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那年的秋

作者:树亦

那年的秋,秋风萧瑟,秋雨凌寒,秋意浓浓。那年的秋,落叶归根时,便是一生的归宿。

老人看不出女儿眼中的悲戚,他看着他们,只是笑。

一抹更加揪心的酸楚在她眼中显现,只是,老人一如既往。

她不知道怎样开口,即使老人现在什么也不知晓,不知道她为何会哭,为谁难过,甚至他现在连她都不认识。

女儿没法揣测老人内心的活动,她就这样看着他,一言不发。

良久,女儿起身,坐在老人身前,轻轻的握着他的手,仔细的端详着。这双手曾经将一个穷苦的家庭支撑了五十余年,在那段时光岁月里,多少苦,多少累,女儿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当年的哥哥姐姐的突然离世,让这个如今的老人打击有多大。终于,儿女长大,成家立业,老人便也离开家。那年,老人已有五十余岁。儿女妻子曾劝过他安心在家养老,现在不缺钱,老人说:“你们挣的钱是你们的,再说了,我老了么?”说的掷地有声,毫不客气。儿女拗不过他的脾气,只得由他,老人也只是逢年过节回趟家,呆着几日,便又离开。后年,老人的年岁渐大,女儿又重提要他回来之事,老人怒气冲冲,无人敢说。即使他最疼爱的孙女外孙他也毫不留情,没有人知道他想着什么,如今的生活已经不再是小时候,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没钱治病。

现在,女儿大概明白的老人的想法,他是怕了,他怕当年的事再一次发生,他怕从前的那段苦日子。谁也不嫌钱多,更何况即使现在也算不上富裕,读书,看病,生活样样花钱,为了让子女的负担少些,只要还能走动,他便分担一些。

可是,父亲啊,您可知道,如今每次看到你,我便多一分难过,多一分愧疚。

女儿从未想过有一天与老人见面的地方会在医院,甚至那场见面是有些陌生的。当她带着母亲去看望老人的时候,老人一脸的漠视,当她听着医生诉说病况的时候,即使在之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女儿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拉着老人的手痛苦。

母亲倒是很镇定,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说:“当初说什么都不听,现在这样是他自己做的孽。”

女儿越想越多,她又想到了几日前母亲在病床上痛苦呻吟的样子,离别时母亲眼角的那一抹泪,在看最后一眼时的不舍。

女儿早已泪流满面,她看着坐在身旁的老人,看着他一脸傻傻的看着她笑,女儿还是打算告诉他,那个在他出事后一直照顾着的女人,那个在最后一刻都惦记着他的女人,那个在他潜意识里依然记着的女人,哪怕他并不知道这场离别意味着什么。

“爸,妈,她走了。”

“哦,走了,走了啊,她去哪了?”

“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天,天堂么。”

“嗯。”

“哈哈,天,天堂好啊”

(57)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你好朝子
    你好朝子发布于: 

    写的好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