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回不去的苍凉

作者:鄱湖飞鱼

历经过的往事,如同在沙漠中跋涉行走时的足迹,在时光飞逝的大风冲刷下,渐渐被流沙毫不留情地掩盖。偶尔想回头凝望时,大都已看不到了踪迹。

已经没有了回头路。物是人非,我们时常会在睹物思人或者睹人思物时叹息,永远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从前,回不去了青春,回不去了旧时光,更回不去往日的容颜和随风而逝的情感。

每个人自出生起,就在拼命地疯狂写一本自传体的书籍,一直写到生命终结才能划上句号。深深浅浅的足迹演变成密密麻麻的文字。偶尔不经心翻阅起来,总会有或明或暗的泪水袭扰日益千疮百孔的内心。

翻过那些苍白的扉页,回过头来,感觉曾经的岁月是一场梦境。并不愿意放开,可是时间却无情的松开了我们的手。

阅读童年那段篇章,内心仍有微微涟漪。那时候没有王者荣耀,没有熊出没,更没有肯德基和烧烤。没有小学生专用眼镜和五颜六色的昂贵童装。但那时候有随手可得的黄泥巴可捏,有一大群伙伴捉迷藏、摸鸟蛋、跳攻城、玩老鹰抓小鸡。夏夜的晚上睡竹床、数星星、听大人讲遥远的动听的民间故事。那是一个黑乎乎的烤红薯就能填饱饥饿眼神的岁月。那样既美丽单纯又热闹平等的童年,总让人留恋。你看着当下那些孤单、离了电子产品就不能活的低着头行走的孩子们,莫名的失落与苍凉感便油然而生。

回不去了,多彩的童年。村口的古樟多年前被一个夏夜的雷电击中烧毁; 记忆里喧嚣辽阔的晒谷场上建起了几栋民房; 住了几代人的老屋也早已成为历史与老照片,一丁点瓦片都不见。村后茂密树林上的几个大鸟窝还在,只是支离破碎,才恍然发觉幼时熟悉的十几只大喜鹊早已绝迹了多年。回不去魂牵梦绕的旧时光,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一路跌跌撞撞走来,身边的人结识了一批又一批,丢失了绝大部分,错过了一小部分,留下来的几个,要么成了挚友,要么成了亲人,要么成了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藏在灵魂深处的那个人。

青春是一场远行,回不去出发点;青春是一场相逢,忘不掉目的地;青春是一场伤痛,来不及长好伤疤又添了新伤口。活到最后,我们都不再属于自己。

不是不爱了,只是爱已不像从前那般灿烂,我们彼此的心都已变了。现实又苍老。你固执地认为你一直会驻扎在我心里,实际上我的梦里偶尔来客串的,是第三个人的身影。

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摘过青梅,骑过竹马,也曾有一段风花雪月的往事。造化弄人,终没有修成正果,各自在异地成家。因为有一份情感始终埋在心里不舍得放弃,两个家庭生活得都不够圆满。四十多年后的一次短暂重逢,两个华发早生的人相对无语凝噎。心头迅速泛起沧桑与悲凉: 回不去了,唯有情殇。

往事随风,吹散在岁月的长河里,换了容颜,却回不到最初。

郭敬明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中落寞地叹息 :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下一个路口,你是熟悉的身影,还是依旧陌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缘。有时候,适合自己的,一拉手,就是一辈子;一错过,沧海成桑田。爱人如此,朋友也如此。

静静的看着天空,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发现,原来完美已渐渐老去。

如果我们没有忘记过去,从来都不是因为怀念别人,而是怀念过去岁月中的自己。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