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那些年奔波的路,每一段都算数

 

作者:马萃

对于工地,我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在,亦爱亦不爱。

因为,那样的苦环境,我曾经呆过。虽然时间不是很久,但我深深明白:那里不是,你说能呆就呆的地方。你看,上图就是开发的一个电子产业工业园。工地就在我们办公室窗外。工地被鱼塘环状包围,远处的山因为刚下过雨,更加清晰可见。其实这环境算是不错的。

这个工地,是我们搬来珠海之前就已经开工了。然而在随后的日子里,开工又停工,停工又开工,总是断断续续的。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打开窗帘的一瞬间,我都会瞅一眼外面的工地什么情况?当然,我希望它是顺利的。就像当年我们在工地的心情一样,不想又出什么问题耽误交期,或者被罚款。

外面的工地,它就像一个警钟,时刻提醒我。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应当好好珍惜。

不由的,让我想起了从前……

2003年6月,高考结束。在爸爸和一个叔叔的指点下,我报考了工程学院,路桥专业。从此开始了我的学业之旅。用爸爸的话说,就是毕业之后就可以全国各地跑跑了。当时我也很开心,觉得是这样的。

2005年6月,学校安排我们即将毕业的学生都要去参加实践活动。我们是技术学院,必须掌握一门技术,才能更好的就业。对学校,对自己,都是有益的。

大多同学都去了中铁集团,而我去了中交集团。那时还没有意识,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环境?面临哪些人?只是好奇,心想去了就知道了。

第一个工地,陕西境内。

那时陕西6月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头顶上一轮烈日,没有一点风,一切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然而,我从哈尔滨来,那里“江南江北好景色,绿水载白帆,两岸花万朵,大桥跨南北,游龙如穿梭,哈尔滨的夏天多迷人。”两地的夏天没得比。

瘦小的我拎着大包小包,拉着一个偌大的行李箱,坐上了一辆来接我的越野车。第一次坐越野车,那种欣喜到现在我都忘不了。咦,这么热的天我竟然还有点冷。外面怎么没声音了?现在想想自己当时那是有多傻。

很快项目部到了,看到的就是和上图一样的房子。不过规划还算整齐,配套设施挺全的。由于天气炎热,很快就有人带领我去上班的地方。原来,我要去的不是这里,而是一个到处活动着推土机,装载机,卡车,还有两台大型的设备伫立在那里的一个地方。带我的人介绍说那是沥青拌合场。原来,我要在这里。

好像心有点凉了,还装作一副没关系的样子。带我的人把我领进了挂着:“工程部”牌子的办公室,一个姐早已在那里等我很久了。见了我,她微笑着说:“来了呀”。当时,我能感觉到,她很着急的等我来,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她迅速的带我到住的宿舍,放下行李。又把我带回了:“工程部”办公室。只见她拿起一叠将近20公分厚的文件,叫我坐在她的旁边,指导我怎样做这份工作。我来不及喝口水,休息一下,或者去外面转转,看看。就被没有胶的凳子粘住坐到了晚饭时间。晚饭后,那个姐不放心我到底有没有听懂,又两个人跑去办公室。

她那么急切的交接手头工作,原因就是她已经买了那天晚上要去别的地方的票。我当然理解,她不走,也不会同意我来。不论在哪里,人都是这样的。机会总是在别人放弃的时候,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从哈尔滨到陕西,我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又一个人拖着行李从西安到工地,接着又被叫去交接以后的工作。那天时间好像不是12小时,格外的长。累的我倒在床上很快就像小猪一样呼呼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见到了工程部长。黝黑的皮肤下很难找到一双眯眯的小眼睛,他只说了一句话:“马萃,好好干!”一句话竟能激起我身体里的每一个上进的小细胞。我毫不犹豫的答:好!接着,他出去了。我就一头扎进那20公分厚的文件表格里。在图纸上,我看到这是在修一条从陕西通往山西的高速路。

每天办公室就我一个人,因为其他人都去工地了。晚上负责人就带回来几张数据,上面还有泥土的痕迹在,脏脏的。更别说还能嗅到一股汗水的味道。

泪水是甜蜜的也是苦涩的,泪水有真的更有假的,但汗水不同,每一滴汗水永远都是辛勤的象征,它做不了虚假,夏日在工地上劳作的工人,他们身上流淌的每一滴汗水都是那般珍贵,里面包含着人们永远不朽的精神——勤劳.

没有他们,我们哪有平坦大道?虽然我不喜欢这样,但还是能接受这份工作。

在接下来的日子,工程进行的风风火火,每天都有一堆数据给我,那些数据正是说明今天的工作量。而且,当天的工作必须当天完成,否则越积越多。对于刚去一两天的我,已经有些残忍了。我反复问自己:这是我喜欢的工作吗?这是我一直要呆下去的地方吗?虽然正常上班8小时,偶尔会加班赶资料。其余时间就可以自由支配。对于我们这些刚出来的学生,这算是好事了。一边纠结,一边鼓励自己做下去。

工地工作,正如一个朋友所说:一年365天,为什么你像是只过了一天,重复了364遍?

除了做资料,就是和同事瞎聊几句,开心一下。倒是有一件有趣的事可以让我记到现在。有天晚上,我加班后回到宿舍,像平常一样听听歌,看看书,睡觉。哪知,前一秒不知道后一秒发生什么事?房顶咣当一声,裂开了一道口,好多雨滴下来了。胆小的我赶紧靠到角落,仔细看看到底顶是什么样的?原来就是几块板搭在上面。我心冷了一大截,庆幸还好不是床的位置漏水。下雨天的晚上我还能找谁来帮忙?我不愿意打扰在工地劳累了一天的同事,这样的天气多么适合睡个舒服觉。在大多人的笔下,雨滴是晶莹剔透 ,润物无声 ,滴答作响,是可爱的,是值得人赞美的。可我没有那样的好心情来赞美它,孤单一人,漆黑冷清的夜,多想找个人来陪。

夜很静很冷清,偶尔听到外面村子的狗叫声。雨一直下,滴到下面的水桶里。我实在无心睡觉,就躺在那里构想自己的人生以后要怎样怎样?清醒的我突然被一种嗤嗤的声音惊到了,又是什么?瞬间我的心跳就加快了,害怕到想哭。环境越糟糕,你就必须越坚强,要不就被它打败了。我没有开灯,只是拿起手机打开照明灯,四处寻找。看来害怕的夜并没有让我孤单,一只小虫子来了。我不知道它遇到了什么,竟然围绕那个水桶一圈连着一圈的转着。我想,它应该遇到了烦心事,或许它在想办法。我蹲在地上看着它,它陪着我。那晚,我差点失眠。

每天,除了资料还是资料。最多100米的活动范围。嘴上没说,但是心里我已经厌烦了这样的工作与生活。我决定改变。

“生命是一个方向,也许我一辈子不能到达珠穆朗玛峰,但我毕竟是朝着它的方向在走着,即使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赶路,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

我决定改行,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

人生,岂能事事尽如人意?也许是迷茫,也许是失望。累了歇一歇,继续向前。疼了忍一忍,也就过去。难得的是:风雨中的淡然处之。

原地转了一圈,我又去了工地。这次是河南工地。

同样,6月的天,河南的夏天还胜过陕西。风舍不得出门,雨舍不得逛街,路边的花儿也懒得伸腰了。烈日炎炎,无人愿意出来拥抱大自然,一切都像停止在那里一样,让人难以喘息。

这次,我的心情不一样。第一次的情况在这里又重复了一遍,只是接我的车没那么好了,换成了其他的。不过,陌生的项目部里住着很多熟悉的人,大家都是从上个工地来的。我一去就适应了。宿舍里还有两个姐,之前就认识的。因为来的晚,我住在了门口边。

这次被安排在了:质检部。相对于工程部,我算是上了一个台阶。我也窃喜,这是努力的结果啊。

就算不同的部门,命运也只是改变了一点点,从做工程资料转成做质检资料,还是做资料的。只是还多了一份监督工程部资料的工作,拥有了一个小小的权利。

安心呆着吧,又能安心多久呢?其实我明白,迟早有一天,我会离开,我不属于这里。我喜欢的事,我喜欢的男孩子,都不在这里。我要去追寻他们。

总有出路,如果走不出去,我就爬着出去。暗影终会过去。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希望,它就缥在明媚的阳光下。

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神奇。你越是努力向那个追寻的方向走,就有人愿意帮你实现。我竟然被河南当地的一种虫子咬了,右胳膊肿了很大一块。由于天气太热,出汗的原因,那个块烂了。每天我都只能费劲的抬起胳膊洗脸,吃饭,做资料也是坚持不了多久就得休息一下。买了很多药膏也不起作用,还是当地的一个土医生告诉我买哪种药管用。原来,这种虫子是有毒的,它在侵犯你的同时也断送了自己的生命,它就永远留在了你的体内。

这是多么滑稽的事情,我竟然要感谢一个虫子。没有它,我还做不了离开的决定。当然,是有别的原因。工地生活,真的不是你说能呆就呆的。两次工地生活,我都要感谢虫子,第一次虫子陪伴我,第二次,虫子逼我离开。

离开就离开吧。

即使前门不通,我们可以走边门。即使边门不通,我们可以走后门。即使所有的门都不通,看看有没有窗户开着。那么,举起信念之火,去寻找吧。

然而,老天也会捉弄人,信念之火并没有带我找到我追寻的路。我再一次踏上了去工地的路。这次,是湖北大山里。那是我第一次亲临大山。

山有雄壮的风采,山也有朴素的品格。山豪迈,山也俊秀.奇险是山,逶迤是山,平坦是山,突兀是山,温柔是山,呼啸是山。山,时而鬼斧神工,时而又平淡无奇。山的性格是刚强的,不惧怕任何压力,但平素却显得和蔼慈祥,文质彬彬,英俊而柔情。因为有山,流水乃为之改道,因为有山,城市才缘依环绕.大山以浑厚坦荡容纳万世汇聚百川。

大山虽好,我只敬佩,还没有做好亲近到要住大山里的准备。工地,只有一段时间。工程结束,我们就离开。

大巴车从西安出发,开往宜昌,经过巴东,进入大山。我在怀疑这是梦吗?纵然有千万个不情愿,还是为了别人的闲言碎语要这样做。要不,父母会伤心,会流泪。我舍不得。

一路上,大巴上同行的人都是躺在那里的,而我是坐着的。有什么区别呢?路是陡的,车子是45度行驶的。我紧紧抓住旁边的扶手,生怕司机开车技术不好,或者打个盹,车子就要往后掉下去一样。而他们,大概都是回家的人,已经习惯。环山路走了多久已没印象,只想着快点到达目的地就好。

终于大巴停在了一个小镇上,我拨通了同学的电话,他竟然告诉我,还要继续前行,同时接我的车也已经到达小镇。那时,天已黑。他们早已点好了火锅和小菜等着给我接风洗尘,其中有一个是我们陕西老乡。一路的颠婆,饥饿,此时终于可以坐着板凳吃个热乎饭了。因为那时已经是元月份了,北方的天气已冰冷,很多在外打工的都准备买票回家过年了。而我,却踏出了家门,不能和家人过团圆年。因为同学那里工程资料没人做,急着找个人来做,我就过去了。也因为,我确实想找点事做,父母才不会被别人指指点点。

路,是越走越艰难了,也越走越窄了。山路,都是石头,七拐八拐,司机技术很好,我们安全到达项目部。那晚,我的心情很复杂。那晚,我做个一个奇怪的梦:哭着喊着要走出大山,可怎么也没走出去。

谁也不知道,梦竟然实现了。我没能走出大山,还遇到了我的幸福,他已在那里等了我很久。他说:我不会找女朋友,我会找老婆。我说:我也不想再谈了,找个老公嫁了吧。他给我写了一封情书,把自己比喻成坐标上的点,X轴是时间,Y轴是成绩,他就是X,Y相连的那个向上的点。我相信他了,做了他的女朋友。他说,以后我的什么都是你的。

之后,我们在工地举行婚礼,收到所有同事的祝福。再之后,他为了我放弃他的美好前程。再之后,我们又一起南下。最后,我们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每天可以看到老人和两个可爱的女儿。

每一次的放弃,都注定了我需要更加努力的面对前面的路。当时的放弃,就是为了一家人不分离,现在实现了。注定,生命中还要遇到更多的事,走更远的路,亦好亦坏。苦,我已不怕,若来之,则吞之。

对于工地,我永远不能说清楚是爱还是不爱。唯独不变的是: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应该好好珍惜。窗外的工地,经过台风的摧残也已重生,现在正奋力追赶交期。

(15)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