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阿宽和桃子

作者:叶况

到现在,阿宽才意识到,被人拒绝并不是最糟糕的事,可怕的是错过,一错过,一辈子就错过了。

阿宽和我是高中同学,同一宿舍。高中的生活远没有电影里的精彩。长相普通的人是没有青春的。或者说我们只是别人青春故事里的路人甲乙丙丁。但阿宽应该比我精彩一点。至少在他的高中生活里有桃子,一个让人脸红,兴奋,却又不敢碰触的甜蜜。

桃子是高一下学期,从市里面转过来的,性格开朗,长得又漂亮。一位同事曾对我说过:大城市的小孩比二三线城市的小孩聪明,二三线城市的小孩又比县里面的小孩聪明。当然这里的聪明并不是指智商高,而是指看待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比较灵活,眼界更加开阔。也就是说:见识优于聪明。而桃子是个大城市转过来的女孩,这些优点她都有,当然桃子身边的追求者不少,但阿宽却不是其中之一。

人生里面许多东西是可以等的,等车,等人,或是等待机会都可。但在爱情的世界里,是等不来真爱的。有时候,明明很适合的两个人,却最终没能在一起,因为他们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挑破这层叫“友谊”的纱帐,而在等的过程中,却消磨掉了这个叫做爱情的东西。

阿宽对桃子的心动是从第一眼开始的,这个笑容明媚的女子,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顺便给大家唱了一首《loving you》。阿宽也在等,他总是对自己说,等桃子身边没有追求者的时候,他就向桃子表白。然而事实是,桃子身边追求者不断。高中时,那些喜欢打球,喜欢耍帅的男孩在吸引女孩子方面是更具优势的。阿宽的优势只是成绩优异,但是表白的话再怎么优美,却始终跨不过勇气的门槛。

每次在宿舍阿宽向我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总能看到他满脸的黯然。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像一只猫,睁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那些有心事的人总能在需要的时候找到我,向我倾诉心事,当然,也许他们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话不多的聆听者。

高二调座位,阿宽跟桃子是同桌,这让阿宽足足兴奋了一周,我也替阿宽高兴,机会终于来了。可是一个相貌普通的男学霸跟一个漂亮开朗的女孩之间并没有擦出所谓爱的火花,总是感觉有些东西不对头。偶尔,在大家一起吃麻辣烫的时候,桃子会说,阿宽真可爱,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脸红。而我却知道这是阿宽一个人在消化这种心动的喜悦。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我从来不追问阿宽为什么不向桃子表白,我始终是那个话不多的朋友,这样没有什么不好,总会有人请吃饭。并不是我不好奇,只是我知道一旦开始好奇别人的私事,信任度就会降低,这样别人请我吃饭的机会就会减少,请原谅我是一个为了吃豁得出去的人。现在回想起来,阿宽没有表白并不是没有机会,或许是胆小,或许他是一个听老师,听家长话的孩子,早恋这样出格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桃子身边的追求者慢慢的变少了,青春的冲动最终还是败给了微不足道的耐心。或许桃子本无意恋爱,聪明开朗的她,用打太极的方式,委婉的回绝了那些追求者的热情。这样对她在一个新坏境的融入会少些阻力。

高中的最后一年,异常忙碌,每个人都是拼尽全力考大学,桃子也是。偶尔碰到不会的题会问阿宽,阿宽也是耐心的解答,这种画面甚是温馨。有时候阿宽也会生出一种错觉,希望时间能够停住。我偶尔看到,桃子看着阿宽时,眼里会有一些难以言状的落寞。我觉得他们两个人都在等,桃子在等阿宽开口,阿宽在等高考结束。

炎热的七月总会让许多事情的结果以爆炸的方式呈现在大家面前。估分的那天早上,阿宽打电话给我和阿江,说在老地方请我们吃麻辣烫。我知道,他一定也叫了桃子,他总是用最稳妥的方式来寻找与桃子见面机会。在阿宽的世界里,所有的事情都应是脚踏实地般的水到渠成,不能一触而就。但偏偏爱情需要的是一个冲动,有时候人家爱上的是不不顾一切的青春冲动。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在爱情里面,暖男总是不敌坏男人的原因。桃子姗姗来迟,她拉直了头发,染了指甲,明媚如昔。只是桃子是拉着许杰的手过来的,而许杰是我们班的体育特长生。他们进门的一刹那,我感觉到整个世界都惊讶的停顿了一会,而在那停住的一瞬间,我看到阿宽眼睛里面心碎的声音,如水晶破碎。那一顿吃得异常的别扭,而我也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什么到笑比哭还难看。而后桃子选择去广州上大学,阿宽也在那天下午改动了他人生里面的计划,选择北上,两个人就这样天南地北的错开了。

进入大学后,阿宽尝试着改变自己,他参加了很多社团,积极的与人交流接触。只是不管有多忙,每天睡觉前,他总是会习惯性的看下桃子的空间。桃子分手了,恋爱了,又分手了。阿宽也谈了一段短暂的恋爱,最终不了了之,因为他总是觉得没有跟桃子相处般的自然与快乐。念念不忘的人其实是可悲的。我与阿宽和桃子始终保持着联系,我还是那个安静听别人故事的,我经常能收到他们给我寄过来的南北方的特产,宿舍的同学还以为我在外地有个超级好的女朋友,每次我都只是笑笑不语。

大三的下学期,桃子不再纠结于感情,收起心,准备考研。桃子要报考阿宽所在的学校。那一段时间的阿宽是相当快乐的,从他的语气里面就可以听出来。他细心的帮桃子准备考研所需的专业书,试卷,甚至通过学生会的熟人,从上届的师姐那里,弄来了课堂笔记。阿宽把这些东西装进一个大礼盒里面,准备给桃子寄过去,而桃子却来电说:不用寄了,她自己过来拿,顺便也转转阿宽所在的城市。阿宽也很乐意桃子过来,他在电话里兴奋地跟我说:他要表白,他要追桃子,他提前定票,定路线,订房间,安排好桃子行程的每一个细节。连我这样的局外人,也觉得这次肯定有戏,等了多年的阿宽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机会,等来了自己的春天。可阿宽在火车站等到的却是:桃子和另外一个男生,华丽登场!估分那天那种噩梦般的回忆涌了上来,阿宽有点窒息。吃了个饭后,他把景点门票,房间钥匙,旅游地图通通给了桃子,反正都是定的双人的,不用退。然后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匆匆的的逃回学校。

桃子没有考上研,留在南方工作,阿宽与桃子也不怎么联系了。而我却跟他们偶尔打个电话,问候问候。阿宽工作了,谈对象了,又分了。而桃子结婚了,生活甜蜜。她偶尔会让我给她寄点核桃过去,她喜欢吃。有次跟她聊起了去阿宽城市的那次旅游。桃子说阿宽太不够意思了,吃了个饭就走了,丢下她跟她表哥瞎转。

“你跟你表哥一起去的?”我问道

“是啊,我一个人坐火车不太安全,就叫上表哥了。”

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明了,阿宽没有问,桃子忘了介绍,他们又错过了。

前几天,阿宽给我打电话,他买车了,工作发展的很不错,只是感情方面一直不怎么顺利。他问我跟桃子还有联系么。我说有,前几天她还抱怨她跟他表哥去你城市玩时,你不怎么待见她。

“表哥!?”

“是啊,她现在过得挺不错,她......”

我突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盲音。剩下的半句话“她结婚了”还没有说完。哎,这城郊信号总是不好。我给阿宽拨了过去,只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我拨了好几次都是得到的这个回答,怎么回事!我脑袋里面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阿宽不会是给桃子打电话吧!!!我急忙给桃子打过去,得到的却是同样的回答“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阿宽到底有没有给桃子打电话,我也没有敢问,只是第二天早上打开QQ,阿宽的说说改成了“愿我们彼此终得圆满!”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