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如果我们晚点相遇

作者:深海逐豚

☞①

北方的天空,一片白蒙蒙,雪下的很大。它就这么不停的下,不知什么时候会停,我想着它最好下久一点,更大一点。

此时我正在家里准备着来年六月出差的证件护照。我想着,这雪会不会下到那时候,那样的话,由于炎热夏季变得烦躁的心也会恢复如初的平静。

我看着身后熟睡的女朋友,嘴角带着口水,可能在做梦,梦里吃着大餐,像一只调皮的小猫,可爱极了。

她叫呦呦,我叫鹿鸣,我跟她是大学同学,我在物理系,她在舞蹈系。

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她怎么会看上我的。天之骄女,舞蹈社社长,每次学校活动,名单里必有她。傲人的身材,迷人的长相,学习成绩也是舞蹈系前三。

而我呢。一个一天只知道搞实验的家伙,不修边幅,还带着眼镜,会写点鸡汤故事,自认为有文艺气息。关于颜值,自己长得不算太丑,至于其他方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自己。

可她,偏偏就看上我了。

☞②

第一次见她,是新生迎新晚会。

那天,她穿着白色裙子在台上翩翩起舞,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

她似乎总喜欢让头发在风中摆动,淡褐色的双眼不时闪过俏皮的光芒,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我只一眼就看呆了,觉得她过去就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仙女,现在误堕凡尘。她跟旁边那些完全不是一路人。

后来的表演我也再没心情去看,跟室友说了声就先行离开了。

那天过后,我很少再见到她,似乎我也慢慢忘记了她。

我一直有一种“优越感”,哪怕我不修边幅,哪怕我贫困潦倒,可每次看到别人的一些行为,我总会莫名的看不起,在内心嘀咕着:“切,有什么。”

当我看到别人出去玩,他们住在五星级酒店,吃着神户牛肉,喝着香槟红酒以及高档咖啡,站在某一个著名景点,拍一张带有优越感的照片。

我想的是,他的这些都没有我走路穷游有特色,都没有我文艺。

不知从哪天起,听网易的看不起听酷狗的,乘绿皮的看不起全家开车出行的。世界似乎快被那些人所控制,那些出去玩了一两次,会一点吉他和尤克里里,节约几个月狠下心买了单反的假文艺们。

后来才知道,我那不是优越感,那是妒世,一种妒忌别人的心理变态疾病。

而她,可能也正是由于年轻不懂事不够成熟,才看上我的狂妄吧。

☞③

大二上学期。

那天傍晚,我一个人,一边听着耳机里传来的歌声,一边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香味,慢慢走在校园外的小路上,尽管是傍晚,花开得却特别艳丽。

突然发现前面有一身影,蹲在地上,是她?那个跳舞的白裙子女孩儿。

我走上前去,发现她脸色苍白,流着大汗,双手抱着肚子。突然发现心里有点疼,我也说不上为什么。

“嘿,同学,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要不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我没事,不用了。”

她的声音真好听呀,带有江南女子独特的温柔,我心里默默的想着。

“那可不行,我还是送你去医务室看看吧,挺严重的。”

“好的,同学,谢谢你。”

她站起身来,我扶着她慢慢的走着。似乎觉得她走的有些慢,脸色更加苍白,虚汗也愈加严重。我提议,“同学,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背你走吧。”

“啊。”可能肚子突然有点疼,她叫了一声。看她有点害羞,我以为她会拒绝,可她终究还是答应了我。“好呀,谢谢你,同学你真好。”

我蹲下身,她贴在我背上,我站起身,对她说:“别那么客气,就算陌生人看到也会帮忙的,何况我们是同学。”

我背着她,慢慢的走着,那一刻,我突然想让路长一点,这样,我就可以多背她一会儿。可看到她痛苦的神情,我又巴不得医务室就在眼前,立马就到。

☞④

终于,医务室到了。

在病床边,我把她慢慢的放下来。

“医生,你看看她怎么样了,没有什么大事吧?”我焦急的询问着,连我自己都没发现,那一刻的我关心过了头。

“我还没看呢,不过应该没事,出汗了就没多大事,放心。对了,你这么着急,你是她男朋友吧。”医生语出惊人,吓了我一跳,而她也嬉笑的看着我,没有说话反驳医生的不合理问题。

“是…,是啊。”我也狠下心,说出了口,不过身体却很诚实的颤抖着。

隔了一会儿,医生叫了我,“同学,你去买个东西。”

“什么东西呀?”我带着疑惑。

“你自己问你女朋友。”

医生说完就走了,一间病房就剩下我跟她两个人,气氛突然有点安静。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

“我叫呦呦,你呢?”

“我叫鹿鸣,刚医生说买什么?”

她似乎害羞了,说了三个字,“卫生巾。”

突然我也脸红了。可看着她盯着我看,我居然没有拒绝,“等我回来。”

到了超市看着琳琅满目的货架,我才发现我似乎忘了问什么牌子。

最后,我随便拿了一包,付款之后就向着医务室奔去。

“给你,我先出去了。”把东西给了她,我退出了房间。

隔了一会儿,她也出来了。可能经过刚刚的事情,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她说了声谢谢,互换了微信号,便离开了。

☞⑤

我一直以为,故事就这么完了。

后来她经常主动找我聊天,也习惯跟我开玩笑,叫我小男友,仅限于网络。

她跟我说今天很开心,得到了舞蹈老师的夸奖,参加舞蹈比赛得了冠军。

她说她今天很难过,去教室忘了带服装,被老师骂了一顿。

她说她物理作业没写,不开心。这次,我终于有了共同话题,“我教你吧。”

“好呀,每周星期六上午,我们自习室不见不散。”

就这样,我跟她的关系从网络到了现实。

大二下学期,突然有一天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去向她表白。现场没有鲜花也没有烟火,更没有破木吉他,只有一封我亲手写的情书。

我说,不如我们把网络上的称呼带到现实吧,我的小女友。

哪知她居然答应了。

“鹿鸣,你一直是我的小男友啊,不论网络还是现实。”

那天,我抱着她,第一次用男友的身份去抱着她,那天,我高兴的像个孩子。

☞⑥

后来,我们一路走来,接近四个年头。

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妈妈让她回去相亲,而她为了不让我猜疑,准备悄悄地去,拒绝之后再悄悄地回来。

她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还是被我知道了。

那几天我由于工作上一点问题被上司大骂一顿,正烦躁不安。

我质问她:“呦呦,你想怎么样?为什么去相亲,你考虑过我吗?”

她或许也因为一些事烦恼,回我一句,“如果我们现在买房了,我妈至于让我去相亲吗?何况我又没做什么。”

“说到底,你就是看我没房,对,我是没房,可我还在努力啊。”

我们两互不相让,矛盾一步步升级。

一年之后。终于,她告诉我:“鹿鸣,我知道你在努力,我去相亲也是事实,不过我一直没放弃我们的爱情。可是,这么多年,我实在在你身上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我不在乎房和车,我只想着你可以理解一下我,你知道吗?现在,我们已经互相不了解对方了。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是啊,我们已经走偏了方向。

我拿起旁边的烟,放在嘴里默默吸了一口,形成了烟圈,又慢慢消散,就像我们的爱情,终究是散了。

☞⑦

四年后。

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回到了我身边,我终究把你挽回了我的怀抱。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

漫天的雪花飞舞,它们悠然自动,它们那么的纯洁无暇,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这种气息所笼罩,突发奇想地吹一口气,好像马上要将你融化。

窗外的银杏不情愿的飘落下那几片的白色叶子,挂上了这白茫茫的一片,外面大雪纷飞,还刮着大风…

我叫醒熟睡的你,说,“下雪了,出去么?”

你看着我没说话。

我说“我们去散步吧。”

你突然过来抱着我,我亲了你一下,说:“我真的很想和你在大雪纷飞的天空下散步,因为一不小心,我们就白了头。”

“嘿嘿嘿。”你笑了,同意了我的请求,并说,“鹿鸣,你知道吗,当时如果你不表白,我就准备向你表白的。”

“是吗?不过这种事还是男生说比较好,小笨蛋。”边说我边摸了摸她的头,眼睛里满是溺爱的样子。

接着我的眼神看向了窗外的大雪。

似乎回到了十八岁那年的迎新晚会,看到了穿着白色裙子在舞台翩翩起舞的她。

画面一转,我又想起了她叫我小男友,我叫小女友时的罗曼蒂克。多么美好呀!



哈哈哈哈哈哈,

骗你的。

其实,

我在的城市没有下雪,

鹿鸣没有挽回呦呦,

我的身边也没有你。

如果我们晚一点相遇该多好,我刚好成熟,你恰好温柔。

这样,我就永远能陪你一起看下雪。

你好呀,我是木子! 如果再也见不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33)

热评文章

评论:

6 条评论,访客:6 条,博主:0 条
  1. 任某某
    任某某发布于: 

    如果我们晚点相遇,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 深海逐豚
      深海逐豚发布于: 

      @任某某改变了过程中的任一环,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2. 一只小胖砸
    一只小胖砸发布于: 

    看到结尾好想打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