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关于人生意义

作者:去年的茶

我第一次看到流星,是在我七岁那年。那时候雾霾这个词还是字典里的生僻词,你如果不看课外阅读,根本不知道这世界还有这玩意。

没有雾霾的星空,瑰丽璀璨,月光如洗。

它让我的眼睛能装的下更远的地方,那些流星从遥远的夜空划进我的视线,落在我的脑子里,碰撞出陨石坑一般深刻的烙印。

它让我感知到了宇宙的浩瀚和人类的渺小,我第一次脱离课本向自己提出了一个难解的问题。

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当我们面对超出自己能力和认知范围束手无策的时候,难免会对自身的存在产生怀疑和迷茫。
如果国王走出宫殿,发现万物并没有迎接,那国王走出宫殿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开在山谷里的一朵花并没有让我看见,那它又何必盛开?

当主观世界受到客观世界的挑战,当我们认清自己的无知和无能,我们会向世界发出最后一次互动——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了无数哲学家和忧郁症患者,他们逼迫自己给出一个答案,以至于掉进了上帝的陷进,变成了绕着圆走的直行者,终点变成了起点。

这里要解释下为什么我喜欢用上帝这个词,很多人说我崇拜西方文化,所以不用老天。

不是这样,在我这里文学没有国界之分,只有优劣之分。

老天和上帝,看似是指同一个事物,但它们并不是近义词,这和中西历史的发展规律有关。老天这个词参合了太多迷信的成分,而上帝是辩证唯物主义下的产物。

达尔文嘴里说的上帝和基督徒嘴里说的上帝完全不是一回事,一个是指万物运行的规律,是一种泛指,一个是指耶和华。

同一个词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有不同的含义,要结合背景和上下文才能准确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这就是断章取义的原理。

要解释人生的意义,就得从生命的起源说起。当世界出现第一个有机物的时候,它会惯性的延续它产生时的动机,也就是继续活着。

所以,活着是所有生命的第一本能。就像雏鸟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生物就以为是妈妈一样。

人不过是基因永生的工具,是基因奔跑在路上的驿站,我们的任务就是安全且优质的把体内携带的基因传递给下一代,死亡是因为我们交出了接力棒,基因过河拆桥了而已。

(地球上确实出现过永生,但大自然淘汰掉了这群体力过人的生命,后来他们换了种形式寄生在人类文明中,那就是癌细胞,癌细胞之所以是绝症,正是因为它们永生)

从生命的根本来说,人生的意义就是活着,别无其他,但这并没有解决你的疑问,可见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更多的是在价值观的层面。

我们要一个答案,以拨云见日的给自己的人生一个方向,就像夜晚的大海上忽然看见了灯塔。

但我想说的是,你可能会失望,当你满心欢喜跃跃欲试的打开一个礼物盒时,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没有,无,空。

这很可能就是这个问题的最后答案。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则已。

意思并不是说只要让我想通了道,我就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而是说,如果我真的想通了道,那我只有死亡了。

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

人生的意义就是回答这个问题,而不是意义本身。

在你回答的过程中,其实你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意义。

世界并没有给我们一个答案,所以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帮你解答,除了你自己。

正因如此,所以大部分人都随波逐流的活着,钱变成了大多数人奋斗的目标。钱是最简单最廉价最平凡的意义,它给了大部分人一个“如何活着”的范本。

而对那些脱离金钱游戏的患者来说,对那些不再满足于简单模式的人来说,他们需要完成一场魔术。

牧羊少年奇幻记里的少年拿着宝藏图跋山涉水的寻求财富,最后却在出发时的脚下发现了宝藏。

你要寻找的东西其实已经在你手里,但你必须逛一逛人生这条集市,走一个圆环回到终点,才能明白你手里东西的含义。

这个魔术就是无中生有,就像一杯没有味道的白开水,意义是你赋予这杯水不同的想象,从而尝出百般滋味。

题外话:

宇宙起源于一个无限小的奇点,无限小也就是零、无。而探索欲是人类发展的动力,正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寻求一个无的答案,所以我们才会永无终点的走下去。这就是上帝的魔术。

上帝是如何完成这场魔术的?请跟我做一个思想实验。
首先拿出一台电风扇,拨动按钮,让风叶转动。

当速度达到一定量的时候,你会发现叶片形成了一个圆形的虚影,运动改变了我们的视觉。

接着,速度加快(甚至接近光速,如果不考虑风扇质量的话),这时候叶片与叶片之间的缝隙接近于零,你看上去不会再是虚影,而是一块完整的铁板,甚至当你触摸它的时候,它也是铁板的质感。

那么,它现在和真实的铁板有没有区别?或者说有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区别,谁就能认定真实的铁板不是以光速自转的叶片呢?

这就是宇宙从无变有的过程,重要的不是叶片本身,而是运动。

人生意义也是如此,你需要运动才能无中生有

作者介绍: 去年的茶,梦想是做一个不戴眼镜的读书人,永不写诗的诗人。新浪微博@去年的茶。微信公众号:去年的茶
(8)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