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长大后,我们变成了彼此的客人

作者:教汉语的萌小厨

孩子们渐渐长大离开了家,小时候渴望逃离的地方逐渐沉下来变成了一抹云彩,悄然织上了每个出走的心房。 ——题记

珠海五月的风该是和暖的,不知为何今天傍晚的风却泛着寒意。尽管我软磨硬泡地再三挽留,妈妈还是以工作为由坚持要回老家。我送她到小区门口,目送她的车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最后只留下我独自站在风里。

妈妈本来是在广州学习,因为想见我,便决定课程结束后来珠海。收到消息后,我开心不已,趁着假期拾掇屋子、清洗床单、铺好被子恭恭敬敬等着母亲大人的大驾光临。为了这少有的相聚,我下班时间终止了所有行动,早上我陪她散步,下班回来和她一起做饭,晚上我们一起窝在沙发里聊心事。我不在家的时间她自由支配,有时会和她的闺蜜们喝茶聊天。妈妈来珠海只住了两天。尽管两天的相处我们都很开心,但是我还是感受到了她如同客人一样的拘谨与小心翼翼。

她是很体贴细致的女人,最担心的是打扰到我,这两天的生活一直小心翼翼。记得刚到珠海时已将近临晨一点,我和坐了两个多小时车的妈妈一样早已经疲惫不堪,接到她后马上安排她洗漱早点睡觉,草率地交待后就匆匆睡下了。粗心的我完全忘记了,这是妈妈第一次来新房子,我居然没有教她如何使用热水器。她舍不得打扰我睡觉硬是生生地用凉水冲了澡。一向生活讲究的妈妈,我猜想这应该是她这么多年第一次用凉水吧,居然是舟车劳顿之后在心心念念的女儿这里……

不知道站了多久,我慢慢的往回走。夜,很暗了,犬吠声自远处幽幽传来,听起来像低声呜咽,解释一个说不清的痛处。推开房门,看着空空的房间。掩藏不住的失落此刻铺天盖地朝我一齐涌来。想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父母相处已经变得如此客气与迁就。

突然想起龙应台的一句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

不论父母还是我,我们的亲情都是看着彼此的背影一路往前走。回想我的求学之路,自初中开始,由于寄宿的关系和家人常常是聚少离多。还记得初中刚刚寄宿是两周回家一次。到了第二周的星期五,爸爸下班会买好我喜欢的零食,妈妈会收拾好我的房间,准备好丰盛的晚餐,爷爷会早早骑车到学校门口接我回家,连小妹也会蹦蹦跳跳的跑到院子里翘首等待。饭桌上我被尊为“上宾”吃着最好的食物,手舞足蹈的谈论着学校的趣事。因为住在家的时间最短,不光逃避了许多家务,还可以得到最多的优厚的待遇。我一个小孩子居然被家人宠得像个“女王”。两天假期结束,“女王”又在家人的关切下众星捧月般被送回学校。

随着升学后离家越来越远,放假的周期越来越短,长期的寄宿生活磨练了我独立生活的能力,同时也拉远了我和家的距离,我回家的频率越来越低。直到工作后,一个人定居珠海,开始了独立的生活。慢慢的,在某一方面我变成了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我们都怕打扰对方的生活,我回家也好,父母来看我也罢,或多或少都会更加谨慎,更加小心翼翼。做客体验也愈来愈日常化,唯有这一次感触尤为明显。

长大后,我们变成了彼此的客人。静下心来,这或许是成长的代价,或者是一种更加文明的爱的表达。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容不得太多的人参与,但是我们也是散落的珍珠,随地乱滚,而家人的爱就是那根柔弱又强韧的细线,将珠子穿连起来组成一群群更加温暖生动的灵魂。

(0)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黑夜
    黑夜发布于: 

    长大,就是一道沟壑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