颤抖的心。

“若兮,你还好吗?”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着,“我们已经分隔好久好久啦,还记得我们相识的那一年吗?——对了,相识的那一年,2018!”

“等一等!”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对着就要走出房门的美子,微弱地喊道,“可以带我,回到2018吗?”

美子的脸上露出了惊讶而喜悦的表情,她说道:“您答应啦,思年先生?”

“是的,我想好了,带我回到2018吧,最早——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呢?”

“随时都可以,只要您愿意,现在就行。”

“那就现在,带我去吧,麻烦你了。”

3

美子从我的身后,推着我出了房门。悬浮着的飞行车已经在门外等着了,美子和车内的人示意了一下,飞行车迅速滑行过来并稳稳地停在了我的面前。她把我推到了车内的一个位置,轮椅便牢牢地被地板吸附住了。

“先生,很快就到时空探索公司了,请稍等片刻。”美子微笑着对我说。

“好的,美子。”

她一点也没说错,不到一分钟的功夫,飞行车就到了目的地,并停了下来。车门开了,美子过来推着我出了车门。我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白色的实验室,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仪器。

实验室内散漫地站着一群人,我进来的时候,只见他们瞬间鸦雀无声,在他们平静的表情中,我却看到了些许的不安。他们当中,一个高大的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过来。没想到这种白大褂,在这个世纪末,依旧是科学家的标配。

“思年先生,您好,我叫Jack。我代表时空探索公司,欢迎您参加今晚的时空旅行,这位美子小姐,将会陪您一起,返回到2018年。”他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对我说。

“谢谢你们,给我这个老骨头,一个机会。”我向Jack、也向身旁的美子,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时空穿梭机将很快启动,先生,你准备好了吗?”Jack郑重地向我问道。

“准备好了。”我的脑海中似乎有些空白,但又夹杂着说不清的欣喜。

“美子,思年先生就交给你了。你们现在,就请进入时空穿梭机吧。”

Jack的话刚说完,实验室里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本来就沉默不语的那些人们,此刻也更加沉默了。似乎将要发生些什么,但似乎什么也不会发生。

美子推着我缓缓进入了时空穿梭机,出乎我意料的是,穿梭机里面是一个很普通的球形空间,看来,他们的核心技术,都在外面白色的罩子里吧。

“时空穿梭机即将启动,请做好准备。”密闭的空间内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美子,我真的能回到2018吗?”我睁大了眼睛,真切地向身旁这个美丽的女子询问着。

“会的,思年先生,他们都是这么和我说的,肯定没问题的。只是...”美子和我说道,但眼睛里流露出了不安。

“只是什么?”我急切地问道。

“只是,有件事情隐瞒了您。”

“时空穿梭机一分钟后启动!”那个声音再一次传来。

“什么事情呢,美子,请告诉我?”

“您不是第2099个参与时空旅行的客户,您,其实是——第一个,人类中的第一个。”美子愧疚地和我说道。

此时此刻,我才猛然意识到,刚刚的沉默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我的脑海中,涌现的并不是恐惧,而是淡然,仿佛等待了很多年的淡然。

“这么说,你们是用我来做试验吧,而且,你应该是机器人吧?”我轻声地向美子问道。

“对不起,思年先生。”美子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哭泣着说道,“我是听从公司的命令,才去找您的。他们说,没有人类愿意尝试首次不成熟的时空旅行,那太危险了。他们还说,您是最后一位反对生命延长技术的人了,与其死了还不如用作——试验品。”她的声音轻柔而动听。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得要感谢,你们机器人,陪我一起了。”我微笑着,向流着眼泪的美子说道。

“时空穿梭机,倒计时,10,9...”

我握住了美子的手,看着她的脸,我仿佛看到了2018年的那个瞬间,一个阳光的少年,于来往的人群中,瞥见的那个名叫若兮的女子,清澈的容颜。

“3,2,1,启动。”

突然,巨大的爆炸声从我的身后传来,一起传来的,还有人群骚乱的声音。

4

灯光似乎又变得暗淡了一些,我无力地微微睁开了双眼,周围是一片神圣的白色,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畔静静地回荡,静静地回荡。仿佛只是一瞬间,又仿佛——过了千年:

我也曾思考过死亡,
那凄凄冷月中黑色的绝望,
最后一滴血液被吸吮而尽了,
最后一颗眼睛腐烂在蚯蚓的心脏。我也曾思考过死亡,
那漫漫长日里白色的忧伤,
虚无,一切尽是虚无,
那里什么也没有,
除了白色的天际,除了白色的彷徨。

我也曾思考过死亡,
那颠倒的世界里迷人的呼唤,
来吧,朋友,这里没有苦痛的泪水,
来吧,朋友,这里没有狂妄与嚣张;

我也曾思考过死亡,
那寂静夜空中回荡的乐章,
像雪花凝结又消逝,像玫瑰落了又开放,
我以原子的名义,
去往你走过的每一个地方。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