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第一次做人没什么经验,所以活成了这个狗样子。

作者:左眼大大

老刀已经34岁了,还是一事无成。没有妻女,所以终日孤身一人,久而久之,街坊邻居都喜欢到处给他牵红线。

老刀其实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是否单身,他觉得这样挺好的,了无牵挂,但就是偶尔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老刀是个单亲家庭,是母亲一手带大的,父亲在他还小并未曾有过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因病去世了,记忆中的母亲总喜欢倚在门口,喃喃自语。

二十岁那年,母亲得了精神分裂疯了。那时的老刀刚大学毕业,找工作如大海捞针,焦头烂额,整日奔波。听到母亲疯了的消息后,老刀直接坐在了马路边上崩溃地嚎啕大哭,根本无暇去顾及旁人的眼光。

老刀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从大城市里赶回老家,第一眼见到母亲的时候她已经被邻里乡亲五花八门的绑在自家的床上,目的是为了防止她再次逃脱。

很长一段时间,老刀都在努力地攒钱,各种脏活累活都去干,为了一点钱,为了他整日傻笑的母亲。

老刀其实也有崩溃到控制不住的时候,他承认他在某一刻突然就很想把母亲掐死在床上,手都已经放在脖子上了,可是差点勇气,因为只要看到母亲的那张脸,他就想起小时候她也曾为抚养他长大做过的那些劳累脏活,那些在额头上挥洒的汗水,和岁月在她脸上手上一并留下的痕迹。

说到底,都是不忍心,他终究是下不去手。

两年后,母亲终于去世了。

老刀突然觉得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就轻了,所以放下了很多东西,包括热情、善良。随之带来的却是内心日渐丰盈的肮脏、龌龊,和黑暗。

老刀偷偷干起了非法买卖,因为偶然一次接活认识了混社会的陈年,得知这个买卖来钱来得特别快。

老刀过怕了苦日子,加上疯癫的老母亲过世了,他也没什么忧虑,便放下了一切脏活累活,开始当陈年的跟班。

起初,老刀并不知道这是非法买卖妇女,陈年带着他去看货的时候,老刀的腿都吓得直打颤,他支支吾吾地和陈年说,“这…这…这就是让你赚钱来得快的玩意儿?”说完,冷汗津津,他急忙地用手柄擦去不让陈年看到,怕他笑他怂。

陈年转过头手背在腰后狡猾地笑着对老刀说,“怎么着,怕了?我告诉你,这种生意一旦入手就意味着不可能有回头,所以你要是想打退堂鼓,就只有死路一条。”

老刀故作镇定地对陈年说,“笑话,我怕?这么多年那么肮脏的生活我都过来了,老子早就受够了。”

陈年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老刀的肩膀,“很好,你有这种想法我很欣赏,但你他妈最好别耍我,否则我陈年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不信的话你就去打听打听。”

老刀紧张地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他绝对不能因为害怕就此放弃,他真的过怕了那种贫穷到没有尽头的生活,那种整日只能看别人脸色,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却不能当面反驳,只能握着拳头红着脸生闷气的生活,老刀早就受够了,所以当他决定跟着陈年的时候,就从没想过放弃。

陈年凭着过去的经验相信老刀,他知道他的不堪会让他足够狠心,陈年心里想,这是个可以认真培养的“好苗子”。

陈年不管去哪“提货”身旁都带着老刀,带老刀熟悉各个串场,认识各个带头老大,教老刀各种躲避警察的方法的同时,还教他怎么样可以把“货”伪装得更自然。

对付不听话的“货”,陈年有各种办法让她们闭嘴,让她们因受不了惨痛的虐待而妥协。不过有些货主也要求“货源”必须完好无损,所以陈年也教了老刀几种比较软硬兼施的方法。

有几次“货源”反抗的幅度太大,陈年脾气一暴躁气就上来了,对着她们拳打脚踢还不足以泄愤,就随手把放在桌子旁边的刀具拿了起来,砍断了“货源”的几只手指。

老刀看到几近疯狂到任何人都拉不住的陈年,他胆怯地后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对面鬼魅邪笑的陈年,额头不经意地直冒冷汗,嘴唇紧闭着,几次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双手颤抖地紧放在身后。

陈年转过身把刀传给老刀,用暴躁而发红的眼睛看着他说,“你来,用这把刀把这个女人杀了。”

老刀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我?杀了她?”

“怎么?不敢?怂了?我告诉你,这些兄弟跟着我可都是这么过来的,你问问他们谁的手里没沾过几条人命?”陈年用手指扫了扫站在旁边的几位兄弟。

老刀战战兢兢的走上前,颤抖的接过陈年手里沾满血的刀,失态的看着躺在地上被砍断了几只手指的女人,他下不了手,他以前太高估自己了,以为无所畏惧。

陈年双手抱胸地看着老刀,“今天不是你死就是她死,你选一个吧。”态度坚决。

老刀脑袋里一下子闪过很多画面,想到以前做过的种种肮脏,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反正踏入这个坑就已经意味着不能回头了,杀就杀吧,不管了。

老刀紧闭着双眼,双手用力地砍了下去,血溅了他一脸,他睁开眼,发狂地大笑,顺势又砍了几刀。陈年走上前去,用手指在尸体的鼻尖感受是否还存在气息,确认无误后便命令几个手下把尸体给处理了。

老刀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他慢慢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他冷笑了几声,然后突然放声大哭起来。陈年见怪不怪,把老刀一人留在房间里让他发泄,他就是要让老刀知道,做这行,总要付出代价的。

自从老刀经历过那件事后便开始越发变得冷酷无情,陈年有点诧异他变化如此之快,但没说什么。

老刀开始独当一面,各种大事小事陈年都吩咐让他去做,老刀也都一一遵从,无怨无悔。

邻里乡亲为他介绍的一些女伴,他在正常见面过后便私底下偷偷约出来。起初,他用药物迷晕了那些女人,尔后实施强奸。后来,老刀渐渐觉得这些女人姿色还不错,便在强奸之后偷偷运卖给那些又老又丑的孤寡男人做老婆。

老刀的心里开始越来越膨胀,有时候的做法太过于明目张胆,陈年曾私底下偷偷告诫他一切要小心处事,避免出风头被警察逮住,老刀不以为然。

几个月后,老刀以及陈年几等人全部被抓获。

经过法院判决,老刀和陈年等人全部实施枪决。后来通过媒体大肆传播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众皆知,社会掀起一片惊恐。

在实施枪决的前一天,老刀站在监狱里的窗户旁,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通过窗户洒进来的缕缕光芒,此时此刻老刀感觉心里最轻松,他知道一旦踏进这条不归路后,这一天迟早是会来的。

他轻松地吐了一口气,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了短暂且不堪的人生里的各种黑暗画面,他无力地笑了笑,感叹道,这辈子的人生总算过去了,可我把它过成了什么狗样,用着最卑鄙的手段伤害最无辜的人,像我这种人,应该没有下辈子了吧。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