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今天

作者:张三先生

今天,崔安死了,一群人在那围着,一人说挖个坑埋了吧,一人说卷个草席扔河里,挖坑费力气。众人一听,觉得有道理,一脸晦气地走开了。

崔安的尸体躺在那,晚上下起了大雨,雷电打的轰轰响,路边树上的乌鸦叫了两声飞走了,现在不是进食了的好时候。雨点打了下来,可别下这么快,还没到凉的时候。再等一下,一下,好了,八小时了,彻底凉了,可以尽情的下了。一道雷电闪过,可以瞧见崔安身上有什么东西矗立了起来,一生中的最后一次,不错,你,崔安。

山下,有一处房里还亮着灯,不是很亮,亮不了。屋内,一个女人正来回地走着,打着转转,床上躺着个男人,拿着个烟杆,一口一口的吸着,眼神看着走着的妇人满是嫌弃。妇人走着走着,看着床上还悠哉悠哉抽烟地男人,一脸气愤又害怕地指着他说:“你这个死鬼,还抽甚烟,你就不怕那崔安晚上来索你的命,抽,抽死你个短命鬼”。

听到这话,男人立马坐了起来,大喝道:“你个死婆娘,崔安咋死的你不知道,还索我的命,我呸,你狗日见别个长的白净就去勾引别个,害的老子还打了他一顿,后来老子才想明白,该打死你”。

妇人听了,顿时气的不行,说道:“你装个啥,装也装不像你在这装,狗日的”。说完冲上去和男人撕打了起来。

与这家人相比,其他各家表现得很安静,却也并不平静。另一间屋子里,慢慢传来低声细语。

“奶奶,安叔昨天还好好的,你还叫我给他送草药勒。安叔死了,你们怎么不把他埋了呢?”。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安心睡你的觉”。

“人死了不是都要埋的嘛?”。

“睡你的觉,哪这么多问题”。

“哦”。

小孩子哦了一声,侧了侧身子,背对着奶奶,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认真地在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奶奶好像是睡不着,把枕头立了起来靠着,下面好像有些东西膈应着,她伸手摸了摸,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撇了眼小孩见还睁着眼,用手打了打小孩的头,问道:“小崽子,还不睡,想甚呢”?

小孩没有动也没有讲话,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透进来的月光。

“问你话呢?,想甚呢”?

“我在想,安叔都没人埋,奶奶死的时候我是不是也不埋呢”?

村子里静悄悄地,刚刚传来的响动也歇了,雨渐渐小了,不过闪电闪地越来越频繁,这夜,恐怕不得安宁。

一个男人坐在窗前,用手摸着桌子上地箱子,左脸写着贪婪,右脸写着不安,眼睛里全是龌龊。

“紧摸个啥,有啥好摸的,还不睡觉”。一个声音传来,男子被吓了一跳,摸了摸心口,转眼看着床上的妻子,没好气的说道:“你嚷嚷个甚,摸摸不行嘛,你要睡你自己先睡”。

“哼,有了那东西,你是不是就不要老娘了,是不是盘算着去城里找骚狐狸啊”。女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媳妇,你就快睡吧,我就摸一会儿”。男子讨着好说道。

“哼,老娘告诉你,你要是敢不要老娘了,老娘就把你们干的事情全报官,让你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女人说完,用手垫了垫枕头,这才闭上眼睛。

“绝对不会,你就放心好了”。男子转过脸来,一脸阴沉的看着箱子。

“大哥,咱就拿这么一点,老四那小子一个人拿这么多”。出山的小路上,依着月光可以瞧见两个人影,后面那人提着个小口袋,两人摸着黑艰难地走着,时不时还摔一跤,亏得雨下的小了,不然以这条路的艰险,两人早滚下山涯了。

“村里除了他,人人都只得这么一点,谁让主意是他狗日的出的勒,这瘪犊子心眼可够坏的,想出了这么一招,也不怕崔安今晚就上他那索命去。咱可啥都没干,就分了大几块,得赶紧去城里找地方换成钱,这玩意拿在手里,可真烫手,明儿回来还是找块地把那小子埋了吧,也算图个心安,那帮狗日的,怕是没一个有咱这心”。大哥艰难地在前面走着,语重心长地说道。

“行,都听你的”。

第二天,太阳早早就出来了,照在这个小疙瘩沟里面,显得有些膈应。今天村里的人有些奇怪,早上起来还是该干嘛干嘛,上山的上山,下地的下地。可是奇怪地是今儿村里生活了几十年的邻里乡亲跟陌生人一样,都不搭话了,两人走在小路上看着都快撞头了也不搭话,真是奇怪得很,跟着了邪一样,诡异得很。

崔安的尸体还躺在那里,下了一夜雨,稀泥巴都快给盖上了,也算是入土为安了,估摸着雨再下一晚上,乌鸦就得饿肚子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天过去了,村里的人又各自回了家,到了晚上,天刚黑,便又下起雨了,老天似乎与乌鸦不对付,专给它找麻烦,眼瞧下雨了,各家各户立马收了衣服稻谷,匆忙进了屋。出奇的是,各家各户进了屋,人都坐着,桌子上都摆着一个小袋子,有的还摆着箱子,没有人说话,大家很有默契,都只是静静地看着,眼神里却满是不安,煮着的饭也没人去吃,小孩都被哄进了屋。

“啪啪啪…”。崔安的尸体钱传来锄头地声音,过了约一个小时,声音便不见了,雨也停了,山里瞬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这时,一户人家里走出了两人,他们关门的声音很小,却还是被耳尖地村民给听到了,一个个地爬在门缝上,或爬在墙上。或其他地方看着。

两人一人提着一个小口袋,一人拿着个锄头,遮遮掩掩地走着,好像不想让人发现,慢慢地往山上走去,没过一会儿,两人便回来了,小口袋不见了,只挑着一把锄头,看着两人进了屋,村民们开始一个个在家里唉声叹气,没过一会,又走出一人,是个老太婆,提着个小箱子,一瘸一拐地,也朝着山上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村民们像着了魔一样,一家一家的出来人往山上走,手里多多少少都提着点东西,有的还提了香纸,大家是那么的心照不宣,每次都只出来一家一两个人,他们一个个提心吊担地走着,慢悠悠地,通往地狱的门,开了一半又关上。

倘使恶魔仍在你脑中徘徊萦绕,虔诚又从何谈起呢?。救赎,救赎,万能的。佛祖。

(5)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risuhappy
    risuhappy发布于: 

    人性的颜色是什么

  2. 黑夜
    黑夜发布于: 

    好,赞一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