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神与庙

作者:银戒

“所有我们不能理解的,就给它一个名字。
所有在我们之上的,就将它拉下来,跟我们站在一起。”

那不知是什么年代了,因为一切历史均不可考,所以我们只能称它是一个很久远很久远的年代。在那个很久远的年代里,地形孤独到只有平原。而平原上的农作物只有麦子,在阳光下金灿灿的麦子。这些麦子的身上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既要养活平原上的人类,又要成为平原上唯一的一道风景。所以你可以看出它们的身躯丰满但站得笔直,头发虽少但沉重而有条不紊。在这片孤独的平原上人与神是共存的。不过你知道的,他们住的地方肯定不一样,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人类是不知道神存在的,也不知道神就是神,直到一次灾难降临时一个妇女的晕倒。

我前面说过平原上的麦子很自觉,它们知道自己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并且也在尽力的去完成它。但往往那些肩负着重大使命的人或物都会遭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摧残,发现神的这年恰好是那些麦子再一次遭受大旱摧残的一年。

那年,人类终于熬到了收割的日子,但看着平原上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和那些残败死亡的麦子,他们终于相信今年将颗粒无收。他们开始痛哭,坐在自己圈的地里痛哭。那个即将要晕倒的妇女也在哭,哭的撕心裂肺,直到平原上所有的人都走了她还在哭。她在哭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哭他造孽哭他命苦哭他还没有生下来就要被饿死了。妇女哭完自己的孩子又哭自己死去不久的丈夫,哭他走的那么早将孩子将家人的活下去的事儿全部交给她了。最后,妇女开始哭自己,她哭自己的命……

也许太阳也不再眷顾人类,这天平原黑得比往常早。平原上的火都已经熄灭了,平原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平原上漆黑一片,像一个巨大而漫无边际的黑洞。但平原上的妇女还在哭,她哭得声音沙哑也还在哭。没有人去劝她,因为所有人都陷入了即将要饿死的恐慌之中。

终于,妇女哭够了,也许是没有眼泪没有力气再哭下去,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即便是在夜里,她也还是可以凭直觉知道家的方向在哪儿,她站起来了就摇摇晃晃的向家的方向走去。但是没有走多久,妇女就一下子倒下了。原来她是连走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就快要晕过去了。

平原上一片漆黑,妇女睁开得微弱的双目什么也看不到,她只能感受到自己身处在一片巨大而漫无边际的空洞中,同时还有自己身下的一道道裂缝。正是这些万恶的喂不饱的裂缝吞下了她的麦子让她痛哭让她绝望,她还想到也许这些裂缝还将吞下她吞下她肚子里的孩子。妇女想晕倒了,她要将眼睛全部闭上,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神出现了。当然,妇女不知道那是神,在她看来那就是一个火球,一个巨大的会飞的火球,但让她诧异的是她竟然感觉不到炙热。

火球飞到了离妇女只有几尺的上空就停了下来,看到这儿,妇女又不想晕倒了。她坚持让自己不晕倒,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想要看看那火要干什么是什么火竟然感觉不到热。但一切都是徒劳,她站不起来她只能躺在地上。紧接着,她就看到那团火抖动了一下,不,像是一个人挥了一下手。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身上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东西,还有自己的身下,这些东西竟然从地底下长出来将她撑了起来。那些东西有些滑到了她的嘴里,她下意识的咀嚼了一下。

天呐!竟然是麦子!

第二天,打破平原死一般寂静的是妇女的声音。人们都听到她在喊:“麦子,快点,很多麦子!”

最后,所有人都被妇女吵醒了,将她围成了一个圈。

“麦子,快点,有很多麦子。”妇女还在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麦子地的方向。

“麦子?什么麦子?”

“那边,麦子,有很多的麦子。快点。”妇女回答道。

“什么?很多麦子?哪儿有什么麦子,麦子全都没了,什么麦子都没有。你不会是饿疯了吧。”这个人说着就转过身去,对人群吼道:“快点,谁家麦子最多,快给她吃点,她快饿疯了,快死啦!”

“真的,很多麦子,不信你们看!”妇女说着就张开了自己握紧的两只手。

她张开的双手上全是麦子,那上面还有一股生气,是新摘的麦子。

“麦子?真的有麦子?”还有些人将信将疑。

“真的啊,真的是麦子,全都是麦子。你们不信跟着我去看就知道了。”

那天,平原上的所有人类都在运麦子,因为麦子实在是太多了。将近天黑他们才将所有麦子一颗不剩的全部运回居住的地方。发现麦子的妇女并没有想一个人占有那些麦子,所以人类将麦子运到居住的地方之后就开始平分麦子。

这一夜的平原很热闹,火光漫天,照亮了半个平原。所有的人类都陷入了从死亡边境回来的那种喜悦之中。最后分完麦子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但没有人类去休息,他们在一起讨论麦子的出现。当然。妇女也如实说出了那晚她在麦子地里的遭遇,但除了她自己没有人听懂她在说什么,没有人听懂她说的火团是什么像火的火芯的火团又是什么。如果不是眼前这些真真实实存在的麦子,他们还会认为妇女是在说瞎话。

这天天大亮的时候人类才讨论完毕,讨论最后的结果是神。也就是说他们讨论出了神这个名字,他们想到既然麦子是真的那么妇女说的话也一定是真的,那个什么火团肯定是真是存在的。可是那个火团又跟他们手中的火不一样,那个火团可以给他们麦子,可以抖一下就出现很多麦子,那那个火团就不应该叫火应该叫别的什么。

叫什么呢?人类想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推翻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最后想出了神这个字。

你会说一个名字而已至于这样花时间花人力去想吗,这是至于的。因为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们想象不出什么东西能抖一下就出现他们辛辛苦苦一年才可以得到的麦子。平原上的人类对一切自己不知道的东西都是害怕的,就像最开始出现的火一样。他们想不清楚为什么火能够烧他们能将麦子变得很好吃,直到他们给了它一个名字——火。他们认为有了名字的东西就不可怕了,就像每天跟自己站在一切的其他人一样了,不仅不可怕还可以一起生活。

讨论出神的名字之后人类并没有因此散开,而是讨论去看神,他们对这个像火团一样的能抖一下就出现很多麦子的东西很好奇,他们想看看那究竟是什么。

所有人类都再次出现在了麦子地,麦子地里依旧是一幅残败的迹象,到处都是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可是现在人类对这些黑色的裂缝已经没有感觉了,因为他们现在有麦子了,他们现在只想看到神。

可想而知,那天神并没出现,人类却并没有放弃。在麦子地干旱的日子里人类每天都会来到妇女哭晕的那个地方等待神,他们站着坐着躺着,等着。等待神的日子是漫长的,漫长到人类都开始怀疑是否是真的有神了。然而最后也许就是这样的等待触动了神吧,神真的就出现了。

那次人类相信了妇女说的话,那真的是一团火,但那火并不烧人,也不会把麦子变的更好吃。虽然他们看到神确实就是一团火,但是人类后来并没有将神的外形就定义成火。他们认为真正的神是被火团包起来了,而神其实跟他们一样,有鼻子有眼睛有手有腿。这样的依据是他们发现神也会说话,跟他们一样会说话。

那次,也是平原上的人类与神的第一次对话。

“你就是神吗?”人类问道。

“不是。”那团火说:“我们不是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神,是你们叫我神的。”

“哦,那你就是神了。”

“好吧,那就是吧。”那团火答应了人类给他的这个名字。

人类听到那团火确认了他们的说法很高兴,又问道:“那你可以种出麦子吗?就是很多很多的麦子。”

“能啊,怎么不能,什么我都可以种出来,而且很轻松就种出来了。”

“那你可以教我们吗?”

“不行。”神拒绝了人类的请求。

“那你可以解决我们的灾难吗?就是这些麦子地上的裂缝,你可以给我们下一场雨吗?”

“我可以解决,但是我不能帮你们解决。“神再一次拒绝了人类的请求,他说:”我们是有规矩的,我们不能管你们的事儿,管了我们就有灾难了!”

“什么,你们也会有灾难吗?你们不是可以很轻松的种麦子可以解决灾难吗?”

“可是我们也会有我们的灾难。我们虽然可以很轻松的解决你们的问题,但我们也会有灾难,我们会有只属于我们的灾难。”

“哦。”人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神没有在意人类脸上失望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们不跟你们一样,我们每年会遇到很多灾难,现在我们就遇到灾难了,我们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帮助,什么帮助?你是说我们可以帮你们?”

“对。”神说:“我们希望得到你们的一种土,就是那种用火烧起来很香很香的土。”

“土?火烧起来很香的土?”

“对,火也是你们取的名字,不过我不知道那种土叫什么。”

“很香的土,你是说香吗?那种土烧起来就很香。”

“香,嗯……应该就是这个名字了,香。我们需要它,它可以治好我们的病,我们的灾难就是病,这病很严重,会让我们消失的。”

“哦。那就是香了。我们除了香,没有其他东西用火烧了会变香的。”

“唔……”神迟疑了一下,又说道:“你们可以把它们给我吗,或者说你们告诉怎么样才能得到这种香,我去找。”

“哦。”

人类应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他们在想神竟然也会有灾难也需要他们的帮忙。想到这些人类就想到了交换,他们想竟然神也需要他们帮忙,那就跟神交换。只要神帮他们解决麦子的问题解决灾难的问题,他们就把香给他们。

“可以。”人类继续说道:“我们可以把香给你们,不过不是全给你们,也不会告诉你们香在那儿,每次灾难降临的时候我们再给你们。但是你们需要帮助我们解决我们的灾难。”

“可是,如果我们帮助了你们会有更多的灾难啊,就会生更多的病。”

“那这些病香都可以解决吗?”

“可以。”

“那不就好了。”人类说道:“既然香可以解决你们所有的病,那你们帮了我们,我们再帮你们不就行了。”

“可是……”

人类没有让神继续说下去,打岔道:“如果不这样,那你们也别想得到我们的香!”

“呃……”神妥协了,他无奈的说道:“那好吧,我们会帮你们解决你们的灾难的。”

“那你现在可以解决我们的灾难吗,就是这些土地,我们想要一场雨。你解决了我们就把香给你。”

“唉!”

人类听到神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就看见神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妇女发现这抖动的情形跟她第一次看见神的的时候一模一样,当时神就是这样抖了一下就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麦子。

下雨了。

神抖动之后就真的下雨了,所有人类都震惊了。同时他们还感到很高兴,因为他们和神达成了协议,以后他们的灾难都会有神帮他们解决了。

“现在可以把香给我了吧。”神说。

“可以……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们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以后怎么找你们。你们可是会飞的,又不是跟我们一样住在地上的。”

“那你们说怎么办?你们不会是不想把香给我吧,你们可要想想我不仅才给你们解决了灾难,我前面还给过你们很多麦子的。”神有些恼怒了。

“好好好,你别生气。我们知道这些,我们知道你帮我们解决了灾难,也给了我们麦子,但是我们要的是你们以后一直给我们解决灾难啊。我们肯定会把香给你的,我们现在只是想想出一个办法,能时时刻刻找到你们。”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神回答道。

那天的最后,人类还是和神达成了他们所期待的那个协议。而他们想出的办法就是给神也修一个居住的地方,像他们自己一样,在地上给神也找一个住的地方。这样他们只要一需要神就可找到神了。

神居住的地方在协议达成后的第三天就建成了,就在麦子地的边上,也就是这天人类才把香交给了神。而关于神居住的地方,人类也想了一个名字,叫做庙。

(18)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发布于: 

    佩服您的脑洞,很深刻的故事

  2. 花烛
    花烛发布于: 

    这个故事接地气

发表评论