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一别数年,别来无恙

作者:单人一寸山

顾嘉轩第一眼见到方锦笙的时候是在一个朋友的脱单宴会上,方锦笙作为女方的好朋友赴宴,但是那天晚上她迟到了。

方锦笙的好朋友带她推门进入包间,把她介绍给大家的时候特意强调她单身,所有人回头看她俩,顾嘉轩打趣说方锦笙长得像他女朋友,方锦笙在朋友们大声的哄笑中只淡淡一笑不再理会,她的冷淡让大家略尴尬,顾嘉轩还想说点什么却不得不终结这个话题,方锦笙并不在意,落座后该吃吃该喝喝。

方锦笙好朋友的男朋友向她敬了第一杯酒,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以后接二连三有人给她敬酒,她没有拒绝,只是淡淡一笑依然一饮而尽,并不与人过多交谈,有几个男生对她表示了好感,但是以她以千里之外的冷淡态度别人很快望而却步。

顾嘉轩在洗手间遇到方锦笙,趁方锦笙没有离开他先跟她打招呼,他说觉得方锦笙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方锦笙一改之前的态度忽然噗嗤一笑,她半靠在洗漱台上认真打量顾嘉轩,脸颊因喝了酒的缘故略微发红。

“这个搭讪方式很土,你不觉得么?”

“在高冷的女神面前实在找不到别的方式搭讪,但又忍不住要搭讪。”

“那算你搭讪成功吧。”

方锦笙拿出手机在顾嘉轩眼前晃晃,一改之前冷淡疏远的模样,她说留个联系方式才是真的搭讪成功,那模样俏皮可爱。

顾嘉轩还在发愣的时候方锦笙已经打开了她的微信二维码,她把手机凑到他眼前晃,顾嘉轩慌乱的掏出手机弄了很久才成功加了方锦笙,他笨拙的模样惹得方锦笙一直低头笑,他也跟着她傻呵呵的笑。

方锦笙告诉她好朋友她要出去约会了,接下来朋友口里的水全喷在了桌子上,方锦笙看着目瞪口呆的好朋友翻了一个白眼,她把头扭向窗外,笑得满面春风。

方锦笙真的跟顾嘉轩约会了,他请她看电影,她在影院笑得花枝乱颤,趴在顾嘉轩肩膀上直不起身,他请她吃饭,她精心的挑选一下午的衣服,他请她喝酒,千杯不醉的她就摇摇晃晃倒在他怀里,他把她送回家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方锦笙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要起身走开的他,她猛地起身吻了他的脸,又窝回被子里背对着顾嘉轩。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方锦笙能感觉到他深情地注视着她,满脸笑容。

“方锦笙,以前不是说谈恋爱没意思吗,现在怎么,被征服了?”

方锦笙依然不搭理对方,抱着枕头笑得很陶醉。

“方锦笙,你以前的小太阳呢,你不等他了来找你了?”

方锦笙回过神来看着好朋友,可是很快又陷入了沉思,她的小太阳,对啊,她的小太阳,她还有一个小太阳,她怎么会忘了他呢。

方锦笙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因为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她从小在家里并没有得到多少宠爱,她的母亲也因为她的到来受尽委屈,特别是当她母亲的肚子再没有动静之后他们母女二人的境遇更加糟糕。

小时候方锦笙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可以骑在父亲的脖子上,而她却总被父亲责骂甚至鞭打,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奶奶对别人家的孩子和颜悦色,唯独对她总是冷眼相待,她不明白很多很多,但她明白哪天她饿了,如果全家人没有到齐她是不可能先吃的,有时候她羡慕姑姑家的表弟,每次到他们家奶奶总担心他饿,大家还没有开始吃饭的时候他已经把最好吃的吃了个遍。

方锦笙试过一次跟奶奶说饿,但是她被奶奶骂了一顿,连带着母亲也被责骂。那个晚上她躺在母亲怀里没有睡着,她的额头上脸上都是母亲大颗大颗的泪珠,从那以后她再不敢任性,她舍不得母亲哭,在这世上,只有母亲会对她笑,会把好吃的全部给她吃。

方锦笙六岁那年母亲坐在她对面,她很严肃的告诉方锦笙她们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要和爸爸还有奶奶他们分开很长一段时间,母亲问她怕不怕,但是随即她又抚摸着她的脸蛋,她说有我在丫丫别怕。

方锦笙不知道远方到底是哪里,但是只要跟着母亲她真的不怕,她重重地点头,母亲苦涩的笑容她读不懂,她只看到母亲脸上的表情是笑,她也跟着笑。

方锦笙和母亲到了那个她说的远方,那里有游乐场,有很多高楼大厦,有很多来来往往的车子,还有糖葫芦,母亲给她买一串糖葫芦,她说日子就像糖葫芦,有酸但也会有甜,方锦笙听不懂母亲的话,她也不喜欢山楂的酸味,她只喜欢裹在外面那层甜甜的糖,每次吃了糖她都觉得特别满足。

母亲把方锦笙送到了学校,那里的小朋友扎漂亮的发圈,穿漂亮的裙子,每天也有很多甜甜的糖吃,他们都很勇敢,敢于站到教室的最前面唱歌和跳舞,相比之下方锦笙就很胆怯,她很少说话,时间久了她又回到了村子里被人孤立和排挤的状态,她没有朋友,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她听到别人嘲笑她磨破了的鞋子,听到别人说她是怪人,她从来不反驳,可是一到晚上她就偷偷地哭,那时候的她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也明白了贫穷的可怕。

在方锦笙那段并不愉快的童年时光里,她的小太阳给了她一段美好的回忆,小太阳是方锦笙的同学,他有名字,但是方锦笙却愿意称他为小太阳。

小太阳刚转学到他们班的时候他给全班同学分了糖果,也把糖果放在了她的桌子上,对她咧嘴一笑,她没有拿他的糖果,她已经习惯了别的同学分东西从来没有她的份,她知道接下来他也会像别的同学一样孤立她,说她坏话。

“王丫丫,为什么不吃我给你的糖果,特别甜,你害怕蛀牙吗?”

放学后方锦笙听到有人喊她,她回头看到那个刚来的男同学,她没理他走得飞快,他也飞快的追上她,却没有再跟她说话,那一路上他跟在她身后走了很久,却始终不发一言。

方锦笙回到家里打开书包把书抽出来的时候糖果陆陆续续掉在桌子上,她不知道那个男生什么时候把糖放进去的,她犹豫了一会怯弱的拆开一颗,真的特别甜,像冰糖葫芦上那层糖一样甜,她小心翼翼的把包里的糖果捡出来,又放进一个透明的玻璃盒中,那一刻方锦笙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朋友。

新来的男同学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孤立方锦笙,他坐在她前面,他们一起值日的时候方锦笙拖起垃圾桶去倒垃圾,他追上来,他说这种事男孩子做就可以,方锦笙愣在原地看着他拖着垃圾桶跑得飞快,那是她难得的一次微笑。

他还是像第一次跟在方锦笙身后一样,不上前也不说话,方锦笙忽然停住脚步砖头看他,他愣在原地呵呵傻笑。

“一起走吧。”

他如获大赦飞奔上前,他说了他的住址,原来和方锦笙的家在同一个方向,他的话也很多,每天放学他都有无数个话题和方锦笙侃侃而谈,那一年他们九岁,已经盛开了一朵老师说的友谊之花。

方锦笙好像从来不是那种被上天眷顾的女孩子,十岁那年她母亲意外跌伤,等她醒过来就只会傻笑了,那个平日里对她和蔼可亲的母亲再也没有当初的坚韧和聪慧,她的智商还不如十岁的方锦笙。

方锦笙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学校,没有见到她唯一的朋友,再见到他是在她家楼下,满脸汗水的方锦笙看到他低着头正坐在石凳上,她想上前跟他说话,却又下意识的想逃避,她现在全身脏兮兮的样子令她害羞,可是他还是看到她了,他笑嘻嘻的跑到方锦笙跟前,他说她很久没去学校,作为朋友他应该来看望她,语气像极了大人,方锦笙对他咧嘴一笑。

她向他说了事情的经过,她仰着脸说无所谓,她说她母亲说过生活有酸有甜,她现在知道了,不是她不喜欢酸味道日子就会变好,她现在正在过着一种很酸很酸的生活,她停了一会,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话,她说她好久没有吃糖葫芦了。

男孩子第二天又出现在方锦笙的楼下,他身边放了一个超大号的塑料袋子,里面全是废弃的饮料瓶,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纸袋子,方锦笙看得出来是糖葫芦,她在他旁边坐下,抽出他手里的糖葫芦咬了一口,过了很久方锦笙拖着他带来的空瓶子上楼。

“谢谢你,再见。”

男生朝她挥手,他说有空了他就来看她,帮她带更多的空瓶子,给她买糖葫芦,她对他笑,心里充满感激,夕阳的余晖洒在男孩子的身上,那一刻她忽然意识到那个男孩子就像一颗小太阳,给了她很多温暖,她悄悄流了几行眼泪,说了很多次再见。

小太阳并不知道,方锦笙要离开了,她被收养了,她不想告诉他,因为她连自己都不知道以后会怎样,要到哪里去。一开始她固执的要自己养活母亲,可是当她一次又一次找不到出走的母亲时她崩溃了,她终于妥协,由社区委员会的人把她送到了福利院,她和她进行了告别,母亲还是傻呵呵的笑,对她挥手,重复说着拜拜,拜拜,她流了一脸的泪,真的转身离开了。

王丫丫这个名字也在她离开那天彻底销声匿迹,她有了新的名字,新的住址,新的家庭成员,她的新名字叫做方锦笙,她的新父母是一对教师,知书达礼而且对她十分友善,也是自她叫了方锦笙以后,她才渐渐变成了上天的宠儿。

方锦笙从小缺失的父爱她在新父亲的身上找回了,他给她买糖葫芦,给她买漂亮的裙子,带她去游乐场玩,亲自辅导她的功课,她的新母亲,那个温柔漂亮的女人也对她爱护有加,她给她洗衣服,在她第一次生理期的时候安慰她,半夜悄悄到她房间给她盖好被子,她教她很多很多新的知识,方锦笙知道他们对她好,渐渐地她变得开朗了,也融入了新的家庭。

方锦笙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再遇见她的小太阳,她唯一的好朋友,她想办法想联系他,可是一个孩子的能力确实有限,她连据说被娘家人接回了老家的母亲都没有再见过了。

仿佛是一眨眼的时间方锦笙就大学毕业了,甜多于酸的日子确实过得飞快,连她都不禁感概,她一下子就长大了。

“我的小太阳,他已经来找我了。”

方锦笙迅速接起顾嘉轩的电话,他说订好了位子请她吃饭,她笑着说好,挂了电话还不忘向身边的朋友炫耀。

“被顾嘉轩的外表迷惑,这么快就抛弃心心念念的小太阳,方锦笙,我鄙视你。”

方锦笙并不理会她,倒在床上继续蒙头大睡。方锦笙做了一个梦,梦见顾嘉轩站在她的楼下,夕阳的余晖打在他身上,他整个人散发出柔和的光,他跟她挥手,跟她说再见,一转身她就泪流满面,方锦笙从床上惊醒过来,她立刻抓起手机打给顾嘉轩,一打通却沉默了,顾嘉轩在电话那头很着急的询问她,听着他慌乱的声音她噗嗤一笑,他才缓了一口气。

顾嘉轩跟方锦笙告白了,没有真正的鲜花,没有烛光晚餐,只有一束用各种糖葫芦和糖果装饰的鲜花,他把花递给她,他说他想竭尽全力让她吃甜的,让她过甜蜜的日子。

“方锦笙,别来无恙。我很喜欢你给我的称呼,小太阳,不过现在是大太阳了,有能力给你一片晴空。”

方锦笙的脸上早已经挂满了泪水,顾嘉轩伸手擦掉,他说这眼泪应该也是甜的吧。

方锦笙把头扭向别处不看他,她说是苦的,告白都这么简单,她不想答应了。顾嘉轩故作为难,拔下一串糖葫芦在她眼前晃。她破涕为笑一把抢过来咬一口脆脆的糖皮,她发现那天的糖格外的甜,比她第一次吃到的糖葫芦还要甜。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