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T先生

作者:柠溪_

“其实我真的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只会用最笨的方式去爱人,很重,很钝,很用力,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真诚。不是真诚,是笨,是不知如何是好”
——独木舟

不知怎的,近几日来,我总想起他——T先生。

恍恍惚惚中,他好像就沉默的站在那,清冷的气息萦绕周身,出尘得很。

该怎么说起T先生呢。

真正说起来的话,能想起来的我和他之间的事,也不过就是一些模糊不清的话语和他漫不经心的姿态。

我对他,除了那方方正正的名字和模模糊糊的相貌,其实一无所知。

印象中,他是沉稳又反骨的。有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指,我曾经还不予吝啬的大赞过。似是经历过一场大灾难,但他在我面前闭口不提,我也不过是从谈话的细枝末节里隐隐猜测。是真是假,无从分辨。

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静静的听我说话。我絮絮叨叨说的无非都是些生活里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但如今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我是以着怎样的说话的姿态和语气的?他又是怎么回应的?

全都想不起来了。

和他关系的终结,毫无征兆。没有大悲,没有大喜。我们散的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当然。

若是非要说出一个理由来的话,那就是,我离开,他不发一言。然后,不再相见。就是这样。

那是早在几年以前,我就已经被主动的放弃了我和他似是而非的关系。是的,被主动。因为这段感情的维系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只要我干脆利落的退场,我们便会自然而然的散场。

所以当我不再主动的去找他的时候,他便不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有一段时间想起来会觉得很委屈,觉得自己付出得太多,却什么都没有。他凭什么都不来问一声,你去哪了?但时至今日想起来的时候,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因为突然明了,有的时候我们想要活得潇洒快乐一点,就不要先自己被自己感动到。

当日的付出是心甘情愿,谈什么委曲求全。

而我和他当时当日的关系,或者说到底,他对我,不过就是对一个过客善意的收留。只要我不离开,对他保有情谊,他便会留我一隅之地。但我若是离开,他绝不挽留。也不会不舍。大抵就是这样罢。

其实,也说过有不甘心过。所以曾有一次,我回了头。那时已经不联系好久了,我突然给他发消息,我说,我去找你吧。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你开什么玩笑。

然后,好像就没有然后了。

我记得没断联系那会,他曾说:“你来找我吧,我带你玩。”

“我没钱。”

“我给你买好机票,你只要过来就好。来不来?”

“算啦,我爸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的。不去啦。”

我和他的情谊,真真假假,难分清楚。计较太多,未免伤人伤己。

现如今,猛然想起来这些事,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的我,无知又无畏,赤诚而勇敢。然后恬不知耻的跑上去,弯了弯眼,对他说,你好啊。

(9)

热评文章

评论:

9 条评论,访客:9 条,博主:0 条
  1. 柠溪_
    柠溪_发布于: 

    不知道编辑在哪,不过在这谢谢编辑啦(๑❛ᴗ❛๑)

  2. 柠溪_
    柠溪_发布于: 

    编辑帮我打的名字错了…是柠…不是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