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作者:Ephemeral__

步入石阶前,我需研习一类新的叹惋
如风撕开树皮的悲意
如落水稚鸟悄无声息

叩首前,我只望一眼你的美
再望一眼就会显得低俗
从盲去的眼眶取来海沟里的火种
那是我的初,我的终,我香灰的归宿

起身前,我想起一个与风车对骂的傻子
偏执得如桥般天真,他胡乱地说
历史总吞咽下死去的习俗
或许,百千年前的今是庆丰击鼓的日子

离去前,是我一生无数个离去之一
但这次不同,这次是某种禅
我背对着门,倒步着走出
亦如我来的那日一样

(1)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Amber
    Amber发布于: 

    堂吉诃德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