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大笨蛋,等一下

作者:猫大顺

江水在雨夜中翻腾,黄豆似的雨点打得余欢眼睛生疼,模糊中只觉得迷离的江面成了极乐世界。纵身一跳,苦乐全消。

她站在栏杆上探出了半个身子,整个人在大风大雨中摇摇欲坠,却只觉得莫名的欢喜。跳下去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忘记刚刚杨帆说的那些话,和他怀中那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再一次回到两个人的世界?

余欢嘴角泛起奇异的笑容,双手一撑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却被一句恶狠狠的“大笨蛋,等一下”打断了。

转过头去,只看到地上有一只又瘦又脏的流浪猫,指着不远处那个被踩扁的汉堡包生气地说道:“你的眼睛长哪去了?这可是我一天的口粮,你是要饿死我吗?还不赶快去给大爷我买吃的?”

颐指气使的语气是如此的熟悉,杨帆一生气就喜欢这么对余欢说话。吓得她立马从栏杆上跳下来,转身想跑却又忽地停住脚步,伸手捞起流浪猫一起回去了。

那只猫还颇有风骨,在余欢怀里拼命挣扎,大叫着:“即使你抢走了我的身,也抢不走我的心。我是绝对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

01

“大爷,来,笑一个。”余欢举着手机想给猫拍照,却只得到了一个大白眼。

把猫带回家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看病、驱虫、买用品,相比刚进门的手忙脚乱,现在她已经知道怎么把一只猫伺候舒服了。但这并不能换来猫的一句赞赏。它总是懒洋洋地躺着,等着余欢给它准备一切吃的喝的玩的,然后继续用眼神蔑视她。

余欢是个没脾气的老好人。反倒每天挂着站街女最公式化的笑容,语气亲昵地喊着它的名字,还时不时蹦出一句:“大爷,来玩嘛!”

对,那只猫就叫大爷。鉴于这两个字的通用性,余欢还专门问过它是否有其他名字。哪知道当时还十分病弱的猫顿时就炸了毛:“没有!大爷就是大爷,还要什么鬼名字?我才不稀罕那种东西。”

余欢也就顺了猫的心意这么称呼它。结果它还是不满意,动不动就教训她:“大笨蛋,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对方让你去跳河你就去吗?要知道你也有反驳的权利,要学会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好的,大爷。”余欢麻溜地应了一声,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放心吧,我才不会傻到去跳河。尸体被水泡后会浮肿变形,皮肤惨白,瞳孔放大,像人皮气球一样。实在是太恐怖了。”

02

时间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三个月前脏兮兮、病恹恹的瘦猫仔,现在已经是一位身被长毛、眼藏星辰的美少年了。

每当猫惹余欢生气的时候,它就仰着巴掌大的小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一直瞅,一直瞅。宝石似的蓝眸看得她的心都化了,只恨不得对它亲亲抱抱举高高,哪里还记得自己是为了什么发火。事后她只能装模作样地摇摇头,叹一句:“果真是猫色误人”!

大爷是一只非常漂亮的布偶猫,至于流浪的原因它并没有提及,余欢也不想问。它也从来没有问过她,那天为什么要跳江自杀。他们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一起做饭看剧,相互打闹吐槽,假装不知道对方的伤口已经化了脓。

只是猫总喜欢守在高处,时不时就蹦出一句:“大笨蛋,地上没有钱捡,把头抬起来。做女人也要有范儿!就像电影里那个漂亮姐姐说的,抬头挺胸大步走,心里想着‘劳资要去杀人’。”

余欢总是被猫突然的说话声吓到,条件反射地抬头挺胸,双脚并拢,双手贴裤缝。然后像生锈的机器人一样僵硬地往前移动,嘴里还缓慢地重复着:“劳、资、要、去、杀、人。”

03

有了猫之后,余欢生活里大片大片的空白让漫天飞舞的猫毛和臭气冲天的猫屎味填满了,她忙得甚至忘了去想杨帆了。

而在之前的那段日子里,杨帆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杨帆是大她两届的学长,传说中的高富帅,从头发丝和脚趾头都自带男神光芒,刚见面就把余欢迷得神魂颠倒。

胆小的余欢自然是不敢上前搭话的,只是刚好同个社团,那天她又带了自己做的便当,活生生把男神肚子里的馋虫给勾了出来。

做饭是余欢的唯一爱好。从小到大,妈妈总是在她耳边不停地唠叨:“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得抓住他的胃。抓住了他的胃,就可以任你为所欲为了。”

吃货属性的余欢把这句话奉为圭臬,体重也很给面子,蹭蹭蹭地往上涨。这直接导致她刚上大学的时候,远看一座山,近看山一座,自然是得不到什么异性青睐的。

那天杨帆狼吞虎咽地吃完余欢做的饭菜,随口赞道:“真好吃。谁娶了余师妹真是三生有幸,天天都能吃到这样香喷喷的饭菜。”

余欢清奇的脑回路直接把这句话处理成:余欢,我想天天吃你做的饭菜,我要娶你做老婆。乐得她第二天花了更多心思去做便当,端到杨帆面前直接就把他想说的话都打回了肚子里,也就相当于默认了她给自己带饭的这一行为了。

杨帆是工程学院的,余欢则是外国语专业,所以除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几乎没有交集。可是光是在一边看着杨帆埋头吃饭的样子,余欢就觉得非常满足,甚至忘了自己要嫁给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的远大目标了。

04

忐忑了很久,余欢终于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却从没打过的号码。

电话通了,她不自觉地用双手抓住手机,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大串话:“喂,杨学长吗?我是余欢。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呀?什么,居然感冒了?那你可得要多喝热水,不看医生的话就用开水冲一包三九感冒灵……”

余欢一紧张就会不自觉地加快说话速度,直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才停止了碎碎念。她愣了愣,决定给杨帆煲个鸡汤喝。病人比较没胃口,她把鸡汤做得清淡点,肯定能让学长更快好起来的。

可是杨帆并没有因为余欢或者她手里的鸡汤而让她进门,反倒挡在门口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开口责问道:“余欢,谁允许你来我家的?谁让你自作主张做这种多余的事了?”

余欢想过千百种和杨帆相见的场景,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是生气的表情。她顿时就慌了,低着头不敢看他,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后只好把保温壶塞进他的手里,说了句“你要赶快好起来”就急急忙忙跑掉了。

“小帆帆,是谁来了吗?”

楼上传来的女声让杨帆一顿。他把鸡汤打开放在桌子上,边走上去边回道:“是邻居的大妈看宝贝儿可爱,又给它送吃的来了。”

05

再次见面,杨帆一句“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就驱散了余欢心头所有的不快,甚至反过来安慰他:“学长,没事的,生病的人确实容易心情不好。就像我,生病了就想去超市捏方便面……”

发觉杨帆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她弱弱地补上一句:“我最后都有把捏碎的方便面买回来的,可能总的就,漏了那么一二十包吧……”

总之他们还是继续一个带饭一个吃的和谐生活。

直到杨帆突然一连几天没了消息,余欢放心不下,再次来到他的家门口。直到她看到了他搂在怀里的那个女孩子,细细的腰,大大的眼,整个人就像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一样可爱。

看见余欢,女孩子从杨帆怀里好奇地探出头来:“小帆帆,这位小姐姐是谁呀?”

“我社团里的师妹,刚好路过就来打个招呼。”杨帆盯着余欢的眼睛,慢慢地问,“对吧,余欢?”

平日里吃着余欢的便当,杨帆总是和气地叫她“余师妹”。但只要有一丁点惹他不开心的地方,他就会沉下声音,一字一顿地喊她的名字——余欢。

余欢最怕杨帆生气了。她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哆嗦,当下转身就往外面走去,临走前还不忘跟那个女孩子解释:“对对对,我就是一打酱油的,不打扰你们了哈。”

好吧,杨帆确实从没给过她任何承诺,她甚至连备胎都算不上。一切都只不过是她自作多情而已。只是,为什么她的心还会这么痛呢?痛得没办法呼吸,好像快要死掉一样。

是不是真的死了,就不会这么痛了呢?

天忽地暗了下来,风猛地就起来了,余欢呆呆地往江边走去。

06

余欢总觉得那天的自己肯定是被什么蛊惑了,居然会为了一个路人甲寻死觅活,选择的还是那么恐怖的死法。

后来她专门去百度过溺水者的死状,吓得自己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都说溺死者全身肿胀如气球,那她岂不是会变成一座移动的山丘,甚至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她十分庆幸猫在最后一刻阻止了自己,不然爸爸妈妈和柜子里还没吃完的薯片怎么办?

为了避免死的时候棺材放不下,余欢再也不敢胡吃海喝了,这也导致了她在三个月内瘦了十多斤。虽没变成什么大美女,但相比以前体型变化是巨大的,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好了很多。同学见了她总会哇哇大叫,问她是不是吃什么减肥神药了。

只是世间哪有什么减肥神药?不过是心被伤了,疼得吃不下饭而已。

杨帆是最能觉察到余欢的变化的。那次偶然遇见他甚至不敢确定,只站在一旁轻声喊了一句:“余师妹?”

余欢应了一声,转过头来才发现是杨帆,气氛顿时就尴尬得吓人。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叫他一声学长。如果是路人的话,应该是不认识的吧?

杨帆竟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好一会儿才道:“三个月不见,你好像变了挺多的。”

“是不是变漂亮了?漂亮到你一下子就想把我娶回家那种?”跟猫相互吐槽多了,余欢的脸皮也不自觉地厚了起来。

杨帆没想到余欢会突然蹦出这样的话,只好生硬地转移了话题:“话说好久没有尝到师妹的手艺了,不知道今天有没有那个福气吃上两口呢?”

更没想到的是,余欢居然飞快地拒绝了他:“不行啊。家里的鸡胸肉不够吃了,要买五斤回去,再买菜的话我提不来了。”

杨帆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才找的借口,便自告奋勇地说他可以帮忙提东西。哪知余欢立马喜笑颜开:“有学长帮忙真的是太好了!反正家里冰箱大,那我一次性买够三十斤鸡胸肉囤着吧。”

07

因为宿舍不能养猫,余欢就自己在校外租了房,菜市场走个二十分钟就能到。

可这二十分钟对于大少爷杨帆来说,真的是人生最难熬的时刻了。那两袋子鸡胸肉很重不说,味道还非常大。血水不停地往下滴,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提着肢解的尸块一样,路上行人奇怪的眼光更叫他难受极了。

待到了余欢家里,她一进了门就直奔自己的猫去了,撸了好一阵才想起做饭的事,结果做的还是为猫准备的水煮鸡胸肉。她一边忙活着一边不停地跟猫唠叨:“大爷,我今天买了这么多鸡胸肉,你是不是很高兴啊?因为有学长帮忙,我就把摊子上的鸡胸肉都买了,卖肉的老板娘可高兴呢。”

跟大爷唠嗑是她最近才养成的习惯。虽然大爷十有八九不会理她,可是感觉有它在身边,自言自语也变成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杨帆突然就有些妒忌这只猫了。余欢做的饭菜,余欢开心的笑声,这一切本来是都属于他的。结果现在却便宜了这么一只畜生!他像被人抢了肉的恶狗,凶狠地望向了流理台上的那只猫,却发现那只有点眼熟的猫同样也在冷冷地盯着他。

平日里鸡胸肉还没做好大爷就守在旁边喵喵叫,怎么今天这么安静?余欢奇怪地转过头来,看到杨帆怪异的眼神只觉得心慌,赶紧小跑过来抱起猫。猫却使劲挣脱了她的怀抱,跳到流理台上依旧冷冷地盯着杨帆。

杨帆此时却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师妹,你这只猫可真漂亮,是买的吗?纯种的布偶猫,价格可不低啊。”

余欢才想起杨帆曾提过自己养了一只布偶,知道骗不过他,便老实地点点头:“不是,捡的。”

“原来如此。那你可要小心,谁知道它身上会不会带了什么奇怪的传染病呢?况且,”杨帆反过来死死地盯着大爷,笑得更欢了,一字一顿慢慢地说道,“这种猫天生还带有一种叫多囊肾的怪病。也就是,它的肾会慢慢长出一个又一个的囊,直到两个肾全部烂掉,才会死去。”

余欢慌得想转身逃跑,却瞧见猫仍独自站在流理台上,倔强地仰着头和杨帆对视。她心底里突然就有了巨大的愤怒,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脑子还没想清楚,余欢的身体却自己动了起来。她对着杨帆冲过去,狠狠地撞了他一把,嘴里大喊着:“杨帆,我家不欢迎你,你赶快走!”

杨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嘴角甚至有了愉悦的笑容:“好,我走。反正汉堡包不起作用,老天爷还是会收了这个畜生的,它活不了多久的。哈哈哈!”

08

什么狗屁弃养,什么单恋失利,通通都抵不过那张通过B超下达的死亡通知书。

那天照B超,医生指着猫不成形的肾结构再三跟余欢确认:“你真的要领养这只猫吗?多囊肾是先天性疾病,到现在还没有相应的治疗方案。发病的时间不确定,可能一年两年都没事,也可能下个月就发病了,到时候只能靠静脉输液维持生命。”

B超不需要打麻醉,可猫却一个劲地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只是那不停发抖的身体却出卖了它。相比照B超之前的歇斯底里,现在的它更像是接受了命运的审判,再也不抱任何生的希望了。

余欢轻轻地点了点头,明确地回答了医生的问题:“是的。”

猫的身体在那一刻突然停止了颤抖。它悄悄抬起眼睛看余欢,却发现自己的眼前模糊一片。

之后大爷就顺理成章地在余欢家里安顿了下来,只是彼此都不再提及这件事。没有人提及的话,死神是否也有可能忘了光临?

而今这层薄薄的窗纸却让杨帆硬生生捅破了,把他们想雪藏的不幸一刀剜了出来,扔在夏日午后的大街上,让他们无处可逃了。

“大爷,我不知道杨帆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余欢泪流满面地抱着猫道歉。只是最后的话不知道安慰猫,还是安慰她自己的。

猫反而镇定了许多,抬起爪子拍了拍她的脸,安慰道:“电视上说比干的七窍玲珑心很厉害,那我的千疮百孔肾不是更厉害了吗?哎,你怎么哭得更厉害了?反正没有我这只猫,你还会有下一只的。不过估计是找不到本大爷这么漂亮的了,现在就勉强给你多抱抱吧。”

看到猫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余欢终于破涕为笑,哽咽道:“反正……我是打死也不会……养品种猫的。”

猫十分不屑地嗤了一声:“你现在是这么说,以后看见漂亮的猫咪还不是跟饿狼看到肉一样,直接就扑了上去?老实说,你那天是不是被本大爷的美色迷住了,才把我抢回家的?”

“别太自恋了。你那天丑不拉几还浑身发臭,像从下水沟爬出来的老鼠一样。是姑奶奶我善心大发才会救你的,感恩吧!”

没想到猫却认真地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嗯,谢谢你。”

09

那天,猫也是准备自杀的。

那个汉堡包里面藏了大量的老鼠药,是杨帆放的。小小的一口就能致它于死地,而杨帆也就不用再觉得难堪了。

邻居三番两次向他投诉,说他的猫晚上在附近叫个不停,要他管管。所以他买了几包老鼠药,放到了猫最喜欢吃的汉堡包里。

对,它就是杨帆养的那只猫,就是他口口声声叫着的“宝贝儿”。

之前的日子顺风顺水,杨帆把它捧在手心里呵护,不亲人的性格也被当做高冷一般跪舔。直到它身体不适照了B超,医生的话没说完他就紧张万分地追问:“医生,这个怪病会不会传染?肾居然会长出无数个泡泡,太恐怖了。我需要去做什么检查确认一下吗?”

医生见他完全都听不进去,只好无奈地问道:“那你的猫要怎么办?”

杨帆想都没想就答道:“这么恶心的东西,当然是扔了啊。”

一直假装淡定的猫终于慌了,围着杨帆不停地解释:“杨帆,没事的。这个病是在我的基因里的,它不会跑出来钻到你身上让你生病的。以后我也会乖乖的,让你摸让你抱,再也不会假装逃开了。”

只可惜从它口中发出来的只是一句句撕心裂肺的猫叫,反而吓得杨帆一退三步远,转身落荒而逃了。

猫那个时候才醒悟:即使它记得刚进门时那只狗的教训,跟杨帆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却还是摆脱不了被弃养的命运。

10

猫逃出医院,冲过马路,钻入绿化带,躲过几个小孩的恶作剧,最终还是来到了杨帆的家附近。它从两个月大就在这里生活,这里就是它的家。

作为宠物的猫,没了主人就没了存在的意义。

猫想回家,可是杨帆家的门窗总是关得严严实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它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到窗前跟他解释,却只收到了一大堆笔筒和拖鞋。

它不知道怎么数日子,只知道身上雪白的长毛已经变成了黑色,结成了一块块像臭虫一样粘在身上。而那一天杨帆也终于不耐烦了,把老鼠药放到汉堡包里,扔在了它经常出没的地方。

猫觉得自己应该吃下这个汉堡包。毕竟是杨帆给的,买的还是它最喜欢的鳕鱼堡。这样的话,它和他都会得到解脱吧?

天空忽地暗了下去,树木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江面开始掀起了浪花。猫蹲在那个汉堡包面前,想着应该要跟谁告一下别,却发现自己只认识杨帆一个人。

就在它恍神的那一刻,一只巨大的帆布鞋准确无误地踩在了汉堡包上面,将它压进了路面的缝隙再也抠不出来了。眼看着汉堡包没了,猫突然觉得有点开心,又觉得非常生气。

抬头一看,居然是那个大笨蛋。那次杨帆不想让她看见楼上的女孩子,堵在门口对她恶声恶气。而她竟没一句反驳,只是一味地低头道歉,最后留下鸡汤就慌不择路地走了。看到余欢这窝囊样,猫慢悠悠地喝着保温壶里面的鸡汤,只评价了“大笨蛋”三个字。

回想起美味至极的鸡汤,猫不由得咂了咂嘴,突然觉得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结果回过神来就看见余欢要往江里跳,吓得它大喊出声:“大笨蛋,等一下!”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