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武老爷之死

作者:萧少年

武老爷已近杖朝。纵是没病,却也是该死了。

他浑浑噩噩地过了好几年,虽说不上享福,倒也很少听说儿女间有什么大矛盾。就这样,也算是满足了。

武老爷躺在一张藤席担架上,被四个壮汉嘿咻嘿咻地抬着走,这四个壮汉身边还有三五个小孩儿,都是武老爷的曾孙。小孩儿们一边跳着步,一边唱着童谣:

老爷们今朝有喜事,红萝卜白豆腐过一世,敲起锣来打起鼓,早日投胎又儿侄。

武老爷只觉得这一上一下颠得慌,他依稀听到什么“喜事”,什么“豆腐”,什么“投胎”。武老爷正要好好想想,哪怕想着想着,能睡着了也好。

“给我喝点水吧。”武老爷对身小孩童说。

“太爷爷,爷爷和爸爸吩咐了,您不能喝水,喝了水,您就死不掉啦。”

武老爷心想,也对,大伙儿为今天这事儿筹办了大半年了,我要是死不掉,他们可不就白忙活了嘛。

武老爷只好忍着渴,忍着颠。他忽然听到有人敲起了锣,咚咚锵——咚咚锵——热闹得不得了。武老爷想睁开眼睛看看,他最喜欢看热闹了。可是,他睁不开眼睛了。他的眼睛在前夜,就被旁村的凌婶儿给缝上了。

又颠了好一会儿,武老爷渐渐没了动静。

村里的武姓人都来为武老爷送行,他们有的是本村的佃户,有的是京师的官儿,不管是谁,他们都穿着红衣服,系着红腰带,比接驾还隆重。昨儿,大伙在村里杀了两头猪,宰了一只羊,为的,就是今晚能送武老爷一程。

“今天确是龙抬头的好日子,紫气东来,万象更新……”有人在那里高呼着。

武老爷仿佛什么动静也没有,只是被几个壮汉一颠一颠地穿过大街,跨过大桥,越过大山。村民们拥在武老爷四周,跟着童谣一起唱:

老爷们今朝有喜事,红萝卜白豆腐过一世,敲起锣来打起鼓,早日投胎又儿侄。

壮汉们把武老爷抬到山腰上,村民们在族长的带领下行大礼:磕头——满饮——砸碗——礼毕,在一声长号声中,武老爷被抬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小洞。

“我还没死呢,我还没死呢!”武老爷这会儿挣扎起来,底下的村民哗然一片。

这时候,武老爷的大儿子把嘴巴凑到武老爷耳边,说,“爹,您也活够了一辈子了,人老了就得死,这是规矩啊。”

武老爷一想也对,人老了就得死,大伙儿都等着我死呢,我要是不死,那不就成了老不死了么。他想着想着便不做声了,任由几个熟练工倒腾,武老爷只觉得一会热一会冷,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叫霜霜的姑娘,她对着武老爷说,我都盼了你六十年了,现在,终于盼到了。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