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作者:十七vivian

01

学校图书馆旁一侧的樱花开了,粉色的画面配上欧式建筑风格让过路的许多情侣停下来拍照。

而我现在着急回宿舍,手表显示现在已五点五十了。而我前两天和南希约好六点见面。

马不停蹄地直奔宿舍,打开电脑,恰好看到了南希发来的请求,快速地点击同意。

南希是我高中时的笔友,一个印度尼西亚女孩,如今在台湾上大学。三年来我们从未见面,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约定好视频。

宿舍网速有点卡,但屏幕很快放大了南希的脸。哇,第一眼看过去挺黑,但还是眉清目秀,大大的眼睛显得整个人非常可爱。我咯咯地笑着,南希不明所以,一头雾水看着我,很快她便用流利的英语询问道What are you doing?

幸好我能抓住关键词,蹩脚的英语总算能回应她的问题,你们宿舍是什么样子?你们学校吃什么菜之类。

全程英语交谈,不过很快南希要去图书馆了,我们两人意犹未尽地挂断了视频,并承诺下次再聊。

外面开始天黑了,此刻我心情愉快地拿出耳麦,准备边听歌边看书。桌子上的手机屏幕却亮了,林沐发来了条语音,“速来,我在天台等你。”没有多余的表情包,我纳闷了,这不是林沐的风格啊。

穿好外套蹭蹭地跑上天台,推开门,一阵大风迎面吹来,看到了瘫坐在地上的林沐,披头散发,旁边一排空的啤酒罐。

02

我心头一紧,赶忙跑过去,扶起林沐,她的手冰凉。

“林沐,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林沐沉默不语,我也安静地坐下来,望着她。大概过了一刻钟她缓缓抬起头,慢条斯理地说出了震惊到我的四个字,“我怀孕了。”

我结巴了,想问很多又不知道从何谈起,全部卡在喉咙,只好轻声细语地问,“林沐,怎么回事呢?”

林沐凄惨地笑了,很快又低下头,“你知道的徐子枫...”

我知道林沐口中的徐子枫,体育部的成员。成绩优异,年年拿奖学金。身高挺拔,五官端正,小麦色的皮肤,笑声爽朗动人。徐子枫走过的时候,所有的女生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那时候林沐刚进入学生会,徐子枫是主席。因学校要求,两人经常同台演出,担任主持人。不久后,徐子枫便开始了糖衣炮弹般的追求。

可是一年后的今天,我看见林沐坐在这里一个人喝闷酒,忍不住心疼起来,从高中到大学,这是第一次她在我的面前那么无助。

03

“那他知道这件事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林沐误解我的意图。

“嗯,最近他在借钱。”林沐头也不抬,继续喝了口啤酒。

“什么?!你们的意思是要打掉吗?”我夺过她手中的啤酒,直视着林沐。

“嗯...娜娜,我...我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林沐吸了口气。

我没有接话,天台上的风很大,林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我拍拍她的肩,“林沐,我们先下去再说吧,等会可能会下雨了,不要感冒了。”

我站起身,准备要走了,林沐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娜娜,借我点钱好吗?”林沐第一次用乞求的眼神望着我,我愣了愣,“真的决定了吗?”

林沐点点头,我只好说,“那我这两天给你转过去。”说完,拉着她的手回到了宿舍。

躺在床上后,我开始犯难了了,上次和闺密去了南京游玩一周,银行卡余额只剩七八百。一瞬间真想拍打自己两下,从小到大都没有养成存钱的习惯。

两天后,我凑齐了一千,立马给林沐转了过去。

林沐坐在奶茶店里,我帮她点了杯热牛奶,“娜娜,谢谢你。”林沐拉着我的手,眼里甚是感激。

“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我也帮不上什么,”顿了一下,我继续说“那你们什么时候去医院?”

“就这两天吧,子枫借了一千,他还在借。前两天去检查我交了定金,现在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林沐再一次抿了抿嘴唇。

“那学校这边怎么办?”我担忧地问道。

“我已经安排好了,跟辅导员请假看病,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其他的就要麻烦你了。”

04

辅导员信任林沐,她退出了学生会,也顺利请好假。

后面的两周,我没有看见她,只是林沐偶尔会在微信里询问我班上的情况,我则让她放宽心,目前为止一切都正常。

从高中到现在,林沐仍不爱社交,性情高冷。没想到到了大学后,依旧如此,参加学生会也是一时脑热答应我去试试的。

她上课总是坐最后一排,而我伪学霸一枚,和室友坐在第一排为了抄笔记,我怂恿她来前面,她却说独来独往惯了。正因为如此在林沐消失三四周后没有人察觉到。

直到第四周,我上课走神,转过头才发觉已经一个月未见林沐,最后一排的位置空荡荡的。

我急了,发信息问她在哪,她没有回复。班上同学课后八卦起徐子枫,又提起林沐,都唏嘘道一个月未见她本人了。转过头来问我,我支支吾吾地答道“好像是家中有什么事吧...”

下课后我打电话林沐。

“太好了,这次没有关机。林沐你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吗?班上同学都发觉你太久没来上课了,老师都问我你去哪了,给你发信息也不回。”我一口气说了很多。

“徐子枫在附近租了房子,我在这里养病,更好一点了。”

第二天林沐便来了上课,惯例是最后一排,脸色苍白,走路颤颤微微,同学打趣说想把自己的肉分点给林沐,林沐则露出了官方式微笑。

我拉她去吃饭,她低声说道“那一千我可能要很久才能还你。”

我夹了块肉放林沐碗里,只听见林沐一个人说了起来,“子枫借的一千,包括你的一起两千,我们去了一家私立医院。”

我心头又一紧,“怎么不去正规医院...”到嘴的话终究咽了下去,一边又忍不住暗暗自责。

林沐吃了口饭,继续说道,“医生说我身体不好,建议我们不要打掉,但是...”

食堂里人声鼎沸,没有人注意到林沐的大颗泪水。

我抱抱她,用纸巾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珠。

05

暑假来了,为了消磨时间,我和闺密随着中介去了一家电器的出口公司兼职外语翻译。林沐和徐子枫两人去了上海打暑假工。

回来的时候我胖了一点,林沐还是那么瘦,还是竹竿一样的两条腿。

我又开始了自己的周末风格,泡图书馆,或者参加各种派对,郊外秋游。林沐习惯躺在床上玩手机,点外卖,偶尔能看见徐子枫在楼下等她,她才外出。

这两年我们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直到我考完四六级考试,趴在桌子上叹气。

手机里显示林沐的来电,我无精打采地问道:“怎么啦?”

“我在楼下,吃饭去吗?”林沐难得邀请我一次。

“怎么突然找我吃饭?那你等我一下。”我披了件外套,拿了一卡通便下楼去。

粉蒸鱼很好吃,我看着林沐一脸满足,瞬间考试的烦恼抛之脑后。

“我可能要结婚了。”

我刚吃下一块鱼肉,差点鱼刺卡住喉咙。

“咳咳,也是,毕竟你和徐子枫恋爱那么久了嘛。”

“我指的不是这个...”林沐的筷子放了下来,蹙着眉,“我有流产的迹象。”

我惊的嘴巴张开,筷子停在半空。

林沐拉着震惊的我坐在空无一人的草坪上,过了很久,我才吐出一句,“这次又怀孕了吗?”

“嗯...”林沐接着说,“我们两人都没怎么注意保护措施,我也没想到...”

“前两天发现又流血,因为是生理期,结果断断续续的,我随手查了一下,才发现是流产的征兆。”

时间似乎停了下来,我只能听见林沐一个人自言自语,“去了检查,医生说如果这次再打胎,以后...可能没有生育功能。”

我望着林沐的侧脸,恍然间发觉六年来第一次她变得很陌生。

“再帮我一次,好吗?”林沐低下头。“如果我们结婚,肯定就要休学,这样对他影响太大了。我们也还很小,养不起孩子...”

“不是不帮你,林沐,你还不懂吗?他真的爱你吗?我不能明白为什么每次出事都是你自己一个人解决,徐子枫呢?还是个男人吗?”我愤愤不平,站起来。

“而且我爸妈最近工作不景气,我还没向他们要生活费,我也没有钱。”说完这句话,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徐子枫的钱也用完了,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林沐想拉着我的衣袖,可只看见了我的背影。

06

坦白说,我没向爸妈要这个月生活费,但卡里还是有一些零花钱。

那时我只是不能明白,为什么人可以再次掉进同一个坑里。

可能是爱的很卑微吧。

林沐又翘课了,我气不过,加了徐子枫微信,开始质问:“你知道林沐的事情了吗?你是男人吗,一次次让自己女朋友去借钱,你自己呢?”

我脑海中对徐子枫的所有好印象全部消失了。

“是我做的不好,下次会注意的,这次帮帮我们好吗?”

我暴跳如雷,咒骂徐子枫好几遍后便把手机丢一边了。

可当我得知林沐即将住院的时候,我还是转了一笔钱给她,并告知林沐下周会有随堂考试。其他的我一律不愿再听,就如我曾经像姐姐般教诲她要好好吃饭爱惜身体一般,林沐置之不理的回应。

结果是林沐错过了那场随堂考试,需要补考。我没有再插手林沐之间的事情,很快寒假来了,拉了个旅行箱就走了。

徐子枫打来电话,“林沐去了工厂上班,你帮我劝劝她好吗?她才刚做完手术,身体那么虚弱,你是知道的。”

“徐子枫,”我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的女朋友就是这么被你对待吗?她打胎的时候你去哪了?身上没有一分钱,女朋友焦头烂额地借钱,然后自己上班还上对吗?你算什么,这点担当都没有吗?”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把徐子枫拉入了黑名单,徐子枫这样的人物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当晚我写了封邮件给林沐,所有的建议和真诚都在每个字里,我想起了高中时晚自习很饿的时候,林沐偷偷在我抽屉里放了一堆的零食。

可如今我们也慢慢地越走越远。

07

毕业后班上很多同学进入了事业单位,我在市区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林沐远离了所有人,去了深圳的一家外贸公司。

国庆期间,林沐转了我一笔钱。扫了一眼,是两次的数目。

简单问候之后,林沐在微信里说道她已经和徐子枫分手。

我没有再回复,突然想起南希很久以前分享的那句“自爱,沉稳而后爱人。”

文章来自简书。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