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速成小爱情

作者:靴子里的猫

1

哇啦三年前遇到的呱嗒,那时他正处在情绪的低谷。呱嗒后来说当时的哇啦就像一束光射向了他的生活,她是叽叽喳喳的小鸟,是蹦跳不停的兔子。

哇,怎么会有这么活力四射的人,好幼稚好烦欸!呱嗒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前期也一直持蔑视的态度。

后来哇啦走了一个礼拜。

呱嗒觉得,emmm……有点安静有点过于的无聊。那个烦人的小妖精好像走了好几年的样子。天哪,该不会是在想她?!!!立刻一巴掌拍醒自己才行。

2

哇啦发现从她回来后呱嗒就在躲她,以为是哪里招惹到他了,就老想逮住他握手言和继续是社会好朋友~

躲猫猫游戏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吧,哇啦突然变安静了,好一朵沉默的小睡莲~

这下该呱嗒急了,那个千般万般的好奇。甚至动用了自己最不齿的窥私技能,时刻追踪哇啦的社交软件动态和在公司的一举一动。

有一天,呱嗒看见哇啦软哒哒趴在桌子上,眼珠子一动不动。他不时地偷瞄注意着情况。

时钟指向六点,“都下班了,这货怎么一点都不激动,也不想着走”。呱嗒暗暗调侃道。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呱嗒发现有点不对劲。

哇啦的眼珠子还是一动不动,姿势也没有任何变化。呱嗒脑子里开始想一些不好的可能。“难不成嗝儿屁了吗?我还准备喜欢她呢卧槽”!呱嗒坐不住了,一个箭步奔过去。

手放到哇啦的人中下面……我的妈真的不喘气儿了。

难过的挤了一滴眼泪以示悲痛,抽噎着说“老子开始喜欢你了啊,啥都没开始你就过劳死了,要不要这么缺心眼儿的,臭不要脸小妖精!”

3

“欸你干嘛呢,我不在就这么骂我的?”

“嗯???”

呱嗒有些懵逼的同时带着一丝不安,缓缓转头发现哇啦扛着一箱假发套站在眼前。

“妈呀,见鬼了这是,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早上去取明天要用的假发套啊,路上堵车下班了才过来,累死了累死了。”说完便端起水杯咕嘟咕嘟猛灌。

呱嗒赶紧反手去摸死去的那个哇啦。

“我去我去我去……这玩意儿刚才没注意摸,咋就成仿人皮橡胶了呢。”呱嗒心里一凉又带着一丝小窃喜。

“对了,刚才你说开始怎么我了呀。”哇啦嘴角上翘盯着呱嗒问道。眼神中带着一丝狡黠的光。

“那啥,看你死了,年纪轻轻挺不容易,给你开始哭丧超度一下啊。”呱嗒搜刮着所有能掩饰自己不良居心的词。

哇啦先是噗嗤一笑,继而哈哈大笑个不停。“王八蛋,对着仿真娃娃哭时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哦。”

呱嗒被抓个现行还被人毫不留情的当面揭穿,脸涨的红成了猪肝儿。突然就贫不动了,嘴上好比是打了陈年的封条。

“女孩子家家的,搞什么破玩意儿娃娃,还按自己的脸整!”呱嗒气急败坏的反击,虽然是有一些些的弱……

“呵,有脸讲?为了诈你这个臭石头,造这仿真娃娃不仅浪费了好多脑细胞,还了花了我不少钱呢!”哇啦生气的杏眼一瞪。

4

“得得得,该听的都听到了。给某人加班哭丧哭的我饿了,要去吃饭了,要吃的就跟着噢。”拎起包就准备撤,到门口时又顿住。

哇啦见此便含笑跟了上来。“这么闷骚的吗,说请我吃饭会死吗!”嘴上依然不饶人。

“喂。”

“干嘛?”

“挎上。”呱嗒不好意思的嗫嚅道。

哇啦盯着呱嗒看的他快要疯掉时,把胳膊钻进了他的臂弯。

“欸,胳膊有点肉噢,满脑肥肠的我可不喜欢的。”

“哈?满脑肥肠!女孩子家家,嘴就这么贫么?”

“对呀,我可是嘴上功夫向来不服输的。”

“这样啊,那……”说话间呱嗒转头看着哇啦,眼里的小火苗窜起来了。哇啦看的心里有点没底,戒备的向后退,当背抵在墙边时~

“那我们比一下看谁更厉害好了~”呱嗒邪笑着脑袋瓜子光速移向没了退路的哇啦。

“唔……”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