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又到一年山花开

作者:初心ali

早晨的阳光,温和地从窗台上照进来,透出暖暖的暇黄色光亮。望向外面的天空,青碧一色,像是罩着一块刚浸染的蓝布。真是一个好天气啊!我舒展了下身子,听鸟儿欢快地叫,树木枝叶嫩苗泛着油绿。让我好似置身在山花烂漫的丛林之中。

三月,一个如诗般的名字。似绮丽的少女,在梳妆打扮,莲步轻移款款。千翠万绿之中,悬崖峭壁之上。点点簇簇,鲜红似血的映山红,又叫杜鹃花。老家叫她“胭脂红花”,小时我们喜欢摘它拿在鼻子上闻,可能是有一种黄色的胭脂红花有毒性,所以老家人才又管叫“吃鼻子花”。大概是吓唬我们,不要碰这色的花。它们正露着喜盈盈的笑脸,仿佛在向我们招手:小伙伴们,快来呀!这儿风景独好,一起来赶春玩儿啊。

还有兰花。山路蜿蜒小径弯弯,抬脚慢步。天和初热,山风微汗,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她多生在潮湿阴僻处,石缝崖壁旁。“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闻其香,方可寻其踪迹。往往就在身边,却左顾右盼浑然不得。兰的这种习性,清香淡雅,自然不琢修饰的美与品格深受人们的喜爱。“春到兰芽分外长,不随红紫自低昂”,清风也到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

常见的兰花有二种。一种是叶浅绿,花杆青白,花朵以白为主,间有褐红,是为香兰。另一种是叶厚深绿,杆酱紫,花朵乌褐带黑。没有香兰香,看上去也不比香兰姿态美,故才叫其臭兰。这是老家山上小时常见的兰花。

不管香兰臭兰,皆尽情开放,漫没在深山乱林。采得居于案台,满室生香。或有人往之寻摘,拿到街市来卖,或有整棵连根窝一起挖回来的。尤其刚出一二寸嫩苗隐现在飘逸的兰叶下,宛若溪谷美人,对镜自盼,临河拂柳,煞是潇洒动人。

值此时山中有一种野果成熟。小小的楕圆形,红通通的似腰鼓灯笼。形似花生米,稍小,我们管它叫“绿蔸”,应叫曰:羊奶子。有核,汁甜,薄皮上有细密的斑白点。小时候买不了糖吃,山上便有着如许多的新鲜自然野果,滋味甘甜唇齿难忘。

茶叶也相继出来了。春茶到清明谷雨一个多月,是种茶人和摘茶人忙碌的日子。给大家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收益,也给无数爱喝茶的人们,留下绵味淡涩各种的茶香。

与茶同一时间生长的一种野菜,更是绿色中的绿色。形似蕨菜,但比蕨菜鲜嫩,营养,口感滑嫩,它就是薇菜。多生长在有水源的山谷峦坡田坎地头,或者石头岩下。生长特别快,如果二到三天不把嫩苗采摘掉,必然老了不能食用,迅速地长叶成草状。所以一般采摘其三五寸至一尺之间嫩苗。剔除苗顶包须物,锅煮水焯捞沥晒干,边晒边人工揉搓。加快其晒干速度,也使得其颜色红润好看。吃法常有清炒凉拌,脆嫩软滑,食之难忘。是纯绿色,真正无污染,来自大自然的美味产品。

这个季节,家乡有许多人每年远赴贵州去收购生薇菜。听说那边山区漫山都是,生长极为丰富常见,收购便宜。加工干菜带回再贩卖。也是一笔不错的节季收入。只是做菜要及时晒干,易霉烂。可往往薇菜生长多在雨季,所以也不是那么容易赚。后来有人想法用炭火烤晒的,不知效果怎样。

而在过去,我们是不考虑这些的。摘的茶叶都是自家种的,几十棵或几垄,不成规模。也就自家加工自家留着喝。上山打点薇菜也是卖给上门做小生意的。摘茶,打薇菜,别看都是手指上轻轻一摘这一简单动作。实际上是个地地道道的辛苦活。一盏茶,一小摄茶叶,从嫩叶采摘到加工,费时费力。而一根根薇菜,不知道攀爬了多少山路,钻了多少沟渠密林。其时汗珠流淌,浸湿衣裳,那山冈上风儿吹来凉爽。劳作的人有时是感觉不到辛苦的。收获,那怕些微,也是快乐的。

徜徉信步在山林间,溪水潺潺,清澈见底。虾游虫跳,鸟鸣谷幽,山花乱开。树影斑驳,风浪婆娑。听,那是山的声音。看,这是山的颜色。巍巍雄浑,深沉厚重。蕴藏着无尽的生命和力量。无一处不都有着它的价值,它默默地给予,奉献着。山轮水转,生生不息。

又是一年山花开,一向年光有限裁。等闲离别销魂易,酒筳歌席上冷台。满目山河更念远,山花新雨怀春来。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