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如无相欠,怎会相见

作者:callme荞麦君

我是在浅海里游走很长时间的人鱼,因为在深海里呆腻了,在浅海里游荡时交了一个彻夜交谈的朋友。我们谈天说地,天马行空。

他是个渔翁,但后来发现,他也不过是个广撒网,也许他对我说的内容已经和无数鱼儿说过,这是后来发现的。

他对所有的鱼儿都有兴趣,会打捞周遭所有能入他网的鱼,在他眼里看起来不错的金鱼啊鲤鱼啊什么的,如此殷勤般固然也没有招揽到他的心爱之物。

有时我会替他遗憾,在他身边遇上心仪的鱼儿时,并没有讨到对方的欢喜。为此他也有过伤心沮丧落泪的时候。

像我这样涉世未深的孩鱼对一切新鲜的事物都充满着好奇,什么都要体验一下,包括各种体验,了解广撒网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意思。

我不是一条木讷的人鱼,广撒网会经常调头寻觅另外的食物,我也是属于调皮的鱼,有时我会帮他计量一下,姜太公到底钓了多少鱼,是大鱼还是鳗鱼。

他撒出的鱼饵并没有什么效果,他认为凭着他的智商,会有很多自愿上钩的鱼,然后,让别人仰望他,围着他的鱼饵转,他确实有王牌鱼饵的头衔,但不是每条鱼都喜欢同一种食物。

有时我看他钓不到鱼,也挺累,为了争强好胜心,他对于好钓的鱼好像并不稀罕,而是竭尽全力的才是最终的目的。我拭目以待有一天他撒开的大网,有收获颇多的愉悦。

其实对于我这条深海的人鱼,自始至终他没有见过我的真面目,我玩心太重,在浅海遇上了他的那些日子,那是我最迷惘的阶段,是他用语言不厌其烦的治愈了我。

之后,我一直抱着感恩的心去回馈他,明知道他是广撒网,但当时治愈我的时候,至少并不那么认为。

我是一条有记忆的人鱼,惦记着他趴在沙滩上守望过我的日子,我匍匐在水岸之间等待过他的日子,在那些阴霾的日子里,在那些月光皎洁的星空里,在那些风潮涌动的白昼里,在那些漫天烟花绽放的时刻里,在那些澎湃汹涌的泪水里,在那些莫名无望的山河间,在那些浸满花香的凝语里,我与他有过心灵撞击,只是那时我们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他是来钓鱼的,我是来玩耍的。

在他薄雾寒冷的垂钓里,我默默地送过他温暖,虽然他说不用,但我还是聊表心意,在他被薄雾覆盖的迷惘里,我也给他拨开云雾见天明,在他沮丧的日子里,我点起篝火温暖过他。在明知他是广撒网后,还是感谢他那些骗过我的假话。

因为他的出现,让我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自己,识别自己,优在哪里,错在哪里,游走的世界里变得努力和聪慧。

释迦牟尼说过一句话:世界所有的相遇,皆有因由。若无相欠,怎会相见。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

万千海里,无论你游走到哪里,经历什么样的经历,遇见什么样的人,发生怎样的故事,一切都是该发生的,是你该路过的风景,也是你该到达的远方。

人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识的概率只有千万分之五,相知的概率只有十亿分之三,这么微乎其微的几率,我和他也上演了一场遇见。

他看似高高在上,心比天高,人比花娇,但他的内心一直是如同一只独立行走的猫,他没有姜太公深思熟虑,没有姜太公老谋深算,甚至没有一颗稳定的心,某时幼稚的像个孩子,说话从不婉转,单刀直入,一点心思不用猜就如明镜,这是他至今捕捉不到真正喜欢他的鱼,亦或者是他努力寻找的鱼。

他的网线里线条分明,粗细不均,布满了一些小利益和物质的重线,还有精神上自娱自乐的线,我对于带小市侩的线条感染力不强,所以没有任何牵绊,我在他的网里游刃有余,没有被套住,也没有挣扎不出来,这也是我与广撒网没有冲突的原因,他的网只是我的游乐园,过于了解,我并不担心落网,反而在那些日子里我看到了鱼儿们的故事,让我洞察到广撒网的用意。

(1)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努力奔跑
    努力奔跑发布于: 

    👏👏👏👏

  2. 努力奔跑
    努力奔跑发布于: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