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远方和苟且都是毒药

作者:鲈鱼正美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红玫瑰》

世间万事相通。得不到的恋人永远在骚动,到不了的远方总是萦绕在心头。沉溺虚拟的爱情使人相思成疾,幻想模糊的远方让人无心工作。一个只有远方的人,很容易忽略了身边的亲情、友情和爱情。这实在得不偿失。触手可及的父母、朋友和恋人,可能称不上远方,却是你一生的诗。一个人究竟有多愚蠢,才会抛弃生活的诗,胡乱地追求苟且的远方。

远方是毒药。

好了,我们专心地工作,按时打卡、上班,忍受愚蠢的老板胡乱地发号施令,开着没完没了的低效的会议,在公司和家务中日复一日地轮回。我们成了一个差强人意的员工,还算合格的老公,八十分的父亲。无可厚非,这是一个合格的人生,却也无比平庸。一个没有远方的人,注定会成为一个平庸的人。没有期盼的生活,叫苟且。

苟且是毒药。

苟且有毒,正如远方有毒一样。不同的是,远方的毒是猛烈的,能够看得见、感受得到,苟且的毒却是隐性的、缓慢的,它不易察觉,静悄悄地拖垮你。等你意识到它的毒性时,基本上已无力回天,甚至会后悔不已。

远方的毒和苟且的毒互为解药。一个人饮了远方的毒而没有被毒死,就对苟且的毒产生了免疫,他再也无法做到苟且了,或者假装苟且着,心里却在酝酿更远的远方。一个人每日喝着苟且的慢性毒药,因为偶然的机缘去了远方,才会发现自己是一个病人。如果中毒不深,一下治愈,回去就能更健康地工作。如果已经病入骨髓,远方的刺激来得越猛烈,越能以毒攻毒,起死回生。

每个人的远方和苟且之间,都有一道鸿沟,只有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能够将它填平。他们既不默默苟且,也不一味追求远方。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会心怀梦想,忍受苟且,并在苟且中守护梦想。对他们来说,苟且并不是苟且,只是通往梦想需要走的路。此路既然无可回避,那就看着远方的灯塔,穿过浓浓的迷雾,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只会叨叨的人,是永远到不了远方的。

现实迫不得已,梦想蠢蠢欲动。真正的勇敢,不是说走就走,而是直面内心的欲求。马斯洛将人的欲求分为了五个层次,这是一个欲求的金字塔。我们都是平凡人,不可能一下飞到金字塔顶。因此,需求层次理论的实现顺序很重要。一个人不可能连饭都吃不饱就去追求精神享乐。在乞丐的价值观里,一碗热腾腾的米饭远比一张音乐会门票更重要。

生活尚在苟且,谈什么诗和远方。

我知道旅行对一个人的成长有诸多的好,但是我不认为一个人可以通过单纯的旅行实现人生的价值。不过,一个人倒是可以通过好好工作追寻生命的意义。兵法里提到“以正合,以奇胜”,人生也如此。我认为工作就是人生的“正”,旅行则是“奇”;只有以正合以奇胜,才能打赢人生这场胜仗。在人生旅途里,一个没有远方的人,只会在日复一日的重复里原地转圈,错失旅途的诸多风景。一个只有远方的人,虽然看到了很多风景,因为无人分享,风景只是幻影。一个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一个人不可能独自旅行。

一个没有远方的人,注定会成为一个平庸的人。一个只有远方的人,则会成为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如果在远方和苟且之间只能做一个选择,我宁愿选择苟且。我希望生活不会对我如此残忍。至少,能让我戴着镣铐跳舞。

今天,2018年2月22日,我逮着了两只王八:一只叫束缚,一只叫自由。

今天,戊戌年正月初七,我给自己倒了两杯酒:一杯敬苟且,一杯敬远方。

(0)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陈某某2333
    陈某某2333发布于: 

    你说的苟且也只是苟且,而我想的远方却不止远方。

  2. xiaofeng
    xiaofeng发布于: 

    其实还有一杯,我敬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