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因为从未被人偏爱过,所以才会活得小心翼翼

作者:董优Anny

-01-

安屿,是某不知名杂志社美食专栏编辑一枚。

起初看到她的名字,不自觉地让我想起“安然”、“岛屿”两个牛马不相及的词语。

彼时,一股莫名的高冷范悄然袭来。

见面以后,才发现她是那种温柔到骨子里的女孩子,说起话来轻声慢语,不急不躁。

眼睛弯弯的,笑起来像月儿,特别好看。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有幸一起在快餐店共进午餐。

午饭期间,她一脸羡慕地看着旁边座位上的一家三口,爸爸宠溺的给女儿喂饭,妈妈细心的帮孩子擦干净嘴角的饭粒。

一家人其乐融融,场面十分温馨。

她没忍住哭了,而且哭得特别伤心。

我有点不明所以,起初以为是感动,后来才知道那分明是心酸。

安屿一字一句地说:“小时候,每次过生日, 姥姥买的蛋糕很舍不得吃,总想着等爸爸妈妈一起。那时候就天真的想,有爸爸妈妈陪伴的生日一定特别甜。这么多年,坚持许下的同一个生日愿望从来都没有实现过。

我今天突然想到了儿时这个梦想,当看着身旁他们一家人幸福的景象,我的眼泪才会夺眶而出。”

我看着她哽咽着、大口的嚼着餐盘里可口的饭菜,心里却满是说不出口的酸涩。

我想,这时光对她来说,一点也不甜。

-02-

安屿是跟着姥姥长大的孩子。

在她五岁的时候,记忆还未成形,爸妈就协议离婚了。

安屿被判给了妈妈,爸爸会定期支付一定的抚养费。

那时候的安屿还不懂,以为是爸爸要出差很久才不回家。

直到妈妈带着她离开南城,不远万里,回到了姥姥家,再也没回去过。

那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爸妈离婚的事实。

安屿哭着问妈妈:“妈妈,安屿以后就没有爸爸疼了吗?”

妈妈摸着安屿的头,轻声说:“怎么会,哪怕爸妈分开了,爸爸也依然爱你。”

那是第一次,安屿觉得“爱”是一个特别沉重的字眼。

后来,妈妈去城里印刷厂做工,把安屿托付给姥姥照看。

再后来,妈妈如愿嫁给了她工作的印刷厂的老板,对方也是二婚,有一个儿子。

那个男人迎娶妈妈的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带女儿一起嫁过去。

或许妈妈是为了生存,才不得已把安屿留给了年迈的姥姥,当然还有额外的一部分钱。

妈妈再嫁那年,那是安屿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讨人厌的拖油瓶,随之而来的便是被彻底抛弃的、深深的失落感。

那天晚上,她一个人躲进被窝里哭了很久很久。

她不想成为妈妈的拖累,她更没有资格去剥夺妈妈幸福的权利。

没过几年,爸爸再婚。

听说,新任妻子一年后为了安家添了一男一女,也算是圆了安屿爸爸一直想要一个儿子的愿望。

爸爸的再婚,并没有给安屿造成太大的影响。

因为爸妈离婚后,除了随着信封寄回来的钱和信封上爸爸的名字之外,安屿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

只是名义上的父女,并没有血浓于水的深情,总是令人心酸不已。

他们都组成了新的家庭,有了新的儿女,就好像安屿从来没存在过。

-03-

后来的日子里,姥姥成为了安屿最大的依靠。

姥姥会每天准时去学校门口接送安屿上下学,别的小朋友拥有的安屿一点也都不会少。

每天会有充足的零花钱,每个季节都会买好看的新衣服,每年开学都有新书包、新文具。

可是,物质上的满足弥补不了内心深处的裂痕,缺失的父母的爱和安全感是姥姥永远也不能给予的。

当舅舅家的女儿,也就是表姐在姥姥家经常跟安屿争漫画书、争玩具打架时,表姐总会大骂:“姓安的,滚回你们家,别在我家碍眼。”

这时候的安屿,仿佛除了哭泣什么也不能做,在这里好像真的并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安屿的。

姥姥总会安慰说:“小鱼儿乖,姥姥再给你买新的,姐姐不懂事,咱们让着她点。”

安屿总会乖乖的点头,哪怕总是一个人委屈流泪,因为她不想让亲爱的姥姥为难。

懂事,就好像是一粒渺小的种子,它在安屿很小的时候就在心里生根发芽,直至后来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

有时候安屿会想,如果自己是一条鱼就好了,生来就在水里。

她不会记得曾经受过的伤害,也不会记得曾经拥有过的美好。

她拥有着七秒钟的记忆,每一个七秒都是崭新的人生。

安屿一直特别乖,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帮姥姥做家务,坚持自己洗衣服。

安屿学习特别努力,是小镇上成绩最好的女孩子。

因为好像除了学习,安屿找不到任何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因为除了学习,妈妈好像并不会在意与安屿有关的其他的一切。

那时候,只有姥姥一个人坚定不移的支持安屿读大学,读研究生。

她始终记得姥姥说过的:“这孩子命苦,从小没享过什么福,希望她能够走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未来能够有人疼爱。”

对此,安屿特别感激。

当然,安屿也不负众望,是学校里的佼佼者。

每年的奖学金名额都有她,每个或长或短的假期总是在勤工俭学。

后来,顺利毕业,如今拥有一份还过得去的、自己特别喜欢的工作。

-04-

年底,南城老家的爷爷八十大寿,爸爸打电话过来让作为孙女的安屿参加。

这是安屿第一次被邀请回爸爸的家,安屿没有推脱。

已经成年的安屿,特意为爷爷精心准备了生日礼物。

辗转到了南城,看着车站人来人往,安屿明知道没有人会来接她,她还是试探性地给爸爸发送了微信:“爸,我到车站了。”

没过几分钟,等来的回复却是一个冰冷的手机定位。

安屿靠着百度导航,坐公交来到了爸爸所在的小区。

“五号楼二单元303”,安屿看到爸爸发来的微信消息,不自觉冷笑了一声,然后一个人辛苦地爬楼梯来到了家门口。

安屿说:“其实自己没那么矫情,这么多年一个人也习惯了,只是希望在适时的时候,有个人关心、爱护她就够了。可是,并没有。”

安屿在门口站了很久,听着房间内的欢声笑语,她竟然有点不忍心打破这份欢喜。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敲开门,她看着对面陌生的爸爸和陌生的众人,安屿心里特别特别难过。

这个走在街上都可能认不出的、有点冷漠的中年男人,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

安屿毕恭毕敬的给爷爷递上礼物,爷爷微微笑着夸安屿懂事。

爸爸让安屿在沙发上坐会,爸爸的新任妻子礼貌性地递上水果。

满满的客套,满满的疏离,满满的不适。

听着大家说着自己完全听不懂的方言,安屿也只能是笑笑,不知说些什么。

爸爸也只是说:“这孩子比较内向,不爱说话。”

那个与安屿分开了二十几年的爸爸,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描述着她的性格缺陷。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没有人会倾尽全力去爱她,除了姥姥。

在南城的一周里,这是安屿最为尴尬的一段时间。

她以为自己可以融入爸爸的家庭,她以为她不再是多余的那一个。

可是,一切只是她以为而已。

爸爸会在晚饭时给妻子夹菜,给儿子挑他喜欢的肉丸,他吝啬的不愿去照顾安屿一点一滴的感受。

爷爷会固执的说:“孙子冬令营是锻炼的好机会,你们做父母的不愿意出钱,我来出,别委屈孩子。”

看着弟弟被一家人宠爱,被爷爷坚定的支持着。

安屿既羡慕又难过。这份可以肆无忌惮的撒娇任性、有人唯独偏爱你的资格,安屿从小到大从没能得到过。

“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这种笃定又踏实的温暖,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哪怕分给自己一丁点也好。”安屿心想。

安屿也觉得委屈,很多事情,这么多年以来,她不懂。

就像她不懂为什么爸妈会离婚,为什么爸妈从未待她像亲生女儿一样,为什么被捧在手心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安屿想了很久,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05-

从小缺爱的人是不是都缺乏安全感?

答案是肯定的。

安屿亦是如此。

那些从小缺乏的爱和安全感,长大以后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她只要出门,包里总备着雨伞,因为下雨天没有人会来接她回家。

她可以独当一面,可以一个人搬家,一个人消化每一份躁动不安的小情绪。

她特别爱笑,笑容里深藏着鲜为人知的郁郁寡欢。

她可以处理好生活中每一件棘手的事情,她看起来拥有着坚硬的保护壳。其实,她比任何人都还要脆弱不堪。

那些从小养成的思维习惯,那些总被忽视的细枝末节,统统都藏在她心底最深处。

只要轻轻触碰,便会旧疾复发,一个人陷入巨大的悲怆里,无药可医。

那些她自以为固若金汤的堡垒,也会瞬间崩盘。

家,对于安屿来说,不是温暖的避风港,而是揭露伤疤的利器。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把“家”这个每当说起来都觉得温柔的字眼,当做一份巨大的奢侈。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很多从未被善待过的男生女生,那些人物都鲜活地存在着,他们就活在我们隔壁的世界。

他们可能敏感多疑,可是他们比任何人都还要单纯善良。

他们看似比任何人都坚强,其实,他们比任何人都感性、都孤独、都脆弱。

因为从未被人坚定的选择过,才会活得特别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安放自己的玻璃心,小心翼翼的讨好身边人。

因为渴望被在意,被关心,被偏爱。

那些未曾被善待过的真心,才最珍贵。那些未曾被善待过的人,才最珍惜善良。

这样子的一个你,这么多年,真的是辛苦了。

愿你不只会安慰别人,愿你多懂心疼自己。

只愿以后的时光里,你的温柔,能够被人珍视。

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他唯独偏爱你一人。

作者简介: 董优Anny,讲故事的女同学。希望能用文字,温暖世间每一个你。新浪微博@董优Anny 微信公众号:董优Anny

(1)

评论:

0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