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

作者:琼瑛卓玛

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

正如我眼睛里的蓝色烈火不可能一直燃烧
穿着藏袍的缪斯会在氐宿月佛吉祥日
最明亮的街巷离开

病恹恹的推土机喇叭声冲击尼洋河上游时
您正在梦里睡去,袒露少年的天真
——凌晨三点,从秃鹫口中抢回您的小女孩儿

如果我紫藤般的身体在春天
曾驻扎过一个灵魂,那么它也早已离开
您若想拜访,
或许可以问问十五年前
拉扑楞寺顶独自开花的一株小早樱树

琼瑛卓玛于2018-3-25凌晨2:42,咸阳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