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作者:和也

“虽然情况已经稳定,但还是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下。”
“谢谢,不必了。”我拒绝了医生的好意,我讨厌这家医院。
“那好吧,药还是需要按时吃的。”
“会的,谢谢。”
出了医院大门,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远离了沉闷的几乎抑制住人呼吸的空气,心情好了不少。
回家,拿出钥匙,开门,僵住。
“你为什么——在这里?!”她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瓶酒,脚下的啤酒瓶散乱了一地。
她瞄了我一眼,非笑似笑:“恭喜你,终于出院了,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我呆在门口,血液冷却倒流。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不该在这里的!”我僵硬地说,走进去,盯着躺在地板上的啤酒瓶,人头被砸一下会不会破?
“这是我家。”
“这不是你家!这只是我家!”我反驳道。
她盯了我半晌,突然问:“……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她扯着唇,斜着眼看我,我恨死了这副表情。
“不是死,是消失。”我看着她又“咕嘟咕嘟”灌下几口酒,努力解释着。
“这跟死了有什么两样。”她嗤声一笑,“我可是个人啊。”
“但是你是我造出来的,你……”
“但是我有自己的意识和思想。”她打断了我的话,舔了一下嘴唇,“而且你现在,根本压制不住我。”
我恨得直咬牙,明明医生说我好了的!
“精神疾病哪里是那么容易确定的。”她冲着我呲牙,“要喝一杯吗?”
“听着,你不该在这里,你根本不该活在世上!”我冲着她吼,她的态度让我发疯。
“真是糟糕的脾气。”她皱眉,“用完我就丢,还真是你这种恶心的人能做出来的事。”
“你为什么……这么想让我死呢?”
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我为什么……这么想让你死呢?

“因为你本身就不该存在。”我说。自己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但是是你把我造出来的!”她丢掉酒瓶子,我听见一声脆响。
“黑暗的、肮脏的、污秽的,你全部都交给我了!你干净你纯洁你一丝不挂!”她笑着,露出白森森的牙,“你以为……你能比我好到哪去?”
我看着她逼近,想要后退却无能无力,脚像扎了根似的定在原地。她站在我面前,嘴唇贴近我的耳朵,我听见她说:“垃圾,恶心。”
清清楚楚,没有半点模糊。
我气得发抖,狠狠地瞪着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这就是事实啊。

她笑着,露出白森森的牙,问:“现在,好好聊聊?”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我向旁边迈开了一步,愣了一下,去接了杯水,一入口,发现是凉的,只好又倒了杯热的。她一直盯着我,嘴角微微弯着,非笑似笑。
“听着,”我不禁收紧手指,杯壁有些发烫,我几乎快握不住。“你必须要消失,我不想犯病。”
“你一直都有病。”她反唇相讥,“为什么不是你消失?”
“因为我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我造出了你!”
“但这不是你可以抹杀我的理由。”她夺过我的水杯,用力一摔,水杯碎掉了,玻璃片迸溅。
“你真没用啊,连一个自己造出的人格都没办法抹杀。”她冷冷地看着我,“既然你没用,我为什么不能替代你?!”
“别想!”我被她盯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个人怎么这么惹人厌恶。“你会死掉的!一定!”
“呵。”她扯着唇,斜着眼看我,我恨死了她这幅表情。

我看着她消失在门后,空气中还弥漫着她淡淡的声音:“给医生打电话吧——”
我愣了一会儿,低头看着杂乱的酒瓶,捡起一个,用尽力气摔出去,“咚——”,砸在门上。门颤了颤,酒瓶碎了,黄色污渍沾着泡沫黏在门上。
看着液体缓缓流下,我抓起手机,毫不迟疑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医生吗?我想我需要住院……”

(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