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老男人的烟

作者:张三先生

村东头住着一个老男人,乌七八糟的头发,色眯眯的,文绉绉的,他用王小波的句子给我表姐写情书,用不知道哪里来的黄段子调侃刘寡妇,带着我们这群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干尽了偷鸡摸狗的事。

老男人从他的笔记本上撕下一页,在上面写着:

我会不爱你吗?不爱你,不会。

爱你就像爱生命,算了,不胡扯。

我不会爱你吗?不爱你,不会。

爱你就像爱拉屎,算了,不胡扯。

老男人写了以后,叫我偷偷塞给我刚上初中的表姐,一包方便面的奖励,我成功地出卖了亲情。

表姐看了那张纸之后,三下五除二就把它撕碎了,还恶狠狠地踩了两脚,然后跑到了老男人的家,指着老男人的鼻子说道:“你在写这些东西,我就告诉我爸妈”。

老男人听了,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谈定的又写了一遍,然后亲自递给了表姐,表姐接过来转身就跑了,老男人还是很谈定,一天之后,他没有被姑父打死,自此我对他的钦佩之情日益高涨。

老男人是一个从来不干活的人,却常常帮着刘寡妇干农活,为此,刘寡妇很是忧郁。

夏天收稻谷的时候,刘寡妇家的稻谷全是他帮着收的,村里人常常笑话:刘寡妇要找个老男人哟,老男人哟。老男人还常去刘寡妇家串门,十回有八回都是被扫把打出来的,被打出来他还不甘心。

“小刘呀,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看你你都三十好几了,不是哥说,哥真的挺不错的,你要试试才知道”,老男人在门外喊着。

一分钟之后,一盘水就泼了出来,老男人还笑着说:“小刘,你这是洗脸水,洗脚水,还是洗澡水呀,真香”,还做出一个享受的表情,气的刘寡妇直跺脚。

秀才遇上兵不是最痛苦的,寡妇遇上无赖才是,老男人深刻的用他的脸皮教会我这个道理。

老男人很穷,靠出租田地维持着生活,偏偏还嗜烟如命,没烟抽的时候,他就像个死人一样,时而抓狂,时而一动不动,一天晌午,我与小伙伴正在河边洗澡,老男人从坝上走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说道:“想吃方便面嘛,跟哥来,哥让你们吃个够”。

“吃个卵哦,你个狗日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小超站在河里对着老男人喊道。

“哎,不吃算了,我自己去,别后悔”。老男人作出一副不屑得意的表情,转身就要走。

“等下,你要是敢骗我们,我们就把你的情书沾到锋子表姐家门口去”。小超有些不放心又没忍住诱惑,只能威胁说道。

“放心,哥不会骗你们”。老男人转身坐了下来,待我们穿好衣服,一群人就沿着坝上往村里走去。

老男人带着我们,沿着小路走到二大爷家的后院外面,老男人作出了一个嘘的动作,小超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悄悄的说道:“狗日的,你不会要我们去二大爷家偷吧”。

“偷个屁呀,我们这叫借,等有钱了我就还给他,你二大爷正在楼上睡午觉,你们去拿几包方便面,顺便在给我拿两包红生,到时候我一起帮你还给他,放心,没事的,二大爷很能睡”。老男人奸诈的说着,我们当时还没能识别他这个表情。

“那可说好了,你到时有了,一定得还给他”。我推了他一下,脚下却不停地在发抖。

“放心”,他回答到。

于是我们开始翻墙,老男人在下面扶着我们上去,我和超子两个人翻了进去,二大爷养了一条狗,不过却是在门外的,我们成功的溜进了二大爷卖东西的地方,打开玻璃柜,伸手就去抓方便面,抓住方便面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吓了我们一跳,我连忙指着旁边,示意让小超拿口袋。

我们只拿了五包方便面,两包烟,看着火腿肠,鸡腿还是没下的去手,害怕老男人没钱还,二大爷的呼噜声从楼上传来,我们连忙找了块板凳爬了出去,一跳下墙,老男人看着红色口袋,拉着我们就往山上跑。

我们沿着小路一路狂奔,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找了一个没人能看到的地方坐了下来,老男人一把抓过我手中的口袋,一哗啦倒在了地上,拿过他的烟,打开取出了一支,然后随身摸着火,看的出来,他的烟瘾犯了很久了,他左摸摸,右摸摸,却怎么也摸不着。

“嘛的,我打火机呢,不会跑掉了吧,你们有火嘛”。看着我们说道。

我们正开心地捏着方便面,撕着料正准备吃,也随身摸了摸,回了他个:“没有”。

“你们吃吧,我得回去找个火”,老男人有些苦恼,无奈的下了山。

我们则高兴地吃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老男人的离去,我们三人一人吃了一包,就有些撑了,于是把剩下的两包放在了草丛里,准备着明天在来享受这份大餐。

到山上找了个水眼喝了口水,便挺着肚子下山了,走到村子里,却发现老男人家门口围了一大群人,里面还时不时传来老男人的喊叫声,我们顿时有些害怕了,透着门缝看到二大爷和他儿子正拿着棍子往老男人身上打,老男人嘴里还夹着半截香烟,爬在地上,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我们瞧了两眼,便心虚的回了各自家,母亲正在厨房忙着,母亲见我回来了,走了出来,对着我说道:“看到那个老男人了,偷了二大爷家的方便面和烟,还去二大爷那里借火,被打成了什么样,你要是学他,我打断你的腿”。

我双脚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嗯,知道了”,我装着无所谓地样子回答道,老男人没有供出我们,我心里这样想到。那个夜晚,老男人爬在地上抽着烟的样子始终在我脑海徘徊萦绕,我相信他不会说出我们来,我想不明白的,是他的坚持,为一支烟的坚持,想不明白,我就睡觉。

接连两天,我都不敢朝着老男人家里走,一直也没有见着他,估计在家里养伤呢?那天以后,心里一直很忐忑,做什么事都慢不经心的,我想去看看老男人,却又害怕,我偷偷的拿着私房钱去给老男人买了包红生,骗二大爷说是给我爸买的。

大概过了三五天,那天傍晚,我正和小超在田边吹风,瞧着对面走来一个人,一瘸一拐的,头发被风吹的翘飞起来,走到一个田放水出还差点摔了一跤,走到近前,白色的衬衫,黑色裤子,皮鞋,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我知道,是老男人。

“怎么样,哥够仗义吧”。老男人笑嘻嘻的说道,走到我们身边坐了下来。

“本来就是你叫我们去的,仗义个屁”,小超不客气的说道。

老男人站了起来,拍了小超的头,说道:“你小子,忘恩负义是吧”。

小超撇了撇嘴,没再说话,我从口袋中拿出给他买的那包烟:“给,可别说我们忘恩负义了,峰子仗义得很,衣服在那里偷的”。

老男人接过了烟,笑着说道:“以前真没看出来,偷你老爸的吧,偷个鸟,哥自己的”。

“不是,我自己的钱,你爱抽不抽,不抽还我”。我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自己的钱,那是你爸妈的钱,小子,抽呀怎么不抽”。老男人说完取出了一支,这次他没有忘记带火,成功的点燃了。

“爽,还是这红生给力”,老男人一口接着一口,烟雾弥漫在夕阳中,与天边的云彩连为了一体,白衬衫,黑色西装裤,与这无边的田野没有任何违和,这个老男人,此时看来,竟然有几分迷人。

“两个小子,哥就要走了,去大城市了哦,你们以后就见不到哥了,不要想我”。老男人吸完最后一口烟,朝着远方走去。

“嘿,老男人,你叫什么名字”,我大声喊道。

“三哥”,老男人挥了挥手,头也没回的走了,没走两步,他又转过头来。

“峰子啊,叫你表姐等着我,别嫁人,给小刘说一声,别太想我了,实在寂寞了可以想一下,哈哈哈”,他大笑着,笑的那么肆意。

很多年的一天,我收到了一条中华烟,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写着:谢谢你的烟,小子。

我取出了一支点燃,想到了那个不怎么样的老男人,该是再也不会为了一包烟而烦恼,被打伤的腿可还好了,能不能再狂奔着跑上山呢。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