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你丑我瞎,最适合谈情说爱

作者:雷垒

黄豆是个瞎子。

很多人都对黄豆有误解,都以为是黄豆看小黄书,积劳成疾,就瞎了。
误解的总和就是不争的事实。

的确,黄豆不论去哪里,手里总会攥着一本又黄又厚的书,很多人都不知道,黄豆的兜里还有个小黄人。
百密一疏,黄豆黄这个名字就在黄豆住的那个半径范围的坊间流传开来。

五颜六色遗落在失明的世界里都是黑色的,黄豆也不计较这些,心如止水,参禅般淡定,“我瞎我的,都让那些人黑去吧!”

因为黑,黄豆果然认识了果然。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黄豆很多衣服不能穿了,决定去商店买些衣服,黄豆酷爱黑色,黑色帽子,黑色上衣,黑色裤子,黑色鞋子,穿出去给人的感觉不是出丧就是黑社会出街。

卖衣服的果然很好,很善良,劝黄豆买些别的颜色,她觉得黄豆除了瞎,还有点小帅,和韩国欧巴有得一拼。

黄豆说不。他告诉果然,以前他也喜欢搭配别的颜色,米色的帽子,淡蓝色的T恤,淡黄色的背带短裤,纯白的鞋子,打扮这么潮走在街上老以为整条街就是自己的,一种主宰世界的错觉。

似乎......
“哈哈哈,城里人真会玩儿。”
他们很礼貌地把瞎子称呼为城里人。也有人会提醒黄豆穿配不佳。

原来黄豆戴的帽子是绿色的,袜子左脚一只是酒红色,右脚一只是深蓝色,衣服、裤子、鞋子还好黄蓝黑配,就是小黄人造型,小黄人只是被帽子和袜子坑了。

霸王的横扫六合,瞬间成了王八在大街横竖被扫的既视感。

黄豆不再那么花哨,不喜欢那些五颜六色的东西,他对果然说:“黑色挺好的。”

“你内裤该不会也是黑色的吧?”果然果然很俏皮。
“嗯,嗯,嗯。”黄豆羞涩地把头三连点,脸上微微泛红。

那么问题来了,果然也是个凡人,对凡事饱经好奇,在导购的过程中,她一直对黄豆手里那本书产生了神秘的疑问,古有摸骨看相,现有摸书看世界吗?她决定问问黄豆。

这是一个甜蜜而忧伤的话题。

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黄豆还是一个风一般的男子,在夕阳下奔跑,他跨过山和大海,体会过海天一色,也穿过人山人海,经历过暮鼓晨钟,去过很多个城市和地方,拍了无数张陌生人的脸和风景。因为一次事故,黄豆失去了双眼,失去了四季和昼夜。

果然问黄豆:“为什么不去做复明手术?”
黄豆说:“生无可恋,该去的地方,已去,该看的地方,已看,尘间,并无多少留恋,需要眼睛去发现。”

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黄豆不愿和果然说起的,那就是黄豆从双亲家庭过渡到了单亲家庭,他爸,他妈,各自有了喜欢的人,和平而愉快地瓦解了这个家庭,黄豆一直不愿复明。

黄豆是个憋不住话的人,果然不问,黄豆就对果然说:“我不会告诉你,是离异,让我心灰意冷的。”

果然觉得黄豆又可怜又好笑,被黄豆脸上的阳光给吸引了。果然终究还是打开了那本小黄书,里面的东西让果然瞳孔放大,心潮澎湃,仿佛是在经历一场地心历险记,果然摸着自己的平胸发出了四个声音。
首先是“嗯!”
其次是“哇!”
然后是“啊!”
最后是“哈!”

那本书里没有出现过一枚文字,那里面藏了一个世界,里面的每一张图都有一个故事,每个故事的主角都是黄豆本人。
里面的世界包括有最高的山,有最咸的海,有最搞笑的猴子,有最毒的蛇,有最矮的马,有最鲜艳的花,有最可爱的人......
里面的故事包括有黄豆给大山里的儿童代课,黄豆荒野求生,黄豆熬鹰,黄豆补办临时身份证,黄豆吃猪肉被回民追杀......

原来,小黄书,并不黄。

那些说黄的,都是来自肮脏的玩笑和内心。

黄豆对果然说:“世界在手,说走就走。最美的世界我都看过了,还需要什么眼睛?”
那一刻,果然觉得黄豆说得好有道理。果然又拍了拍价值好几百个亿的飞机场,决定要用她毕生的导购经验给黄豆搭配出巴黎塔尖儿的型男造型。

衬衫,七分牛仔裤,豆豆皮鞋,配超短袜,果然带着黄豆到街上走了走,这回再也没有那些唏嘘的声音,即便看不见黄豆也感受到了来自街头到巷尾的回头率,这种扑面而来的自豪感令黄豆神气地叉了会儿腰。

身边的果然,咯吱咯吱笑靥不断,其实并没有人看黄豆,街上空无一人,黄豆一个人搁那儿“陈独秀”。果然的笑声俨然是在告诉黄豆“你开心就好。”

这天黄豆和果然成为了朋友。

黄豆隔三差五都会到果然的店里,果然都会帮黄豆打扮一番,黄豆不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不过之后的黄豆会经常进错店。

果然入驻这条街比较晚,当时整条街就目前这个地段租金较低,低是有原因的,果然店的左边是一家大保健,右边是一家大澡堂,三家店三足鼎立,从风水角度讲,这样做生意必有一家会被煞住,血本无归,果然上一任卖鱼的店主就是这样谢幕退场的。果然居然镇住了风水邪说,三家店在并无任何生意关联的情况下能建立互通有无的唇亡齿寒关系,各家生意闷悄俏发大财,澡堂家的男人们会来果然店里买最时尚的泳衣泳裤,顺便办张大保健家的会员,挖点大保健家的风吹草动,做完大保健的男人们会来果然店里买套装,买完即换,掩盖衣服上的香水味,有的径直回家,有的还会办张澡堂家的会员卡。

黄豆第一次去的是左边大保健家, 是果然把黄豆领回去的,果然问黄豆:“买了多少钱的?”
黄豆说:“便宜的。”
“一个瞎子,居然敢跑去做大保健,还是便宜的,哼,黄豆黄啊?男人都是一个色样!”果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不措言辞,盆腔,胸腔,口腔,鼻腔都是火。
后来,通过黄豆的申诉与大保健的倾情作证,果然果然是误会了黄豆。
果然也知道黄豆瞎。

黄豆第二回去的是右边澡堂,还是果然把黄豆领回去的,果然双手叉腰,人中冒青烟,问黄豆:“又买了多少钱的?”
黄豆说:“便宜的。”
“你这个瞎子,要逆天,搓澡都要搓便宜的,你不怕猪皮被搓掉?黄豆黄啊?下次谁再领你谁是狗。”果然这回真的有点气急败坏,她恨黄豆色性不改,她恨自己情不自禁。
也是后来,黄豆的上诉和澡堂的联袂作证,果然仍然是误会了黄豆。
果然理解了黄豆瞎。

一来二往,黄豆每次来果然店里,不是大保健送黄豆来,就是澡堂送黄豆来,店里从此悄无声息多了两条狗,黄豆和大保健,澡堂也成了好朋友,有一种黄豆遛狗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灰色幽默。

果然虽然对黄豆有点恨铁不成钢,不过她总是吓唬大保健和澡堂不要把黄豆往沟里带,在果然潜意识里,那两个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五毒俱全,出门都带大金链子,大表盘,准是坑了很多良心钱。
毕竟黄豆真瞎。

大保健和澡堂却不这么认为,还一脸笑眯眯地告诉果然,黄豆成了他们那里的名人,是大保健家的皇家御用技疗师,是澡堂家首席头牌搓澡师,手法已经炉火纯青,他们还偷偷跟果然透露,黄豆不是不认识路,只是想换个方式守护果然,陪果然收店关门,挣的那些钱,都替果然交了租金,报答果然把黄豆打扮得这么帅气蓬勃。

果然若有所思,终于从大保健和澡堂这两个大奸商身上看见了黄豆不计回报的付出,觉得黄豆还是很有良心,黄豆的世界是瞎的,活在黑暗里,心里却是阳光的,也能给身边的人带来阳光,那一刻果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瞎瞎的黄豆。

也就是在那一刻,全城停电了,不多时整条街的人跟被捅的蜂窝包一样,四处乱扎,兵荒马乱,罪魁祸首的主力军是澡堂家的男人们和大保健家的男人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有一丝不挂的,有半裸半藏的,慌乱不已,果然也慌了,大保健和澡堂也慌得色变,大家慌的内容都一样——砸店!三个人已经六神无主的时候,黄豆用大圣归来的气势从果然后面的储物间闪亮登场了。

黄豆左手拿一把固力牌大锁,右手牵着果然的小手,很紧很紧,并呼吁大保健和澡堂的手搭在黄豆的肩上,也是很紧很紧,差点穿了黄豆的皮包骨,黄豆暗叹:“这俩孙子。”

黄豆艰难地锁了果然家的店,黄豆用卒过楚河汉界的一鼓作气和直捣黄龙,在嘈杂人群中蠕动,先是到了大保健店里,大保健稳定了局势,接着到了澡堂家店里,澡堂也稳定了局势,凭借黄豆在瞎界多年的摸爬滚打,黄豆把果然带到了一处空旷安全处,整个过程都没有松过果然的手。

黄豆问果然:“你知道瞎子的优点吗?”
“就像刚才停电,你能带我出来那样吗?”
黄豆问果然:“你知道瞎子的缺点吗?”
“就像现在来电了,我能带你回去这样吗?”

见黄豆还是没有松手,果然和黄豆异口同声,黄豆让果然先说,果然让黄豆先说,最后还是黄豆说了:“回去的路上,我想牵着你的手,在街上慢慢走。”
果然愣住了。
走到一半,黄豆又说了:“果然,我喜欢你。”
果然没有说话。
“我决定了,要去做复明手术。曾经我看过全世界,现在你是我的全世界,我却看不见你。”果然试探性找角度望着果然。
“手术那天我一定会陪着你,看着你好起来。”果然很笃定,另外一只手也握着黄豆。

以前全世界给黄豆的是遗憾,遗憾到在黑暗中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现在全世界给黄豆的是希望,希望到在光明中都是果然不动声色的一颦一笑。

是果然给了黄豆重拾勇气的充要理由,这个人间另外一面非血缘关系降临的温暖。

进手术室的时候,果然陪着黄豆。
出手术室的时候,果然消失不见。

黄豆恢复光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果然。
彻彻底底,干干净净,消失不见了。

果然在黄豆床头只留下一个信封,里面有句话是这样说的:“黄豆,不要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下一个你喜欢的人,就是我的样子。”
绷带拆除的黄豆哭了,哭得很伤心。

黄豆拼了命的闭上眼睛,努力去搜寻果然还在身边的气息,黄豆知道这是自我麻痹,是掩耳盗铃,黄豆找不到果然了,原来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种遗憾,睁开眼不是果然,这个世界还存在一种希望,闭上眼全是果然。

果然就是黄豆的眼。

愈好的黄豆,找到了那家店,左边是大保健,右边是澡堂,店里只有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女孩在向顾客推荐夏季新款衣服,脸上有些黑斑,鼻梁塌陷,嘴唇宽大,在淡妆的遮掩下稍显白净,很阳光。
“果然。”
那女孩儿没理。
“果然,”
那女孩儿也没理。
“果然。”
店里的顾客像盯神经病一样盯着黄豆,也想叫黄豆三声你敢答应吗?
黄豆离开了果然的店。

那女孩儿就是果然。果然见到黄豆离去,果然在储物间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心里和眼里泪流成河。果然很丑,她不想让黄豆见到自己最丑的一面,她自卑,她不自信,她不完美,像丑小鸭那样,果然从小就饱受别人的另眼相待,眼睛是明亮的,心里是黑暗的,她觉得这样的自己配不上黄豆,黄豆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

黄豆眼瞎时,果然寸步不离,悉心照顾。
黄豆重获光明时,果然掏心掏肺,高兴不已。
黄豆说喜欢果然的时候,果然倍感欣慰,因为这辈子从没有一个男生这样跟果然表白过。

既然两情相悦,又为什么这样虐呢?

果然是个善良的女孩儿,她知道和黄豆的黑暗是两个世界不同级别的黑暗。
从前黄豆喜欢上果然,别人顶多说黄豆眼瞎。
现在黄豆要是还喜欢果然,别人就会说瞎了眼。
同理。
从前果然喜欢黄豆,别人顶多说丑女配瞎子,天生一对。
现在果然喜欢黄豆,别人就要说丑女攀帅哥,天生不对。

也就是黄豆手术成功那天,果然就替黄豆做了一个决定,与其相互拖累消耗,不如放生各自欢喜。
果然知道黄豆手术无恙后,果然在黄豆醒来的前一秒,前一脚就离开了。

强扭的瓜不甜,果然不想做非要强扭瓜,我管你甜不甜那样的女孩儿。

做不到陪伴,也要做到不耽误。

果然在储物间擦了一把鼻涕一把泪,整理下淡妆,继续为顾客推荐试衣。
“果然,黄豆的眼又瞎了。”
“不可能。”果然一回头就看见了黄豆。
那个声音是黄豆发出来的,黄豆离开店后并没有走,而是去找了他的哥们儿大保健和澡堂。

大保健告诉黄豆:“果然,果然是果然。”
澡堂也告诉黄豆:“果然,果然还是果然。”
“说人话。”黄豆此时没空听这俩孙子逗哏捧哏。

即便没有大保健和澡堂的供述,黄豆也能一眼发现果然。果然的气息是大宝SOD蜜香,果然的声音工作时是御姐音,休闲时是少女音。还有收银台上那熟悉的招财猫,那个鼻孔还是黄豆挖的。

闻香识果然。
听音辨果然。
旧物断果然
“没错,就是我的果然。”黄豆200%肯定。

黄豆把回过头的果然抱在了怀里说:“傻瓜,别跑了,我们会在一起的对吗?”

那天黄豆和果然双双重获所爱,黄豆的所爱是睁开眼后果然没变,果然的所爱是心里的黄豆终于在发芽。

黄豆和果然都是阳光的人。
黄豆是心里阳光,因为果然,眼里需要阳光,果然是眼睛里有阳光,因为黄豆,心里变得阳光,

爱情大概就是这样,两个光照不足的人,相互无私给对方世界照亮,一起在这个世界上变成最阳光的组合。

因为喜欢你,我丑到刚好拯救你的瞎。
因为喜欢你,我瞎到刚好看见你的丑。
丑能辟邪,瞎能镇妖。

既然我们都在彼此的世界里相互伤害,不如又一起在彼此的世界中相互疗伤。你的余生需要我扶贫,我的后生需要你接济。

免得落单,为祸人间,人间因我而家破人亡。

作者简介:雷垒,坚信写作是一门补脑的手艺,重点在于热爱生活。

公众号:雷垒(shaoxiaoshisan13)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